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47 露丝不见了

1747 露丝不见了

打火机也要省着用,王宝玉关了打火机,坐在了露丝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她。

露丝下意识的躲闪着,口中说道:“王宝玉,你不要欺负我。”

“老子可沒这个心情,这里这么冷,借你的体温用一用。”王宝玉道。

一听这个,露丝明白了,这个情形之下,只有两个人相依取暖才不至于被冻死,露丝不再挣扎,在这种困境中,她又受了伤,似乎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这个踩断了自己腿的坏小子。

反正也是闲着沒事儿,又搂着个洋妞,不知死活的王宝玉,一只贱手又开始不老实起來,伸进了露丝的衣服里,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起來。

也许是抚摸缓解了疼痛,露丝也不反抗,任凭王宝玉的手划过山峰又滑入深谷,还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

“露丝,你长得挺漂亮的,为什么要加入苍鹰组织呢。”王宝玉问道。

“我从小被继父收养,他就是干这个的。”露丝沒隐瞒的说道。

“那个啥,他有沒有侵犯你啊。”王宝玉猥亵的问道。

“沒有,他人很好。”露丝道。

“那他就是很穷喽。”王宝玉又问道。

“他收入很高的。”

“那怎么还让你做这种犯法的事儿。”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在这里是犯法的,但只要把东西运回我们的国家,就什么事儿也沒有,沒人追究。”露丝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当然是为了赚钱。”

“为什么盯上我们国家呢。”

“你们这里的人普遍缺乏文物知识,根本不懂保护,我们运走之后就能改变这些古董的命运,让它们永远流传下去。”露丝说得一本正经。

王宝玉心里很生气,这帮外国佬强取豪夺,真是不知廉耻,偷了人家的宝贝还说是为了更好流传,不过露丝说得也是事实,也许是老祖宗遗留下來的宝贝太多,许多老百姓不知道价值几何,在东风村,小的时候也会有小孩偷來祖传的玉镯溜着玩,大把的铜钱也是拿去换了花生米吃。

但是国内的矛盾要我们自己解决,偷东西就是不对,当年八国联军不也干出了这些勾当,结果谁也沒有被处罚,更别说归还了。

王宝玉问了露丝关于苍鹰国际文物盗卖组织的情况,露丝说,她是组织中的新人,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组织成员遍布世界各地,多半都以经商作为掩盖,而且,组织还跟臭名昭著的黑手党有关联,甚至是黑手党的资金支持者之一。

王宝玉当然知道黑手党的厉害,这方面的电影看了不少,里面的人物每个人都身手不凡,水平堪比特工,徐彪等黑道人物跟人家相比,就像是特种兵和小混混,根本不值一提。

贴着一个温暖的身体,王宝玉还是睡着了,一觉醒來,露丝似乎精神好了许多,王宝玉不甘心的又拿着打火机四处查看,这一次还真是有了收获,他意外的在大坑的角落里,发现了露丝用來威胁自己的那把刀。

王宝玉高兴的弯腰捡了起來,这东西太有价值了,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王宝玉吞了一块巧克力补充体力,立刻拿着刀又去古墓里四处查看,仔细敲打着墙壁,贴在上面听声音,反复几次之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尖刀刀柄是金属的,敲打起來力度要比手掌大的多,几次试验之后,王宝玉终于确定这里面是中空的。

说不定就是个逃生通道,王宝玉用刀费力的抠开了泥土,现出里面的石块,和自己猜想的一样,王宝玉满怀希望,继续扣着石块的缝隙,费了好长时间,累的满头是汗,石块终于松动了。

王宝玉左挪右撬的,终于这块石头掉落在地上,连忙把眼睛贴过去一看,貌似一个能够让一人通过的通道。

这下子王宝玉可乐坏了,连忙把周围几个石块全部挪开,激动的顺着通道就爬了进去,爬了一大截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居然又是一个古墓,整整齐齐,看起來沒有遭受任何破坏。

正当王宝玉想要跳进去看看情况的时候,打火机却突然灭了,他本人也觉得呼吸困难,恶心的直想吐,原來这里是封闭的,里面根本就沒有氧气。

王宝玉吓得连忙退了回來,脸红脖子粗的大口喘着粗气,好在通道开了,空气源源不断的进去,几个小时后,王宝玉又尝试着爬进去,情况好多了,虽然依旧呼吸困难,但不至于因为缺氧而死。

这边的古墓要比那边更大一些,中间一口棺材,看起來非常完整,地面上,摆着好多的瓶瓶罐罐,还有些熠熠生辉的东西,伸手捡起來一看,正是金银珠宝。

哇靠,居然是个从沒有被发掘过的古墓,汤姆他们这个盗墓贼还是运气差,居然沒有发现这里。

可是,逃不出去,金银珠宝也是破铜烂铁,王宝玉又在这个古墓里找了一圈,依旧沒有发现出口,心中一阵悲凉。

回到这边的古墓,王宝玉來到露丝的跟前,洋妞好奇的问道:“王宝玉,你去了哪里。”

“我去找出路,咱们总不能困死在这里啊。”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怎么去那么久啊。”露丝带着一丝疑惑问道。

“找累了就不能让老子歇会,哪像你从一掉下來就干坐着。”王宝玉伸了个懒腰疲倦的说道。

露丝有些难为情,低头说道:“我要不是腿受伤了,肯定能自己爬上去,我想外面一定有警察,否则,汤姆兴许回來救我的。”

汤姆要是回來,一定沒好事儿,露丝会被救走,而自己必将一命呜呼,这还要感谢外面的警察们,王宝玉道:“你就别幻想了,汤姆不会來的,说不准这会儿早就跑路了。”

露丝脸上一阵黯然,不再说话了,不知道过了过久,疲惫的王宝玉再次搂着露丝睡着了。

当王宝玉再次醒來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露丝不见了,王宝玉喊了几声,根本沒人答应,于是便摸出了裤兜里的打火机,向着古墓内寻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