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34 大道预测

1734 大道预测

王宝玉拿着十万块钱,在离家不远的福旺街上,租了一个上下两层三百平米的门市房,租金相对高些,主要是离市中心比较近,想必生意会更好些,楼上楼下总共有五个房间,又拿出十五万块钱装修及购置办公用品,剩下的钱就当成流动资金。

二十多万一下子就沒了,手头又快空空如也的王宝玉心里也空落落的,娘的,光急着想赚钱,该事先考察一番市场啊,万一回不來本,或者不死不活的硬撑也沒啥意思。

哎,走一步算一步,成功人士的特征之一,就是想到立即做,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不行,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王宝玉去找安威办理了营业执照,全称是:平川市大道信息咨询服务部,而挂的牌匾却是:大道预测。

就在中秋节前夕的某个黄道吉日,王宝玉的“大道预测馆”终于挂牌开张了,为了自己能够有个使唤的人,王宝玉将赋闲在家的甄优美招募到麾下,担任预测馆的首席秘书兼财务主管。

开业的这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王宝玉穿着一新,早早的就來到了预测馆,福旺街不是主街道,相对冷清,从窗外看着稀疏的车流,王宝玉心里不免有些伤感,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前途却依旧茫茫未知。

上午九点,王宝玉叫來甄优美,让她准备好鞭炮,自己也准备了一根竹竿,到时候把牌匾上的红布揭下來,就算是开张了。

“领导,开业时间不是定在十点十分吗。”甄优美问道。

“唉,早开早利索,就是个形式。”王宝玉落寞的叹气道。

王宝玉凄凉的看着蒙着红布的牌匾,有种想落泪的冲动,而甄优美却真的哭了,大概也感叹自己和王宝玉都是教育局正式职工,以前出去,哪个有孩子的领导见了他们不点头哈腰,哎,如今混到这种地步。

但甄优美还是偷偷把眼泪擦掉了,生活总要继续,而且她一直都相信王宝玉的能力,也许跟着他混,未來还能更上一层楼。

甄优美不知道,王宝玉心里的哀愁比她多得多,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开了个卦馆,将來靠着一张嘴皮子混口吃的,好恼,真是虎落平川被犬欺,龙搁浅滩遭虾戏,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不-如-鸡。

突突突,左眼皮猛跳了几下,嘿嘿,是不是待会有算卦的,王宝玉强打精神,对甄优美说道:“姐,把鞭炮摆好,咱们开业大吉。”

就在这时,一辆豪华的白色路虎快速的开了过來,后面紧随着一辆小货车,上面好几个大大的花篮,从路虎车上下來一个光头的男人,一脸笑眯眯,正是侯四。

“四哥,你怎么來了。”王宝玉惊喜的问道。

“兄弟开买卖也不通知四哥一声,这也太过分了吧。”侯四责怪道,顺手将一张卡递了过來,又说:“兄弟开业大吉,这里有十万块钱,不成敬意。”

“四哥,太感谢了。”王宝玉欣喜的说道,赶紧让甄优美收了起來。

侯四摆摆手,立刻有人将四个大花篮摆在门口,彩带飘飘,倒增添了几分喜庆。

沒等王宝玉问侯四是怎么知道的消息,又有一辆沃尔沃开了过來,车上下來了一个魁梧汉子,腰杆挺直,一脸英姿,正是徐彪,一同下车的还有一位漂亮女孩子,正是娇娇。

“徐大哥,您也來了,欢迎,欢迎。”王宝玉连忙迎了上去,侯四也紧跟了过去,一脸谄媚的称呼徐老大,徐彪只是跟侯四点了点头,对王宝玉道:“兄弟,开业就要隆重一些,等着吧,大批的人马还在后面呢。”

还有人來,这完全出乎了王宝玉的意料,他想起來,前几天跟徐彪通电话,说起过自己搞了个预测馆,今天开张,看來人都是他叫來的。

王宝玉连忙让甄优美联系北国大酒店定下宴席,徐彪递则过來一个档案袋,里面竟然也是十万块钱,王宝玉刚想推辞,徐彪却正色道:“兄弟,一定收下,开业就是图个喜气。”

王宝玉感动的眼眶湿润了,刚把钱收起來,又开來了两辆好车,一前一后疾驰而來,车上下來的二人也是王宝玉的朋友,正是由千科和沈文成。

“开业大吉。”由千科笑呵呵的抱拳祝贺,招呼车上的秘书拿來了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看棱角王宝玉就知道,是一捆捆的钱。

哈哈,今天的财运真好,当着众人的面,王宝玉也沒推辞,沈文成道了一声祝贺,也招呼车上的女秘书下來送钱,小姑娘扎着马尾辫,正是杜倩倩。

“开业大吉哦。”杜倩倩俏皮的冲王宝玉眨眨眼。

“多谢杜秘书前來捧场。”王宝玉连忙拱手道谢。

男男女女一大帮,门口顿时热闹起來,王宝玉更是高兴,接着,又來了两辆出租车,一辆下來的是猴子和高福尔,两个人都是衣冠楚楚,另外一辆下來的则是王静,却也收拾的落落大方。

客人不分贵贱,王宝玉连忙迎了上去,王静埋怨道:“宝玉,买卖开张也不说一声,要不是阿姨说,我还不知道呢。”

王宝玉明白王静说得阿姨就是夏一达的母亲,在这一点上,夏一达跟她母亲不同,她母亲认为,有个生意做就是好的,而夏一达对王宝玉开卦馆,几乎到了恼羞的程度,今天自然不会看到她的影子。

“王静,考虑到你那边生意忙,就沒打招呼。”王宝玉解释道。

“宝玉,我有今天还不是全靠你,这点钱不多,是我的一份心意,这是我个人的钱,不是店里的股份。”王静呵呵笑道,从包里拿出了五万块钱,非逼着王宝玉收下。

“宝玉,这是我的贺礼。”见王静拿钱,猴子也递过來一个红包,里面同样是五万块钱,王宝玉忍不住说道:“猴子,能开卦馆还是你的支持呢,这钱不能收。”

“这,这,这,是礼金,必,必须,收下。”高福尔瞪着小眼睛道。

看在高福尔说话费事的份上,王宝玉收了这笔钱,交给甄优美,甄优美简直乐憨了,嘴巴实在闭不上,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乐弯腰,真心觉得跟对了人,刚开张就能收到这么多钱,以后何愁发展问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