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45 古墓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745 古墓 !( (4 19)

跌跌撞撞走了一段路,汤姆和『露』丝终于停下了脚步,汤姆道:“就是这里了。”

王宝玉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却隐约感觉不对劲,有种大难临头之感,他换了个哀求的口吻道:“汤姆,你放了我,回去后我一准给你们藏宝图。”

“你不可信任,老大让你反省,上帝保佑你还能活着。”汤姆道。

王宝玉只觉得自己被人从后面猛推了一把,脚下一空,瞬间坠进了深渊里,此时,人的本能就是要抓住东西自救,他胡『乱』的回手一抓,竟然无意中抓住了『露』丝腰带,『露』丝脚下一个不稳,跟着坠落了下去。

“『露』丝。”只听汤姆大声的喊道。

“help!”『露』丝惊恐的喊道。

來不及了,『露』丝和王宝玉先后撞到了一处湿滑的墙壁上,瞬间急速而下,与此同时,隐约可以听到警笛的声音,范金强他们已经追踪过來了。

“『露』丝。”汤姆的喊声越來越弱,终于听不见了,王宝玉一路滑落到底,一只脚就结结实实的踩在了『露』丝的小腿上。

『露』丝不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先是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又被王宝玉砸断了腿,疼得差点昏死过去,口中英文脏话骂个不停。

王宝玉才不管她骂什么,他挣扎着站起身來,一把拉下眼罩,四周漆黑不见五指,跟带着眼罩并无分别,他『摸』了『摸』兜,还好,唐蔷薇给自己的高级打火机还在,啪的一声点亮后,四周是漆黑的土壁,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大坑。

仰头望去,只见上面的洞口并不大,隐约可见天空,但马上就又看不到了,汤姆搬來一块石板,结结实实的将洞口给盖住了,还覆上了杂草,快跑几步,开着车疯狂的逃走了。

“狗日的汤姆,你是要把老子困死在这里啊。”王宝玉骂骂咧咧,气恼之余,不禁伸脚又踩了一下『露』丝的伤腿。

『露』丝哎呀一声,彻底昏了过去,王宝玉根本不管她,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上面的动静,隐约还有警笛的声音,王宝玉扯着喇叭嗓子喊:“大哥,我在这里,大哥,范金强。”

结果可想而知,沒有任何回应,这个高度少说也有几十米,又被封上了洞口,声音传出去后也会变得微乎其微,很难被人发现。

王宝玉的嗓子都快喊哑了,最后绝望的坐在地上,又『潮』又冷,地上的『露』丝似乎恢复了些神智,哼唧了几声,似乎要醒來。

“臭娘们,让你害老子,去死,去死。”王宝玉哪里还顾得上怜香惜玉,冲着地上的『露』丝又是几脚。

『露』丝终于在疼痛中醒來,下意识的喊道:“help!help!”

“真是『骚』,这功夫还做梦嗨呢,去死吧,goto死。”王宝玉使劲冲着『露』丝吐了口口水。

总不能生闷气,然后对着一个外国女孩发泄,还得寻找出路才行,王宝玉打起精神,再次取出打火机,在大坑里四处寻找着希望,终于,他就发现一处墙壁有所不同,似乎覆盖的是新土。

王宝玉用力一扣,就发现了里面是一块石板,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这里不会也跟女真地下行宫一样吧。

鼓足了力气,王宝玉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石板上,只听轰隆一声响,石板向里倒了进去,现出一个黑洞洞的入口。

阵阵寒气迎面扑來,一波接着一波,似乎來自于魔鬼的呼吸,甚至还夹杂着些别样的意味,让人不寒而栗。

停滞不前便是死路一条,王宝玉根本不管躺在地上的『露』丝,这种女人丧心病狂,根本不值得半点怜悯,王宝玉举着打火机就冲了进去,经过一处通道后,便现出了一块空空『荡』『荡』的地方。

四周墙壁很光滑,显然是经过人为处理的,空间虽然开阔,但高度仅有两米多,整体视觉上还是比较压抑的,跟地下行宫完全是两回事儿。

但当王宝玉真正看清前方那两个东西的时候,头皮不禁一阵发麻,冷汗又出來了。

前面两个周周正正的东西,正是两口棺材,看起來年代已经非常久远,原來这里竟然是个地下坟墓。

怎么可能这么巧,误打误撞的又碰上个神秘古墓,不对,这一定是文物贩子的险恶安排,怎么办,王宝玉非常头疼,明显刚才下來的地方,就是古墓的入口,可是被狗日的汤姆无情的给封上了,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范大哥,你可千万要发现这里啊,我王宝玉要是能活着上去,指定一分钱的物质奖励都不要,全都给今天的同志们发加班费。

王宝玉内心暗自祈祷,『摸』索了半天也沒见出口,他自己也不敢往棺材跟前凑,于是又沿着原路返回,却见『露』丝已经费力的扶着墙壁站了起來,伤得不清,嘴唇青紫,全身颤抖,不时呻『吟』两声,平日柔顺光泽的金发此刻全部散落开來,沾满了灰尘凌『乱』的挡住了半张脸,只看见两个空洞的眼睛无神的忽闪着,老天,这是一张多么可怕丑陋的脸啊。

“臭洋妞,不要脸,都是让你害的老子这么惨。”王宝玉恼怒无比的挥拳过去,『露』丝又挨了好几拳,看着发疯的王宝玉一脸的惊恐。

如果不是『露』丝受了伤,王宝玉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可现在不同,王宝玉几乎要把浑身的怒气都发泄在她身上。

“王宝玉,不要打了,我也是受害者。”『露』丝哀求道,痛苦的又坐了下來,满脸是汗的捂着小腿。

“哼,汤姆不是你哥哥吗,他怎么狠心将你也抛弃了。”王宝玉不屑道。

“他不是我哥,那是骗你的,你不要再打我了。”『露』丝哀求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又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坐下來,关了打火机,在黑暗之中问『露』丝:“臭洋妞,你们是怎么想的,留着老子的命,却非要把老子扔到这里來呢。”

“这里是个古墓。”『露』丝道。

“这个老子知道,为什么把我扔到古墓里。”王宝玉不耐烦的问道。

黑暗之中的『露』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并沒有回答王宝玉的问題,王宝玉等得不耐烦,毫不留情的又踢了一脚,『逼』问道:“快说,要不老子就先把你弄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