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31 国宝遗失

1731 国宝遗失

唉,都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沒必须太当真,王宝玉这样想着,便只把这次当成了一次艳遇,临下车的时候,露丝留下了两千美元,说跟王宝玉在一起很愉快,下次还找他出去玩,

“嘿嘿,你真是太客气了。”王宝玉高兴的接过钱,

“你值这个价。”露丝冲着王宝玉眨眨眼,转身离去,

欢迎再來,王宝玉高兴的冲着露丝身后喊道,感觉收获颇丰,可谓人财两得,这次导游当的实在太值了,回到家里后,休整了一阵子,他再次打开了电脑,习惯性的将监控录像导入进來看,

每天查看监控录像已经成了王宝玉的一个必然功课,画面上的变化始终不大,就是小区内的景象,不过很快,王宝玉就发现昨晚的录像显然跟往日不同,就在后半夜,监控录像上突然出现了半个小时的雪花点,

王宝玉一个激灵,以为设备有问題,于是又把录像倒回去查看一番,结果还是那样,凌晨两点到两点半确实出现了异常,

有了上次考題泄露事件的经验,录像上出现雪花点儿,一定是受到了强磁场干扰,而且这个时间是大多人睡眠最沉稳的时候,还有,昨天自己恰恰出门并不在家,不好,王宝玉敏感的觉得事情不对头,连忙查看屋内的东西,一阵折腾后并沒有发现丢了什么,

谁,究竟是谁又在找自己麻烦,王宝玉急的在屋里來回踱步,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又來到李可人的屋里,问道:“大姐,昨晚半夜时候有沒有什么异常。”

“沒有啊。”

“你睡着了,当然不知道动静。”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白天睡多了,昨天晚上我看了一整晚的鬼片呢,什么动静也瞒不过我。”李可人自信的说道,

呼,王宝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商量道:“大姐,昨天的监控视频有点状况,我怕家里进贼,打开保险柜看看吧。”

“小孩,你不会对大姐也不放心吧。”李可人不悦道,

“大姐,我怎么会不放心你呢,昨晚的情况太蹊跷,我真有点不放心。”王宝玉一边说着,兀自过去打开了保险柜,

“看吧,金银现金都在这里。”李可人哼道,

“大姐,那幅阎立本的仕女图你放起來了。”王宝玉一阵翻腾后问道,

“这不就在这嘛。”李可人不耐烦的蹲下,可哪里还有画的影子,不由脸色大变,

看到李可人的神情,王宝玉心里顿时一沉,知道坏菜了,两人把里面的东西全倒腾出來,可那幅阎立本的仕女图已经消失不见了,其他的却似乎完好无损,包括那幅唐伯虎的字画也还在,

“大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放在别处了啊。”王宝玉急急的问道,

“我,我一直锁在保险柜里,而且昨晚一直都在家里,沒听见进來人啊。”李可人解释道,

王宝玉脸一沉,细细分析下前因后果,心里便有了数,心里懊悔不已,责怪自己不该因小失大,更不该在外留宿,搞不好露丝就是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大姐,肯定跟那两个老外有关系,别人不知道咱们有这种名画,娘的,要不叫洋鬼子。”

“可他们是怎么进來的,我明明记得昨晚看鬼片沒睡觉啊,小孩,实在对不起啊。”李可人道,脸色也是寒碜的,这幅画可是值几亿,上次不小心让多多印了几个小手印,而这次彻底失踪,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王宝玉交代,

“大姐,这事儿不怪你,钱财是身外之物,只要人平安就好。”王宝玉缓过神來,虽然懊恼不已,可是事到临头,后悔是沒用的,万一让好大姐急出病來,那就更不值得了,

可是李可人情绪十分激动,她颓废的站起身,喃喃道:“小孩,那可是国宝,我是罪人,我,我想睡会。”

说完,李可人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來,顾不上擦,就这么傻愣愣的走进卧室,内锁了房门,再也沒有声响,

王宝玉试探着给汤姆打电话,果然关机,王宝玉更觉得事情不对头,这两个莫名其妙的老外,一定有大來头,无奈之下,他还是向范金强报了案,

如今的范金强已经升任平川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全面主管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一听王宝玉报案说自己丢了一幅画,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兄弟,盗窃案子很难侦破,如果小來小去的,就算了吧。”

“范大哥,我丢的那幅画,可是价值好几亿啊。”王宝玉道,

“别扯了,你简单说说,我做个笔录,盗贼那天落网了,只要不当成擦腚纸,多半就能找回來。”范金强认为王宝玉在开玩笑,依旧不信,

“范大哥,你查一下阎立本的仕女图能值多少钱。”王宝玉道,

“什么叫仕女图,哦,就是上面画了好多小丫鬟的那种吧。”范金强嘿嘿笑着,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阎立本作品的价格,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瞪得溜圆,不敢相信的问道:“兄弟,你收藏的应该是假画吧。”

“哎,大哥,那叫赝品,不叫假画,我可沒心思逗你,比珍珠都真。”王宝玉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确定,找专家鉴定过。”范金强又问道,

“唉,李可人就是艺术家,对这些作品有鉴赏能力,根本错不了的。”王宝玉道,

“如果情况属实,那可是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级别,不是,你一个外行人是怎么搞到的。”范金强此刻喘气都不匀,

“是一个过世老人留给我的,他也是咱们国内的著名书法家,哎,一两句话说不清,你快过來帮我看看,盗贼是怎么进來的,我可是安装了监控。”王宝玉催促道,

如果换成一般的案子,范金强肯定会安排手下去做,但价值几亿的案子,不是小事儿,他立刻开车來到王宝玉的家里,李可人披头散发,双眼红肿,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范金强详细听了王宝玉和李可人的叙述,还在电脑上看了她曾经拍下的阎立本画作照片,同时细致查看了现场,并提取了指纹,

“大哥,有线索吗。”王宝玉哭丧着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