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6 可以拿走

1726 可以拿走

“琳琳,哥也不会别的,再说了,依靠别人不是哥做事儿的风格。”王宝玉心疼的拍了拍琳琳的后背,为了安慰妹妹,还把刚收到的两张美元大钞递了过去,笑道:“瞧,哥今天还赚了外国人的钱呢,拿着,算是哥给你的零花。”

王琳琳沒有接,推了回去,说道:“哥,你就别硬撑了,我爸也说过,除了政府部门,想去哪个地方,你随便选。”

“不劳王书记大驾,我自己的事儿我会处理的。”王宝玉不悦道。

“你们怎么都这么犟啊。”王琳琳眼泪终于掉了下來。

王宝玉很是心疼,一向活泼可爱的妹妹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你们什么意思,难道,王宝玉扶着琳琳的肩膀问道:“跟哥说说,是不是那个穷小子欺负你了。”

“沒有,你们这种人都太自我,我认识你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唉,王琳琳叹了口气,抹着眼泪跑开了,她心里很难接受,曾经意气风发年轻有为的哥哥,如今却沦落成为一名摆摊算命的江湖术士,也许在她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深深的忧愁,同样一个倔强的小伙子,也是不肯低下头颅接受帮助,一门心思要靠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谈何容易啊。

王宝玉又何尝不落寞,只是形势逼人,不得已才摆摊算卦而已,这个消息他还沒有告诉夏一达和代萌,实在是说不出口,要让她们知道了,还不知道该是多么大的反应。

收拾卦摊回家,吃过晚饭后,王宝玉将今天遇到外国人的事情跟李可人说了,沒想到的是,李可人满口答应,可以让汤姆和露丝來家里,她正好想了解一下西方的艺术。

“大姐,你真是开明,有这种思想,将來必成大家。”王宝玉高兴的竖起大拇指,李可人答应了,一來显得自己有诚信,再者说,汤姆和露丝看起來都挺有钱的,说不定还会打赏点。

王宝玉屁颠的随即给汤姆打去了电话,正好露丝也在,认真的询问了下李可人的具体情况,表示非常感兴趣,说两天之后,两人将登门拜访,跟东方知名艺术家做深入的交流。

第二天,王宝玉照常去摆摊,却发现干不下去了,丁香公园内忽然涌入了一帮女学生,将王宝玉的卦摊围得水泄不通,纷纷伸手让王宝玉测卦。

对于学生,王宝玉不想给她们算,如果说她们一定会考出好成绩,她们在学习上就会懈怠,如果说她们考不好,带來的结果可能是自暴自弃,如此说來,不一定什么事儿都要测卦的,了解未來命运也不一定是好事儿。

但学生们就是围着不肯走,王宝玉正常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又不能发火,冷着脸学生们也不在乎,嘻嘻哈哈的帅哥叫个不停。

起初,王宝玉以为是王琳琳派來的,其目的就是不想让自己继续摆摊,直到一个掐腰的女孩子來了,他才知道了原因。

“宝玉,快别干了,我去让我爸给你安排个好工作。”來的人正是小月,她得知了王宝玉摆摊的消息,先是安排了一群女生,随后还是忍不住自己也來了。

“小月,我干什么不用你们管。”王宝玉不悦道。

“瞧你坐在这里的傻样,多可怜,不行,咱不干了。”小月很固执的说道。

王宝玉直皱眉,好不容易才打开了局面,怎么能不干呢,他耐着性子解释道:“小月,我就擅长算命看相,别的工作根本干不來。”

“你不干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在教育局不也干得挺好的吗。”小月安慰道。

“干得好就不会让人赶出來。”王宝玉苦笑了一下。

“你别泄气啊,当初我也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还不是你给我指了条路子,学化妆,怎么,光会说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小月皱眉道。

“小月,就算找到个稳定工作,也是从头开始,我不一定能习惯。”王宝玉说道。

“那就让我爸找人把你重新安排到政府里去。”小月道。

“政府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也不适合。”王宝玉道。

“不行,我反正看不下去,要不你开个公司,我家里还能拿出十万二十万的。”小月道。

王宝玉怎么说,小月都不同意他继续摆卦摊,啰啰嗦嗦的建议了许多方案,王宝玉只觉得一阵头大,要不是怕小月发病,他可能真的就发火了,沒法子,他只好收起卦摊回家去。

次日再來摆摊,情形还是不容乐观,女生们沒來,小月却又來了,而且,每來个算卦的,她都横眉立目,骂骂咧咧,搞得大家根本不敢靠前,一上午沒一个生意,中午饭还是小月请的。

下午情况类似,而且有点小雨,自己小伙子不怕,淋坏小月岂不是麻烦,算了,过一段再说吧,王宝玉只能暂时放弃了摆摊算卦的生意,再次恼火的回家去,大不了以后换个地方,让他们都找不到。

这天上午,按照王宝玉留下的地址,汤姆和露丝终于登门了,李可人对他们表示了欢迎,热情的拿出自己的画來供他们欣赏,而露丝竟然也拿來了一幅自己的作品,看起來类似工笔画,色彩艳丽,上面的几只小鸟活灵活现。

“李老师,你的作品我很喜欢,尤其是这幅《大地》,深得毕加索的艺术精髓。”露丝赞道。

“露丝,你的画也很好,就是太过拘谨,线条应该粗细有些分明就更好。”李可人笑着说道。

“我的画跟李老师沒法比,顶多算是个学生。”露丝很谦虚的说道。

汤姆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李可人的画,指着其中一幅问道:“李老师,这幅画卖多少钱,我想买。”

“你看能值多少钱。”李可人笑道。

“只能这个数。”汤姆伸出了一根手指。

不管是一千还是一万,都不是李可人的心理价位,只是笑了下,沒有吱声,露丝解释道:“一万美元。”

“可以,您可以拿走。”王宝玉激动的说道。

沒想到的是,李可人却不同意,她很固执的说道:“这幅画并不完美,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