混世小术士

1716 杜倩倩

1716 杜倩倩

几年的不懈追查,王宝玉也几经历险,除了唐蔷薇携巨款潜逃之外,平川市的贩毒组织终于被彻底摧毁,不复存在,赢得了巨大胜利。

范金强等人受到了上级的嘉奖,被记了一等功,考虑到王宝玉在这件事儿上的突出表现,平川市公安局给予他十万块钱的奖励,并颁发了见义勇为好市民的奖牌,还给他戴上了大红花,可惜表彰会上王宝玉却笑不出來,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一切终于平息,王宝玉终于敢在晚上一个人坐在路边,仰望皎洁的月光,在无比惬意放松之余,竟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像是一个远征的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又像是一个多年不回家的游子,终于见到了亲人,历经风波之后,剩下的除了寂寞,还有孤独。

一个小男孩在家人带领下,从王宝玉的身边走过,用懵懂好奇的大眼睛打量着他,咧开小嘴,呵呵的笑了起來。

王宝玉胡子拉碴的,懒洋洋的冲着小男孩摆摆手,像是个醉汉或者神经病,家人赶紧拉走了孩子。

看着远去的小男孩,王宝玉心里却不禁一酸,又开始咒骂唐蔷薇,如果真如谷爷所说,唐蔷薇怀得是自己的孩子,骨肉岂不是就这样被唐蔷薇给带走了,而且还不知道将流浪何方,将來也不定能认自己,真是一种悲哀,还有唐蔷薇自己究竟吸不吸毒啊,要是传染给孩子那岂不是一生的遗憾。

多想无益,王宝玉认为孩子有他自己的命运,非外力可以干涉,他真心的盼望唐蔷薇能够改邪归正,不要带坏了孩子。

王宝玉又想到了夏一达,如今自己已经有了孩子,是否还应该跟她结婚,她又会同意吗,又或者将事情告诉她,依她那霸道脾气,还不得唠叨十年啊,想到这些,心里免不了又是一阵的纠结,都怪这个该死的唐蔷薇,她一跑了之,却把老子的生活给搞乱了。

几天之后,王宝玉又开始了卖水的生意,果然很多老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开始买水了,甚至还用來刷牙洗澡。

因此王宝玉整天忙忙碌碌,收益也还算是可以,一个月下來,倒也赚了五六千,虽然比起以前的风光日子,这些微不足道,但是却感觉心里很踏实,有种自力更生的满足感。

这天,王宝玉意外接到了程雪曼的电话,说很久不见了,想跟他出去吃个晚饭。

王宝玉想了想答应了,自己自从丢了官,程雪曼连过年都不曾打过一个电话,如今想起了老子,一定要在她跟前显摆一下,证明老子即使不当官,也照样可以混的很好。

换上天价衬衫,穿上笔挺西装,又把爱车洗个铮明瓦亮,最后特意去整理了发型,嘿嘿,看上去真像是有钱人,难怪人都说越是沒钱的越装,真是这个理。

但是男人要的就是面子,尤其在女人面前,王宝玉得意的收拾妥当,然后直奔兴北集团的而去,在大门口停下后,他下了车叼着烟靠在车门上,嘴角带着一丝轻笑,摆出一幅纨绔子弟的姿态。

在熙熙攘攘的下班人流中,不时有年轻女孩投來的暧昧目光,很快王宝玉就看见了久违的程雪曼,她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一头直发顺在两侧,看起來倒是有几分的清纯。

跟程雪曼一同出來的,还有一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长得也蛮漂亮的,跟程雪曼边走边笑着说话,王宝玉感觉这个女孩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忽然,他想起來了,这不就是那名逝者化妆师吗。

女孩打了个出租车迅速离开了,并沒有看见王宝玉,程雪曼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奔驰车边上的王宝玉,立刻欣喜的跑了过來。

“宝玉,你妈妈给你换车了啊。”程雪曼双眼放光的问道。

王宝玉顿时感觉很扫兴,她倒是时刻不忘自己还有个有钱的亲妈,不悦的说道:“我还沒混到啃老的地步。”

“宝玉你真棒,这车真酷,我们公司的一般员工可沒有开这个的。”程雪曼依旧乐滋滋的扫量着。

“朋友给的,开着玩呗。”王宝玉一边说着,一边绅士的拉开车门,让程雪曼上了车,自己坐回驾驶座位上,得意洋洋的发动车子,故意缓缓的离开了。

“哇,程秘书的男朋友好有钱啊。”

“应该是个富二代吧。”

“人长得也很帅。”

身后传來其他女孩子的艳羡之声,程雪曼脸颊绯红,但难以掩盖得意之色,两个人來到不远处的一家西餐馆,随便点了些西餐,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聊天。

“宝玉,我最近太忙,也沒跟你联系,你不会见怪吧。”程雪曼道。

“哦,应该让老总给你们加工资,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沒空。”王宝玉半是开玩笑半是讽刺。

“呵呵,其实最近工作压力特别大,沒有成绩,都不好意思联系你。”程雪曼微笑道。

“只要努力过就行,问心无愧。”王宝玉随口安慰道。

“大家都努力,可是为什么待遇却不相同,不公平,那个杜倩倩又争去了一次公司内部培训的机会,还是去京城呢,光是培训费用就多得吓人,哼,说白了就是相当于公款出去旅游而已。”程雪曼嘟着嘴道。

哦,王宝玉的心思不在这里,女孩子家抱怨工作是在所难免的,不由好奇的问道:“那个跟你一起出來的女孩子是谁啊。”

“她就是杜倩倩啊。”程雪曼沒好气的说道。

“嗯,还真是出乎想象。”王宝玉颇感惊讶,沒想到当初给白牡丹化妆的女孩竟然就是杜倩倩,难怪说她是公司文秘,原來如此。

“长得也不是多好看吧。”程雪曼理解错了王宝玉的意思,鄙夷的说道:“瞧她那急匆匆的样,肯定又是去找男人了,我们都怀疑,她跟沈总也有一腿,否则学历能力长相都不出类拔萃,怎么一直都能在沈总身边呆着呢。”

“雪曼,不能这么看人,杜倩倩赚的钱是值得人尊敬的,在很多人眼里,她才是最美的女孩。”王宝玉不想听程雪曼这么评论一个好女孩。

“卖身也值得尊敬,真是笑话。”程雪曼撇嘴道,忽然变了脸色,问道:“宝玉,难道你认识她,她在哪家酒店啊。”

“我可以告诉你,她不在酒店当小姐,她所兼职的是逝者化妆师。”王宝玉还是忍不住揭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