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6 假结婚

1756 假结婚

“小萌非让我來找你看看,我跟小萌如果结婚,会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刘建南抢先说道。

王宝玉被惊了一下,这人居然是代萌的新男友,虽然说自己从來沒想过娶代萌,可是看见代萌有了男朋友,还是让王宝玉打破了醋坛子,不禁酸溜溜的说道:“先祝贺你们。”

代萌冲着王宝玉挤了挤眼睛,表示另有隐情,这时,代亮凑过來说道:“刘小子,你觉得能配上我孙女吗。”

刘小子,哈哈,王宝玉忍不住笑了起來,刘建南则一脸尴尬,讪笑道:“嘿嘿,高攀代秘书了。”

“爷爷,别乱说话,我还不是一切都听你的。”代萌道。

“那也得找个差不多的啊。”代亮不客气的说道,王宝玉心里很畅快,老混混关键的时候,还是有眼光,这话分明有向着自己的意思。

“嘿嘿,本人是差点,家族资产也就几十亿美元。”刘建南歉意的说道。

靠,几十亿美元还少啊,王宝玉脸都绿了,完了,这回代萌终于泡上有钱的帅哥了,再看看代萌这身打扮,外套的标签都沒撤,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显摆不菲的价格。

王宝玉忍着刺鼻的醋意,对刘建南道:“既然來了,那就测一卦吧。”

“准了打赏啊。”代萌咯咯笑道。

见刘建南沒有洗手的架势,大概不放心这里的水是否干净,王宝玉心里來气,说道:“算卦必须要净手的,这是对神灵的尊重,也是心诚的表现。”

“有沒有纯净水。”刘建南犹豫了下问道。

“这就是纯净水啊。”

“机子里含有大量细菌,水虽然干净,可顺着这些管道流出來可就不好说。”刘建南为难的商量道:“能不能换种方式。”

“除了水,就是火,要不我用打火机给你燎燎手。”王宝玉沒好气道。

本來是一句玩笑,沒想到刘建南竟然点头道:“就这么办。”

还真是怪胎,王宝玉也不客气,啪的一声打着了火机,刘建南犹豫的把手伸过來,在火焰上燎着,距离不好控制,很快就是红通通一片。

“忍着点儿,其实从医学上讲,你这就是湿疹,不喜潮湿,人类生存的环境,细菌无处不在,怎么可能避免呢。”王宝玉自以为是的说道。

“对,每年都犯两次,用什么药也不管用。”

“沒事儿用火燎燎,自己能承受的温度即可,这样就会把手里面的有害细菌烫死。”王宝玉越吹越远。

“哇,这可是妙方啊。”刘建南一高兴,手碰到了滚烫的火机,疼得哇哇直叫,原本就是形式,王宝玉让他坚持烤十分钟,再烤说不定还会报废自己的打火机,于是叫停。

王宝玉出了一口气,安静下來让他摇卦,卦象很快就出來了,是《火水未济》之卦,字面上理解,那就是不成,再一细看六爻,世爻和应爻都是旬空月破,卦辞有云:世空本人不实,应空他人不实。

世爻代表刘建南,应爻代表代萌,王宝玉一拍大腿,脑筋急转,一拍大腿道:“二位根本就沒有成家的打算,是來逗我玩的吧。”

代萌咯咯捂住嘴笑起來,而刘建南也是嘿嘿傻笑,从包里摸出了一万块,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拱手赞道:“王大师果然名不虚传,本人服了。”

“王宝玉,实话告诉你吧,不管他的病菌过敏症是怎么引起來的,但是沒法和人过多接触,根本就不能娶媳妇,但是家里催的紧,所以呢……”代萌得意洋洋的说道。

“所以你们就假结婚,堵住家里的嘴。”王宝玉道。

“嘿嘿,就是这个意思,还是要感谢代秘书肯配合,也是缘分啊。”刘建南道。

“那你一个大姑娘,以后可就变成离婚人士了。”王宝玉提醒道。

“我又不愁嫁。”代萌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王宝玉连忙将头扭到一旁,刚和夏一达订下婚约,不好再变。

“不管真假,礼金是不是还要有啊。”代亮起了贪财之意,凑过來问道。

“小意思啦。”刘建南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冲着代萌眨了眨眼睛,转身出去了。

“多少钱啊。”代亮不客气的追了出去。

“你瞧你爷爷,对孙女真是不负责任。”王宝玉皱眉道。

“嘻嘻,他老人家看透了世事,才不会为琐事费心,沒关系,跟他结了就离,完成一个任务,等我再找个离了,第三茬就是咱俩的感情殿堂,记得等我啊。”代萌不以为然的嘻嘻笑道。

“那都是你爷爷瞎说的,听我一句,别整这些沒用的,到时候户口本上有过婚史,再嫁人就掉身价了。”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

“我爷爷每次都说得准,不信不行啊。”代萌根本不听王宝玉,反而伸手就去拿那一摞钱。

“呆子,这是我算卦赚的。”

“哼,这是我骗那个傻子给你的。”

“至少也要一人一半吧。”

“不行,本姑娘就是要全拿走,以后嫁给你,家里的钱必须我管。”

“卦不走空,你要是不掏钱,这卦就不准,说不定你俩还能成,你得守活寡。”

“也是啊,这些零钱给你。”

“……”

吵嚷了半天,代萌从兜里掏出几块钱零票,算作打赏,那一万块钱到底还是让她拿走了,王宝玉叹气道:“呆子,你这下子肯定能赚不少,这点钱也不肯放过,真是财迷到家了。”

看了一眼正在外面跟刘建南理论的代亮,王宝玉又补充了一句:“跟你爷爷一个德行。”

“看我,就是持家旺夫相,不算计着点还不得让你败光啊。”代萌不以为然。

“那你假结婚有什么好处,还落个二婚。”

“其实,他答应给我的钱也不多,就是一栋别墅而已。”代萌道。

操,一栋别墅还不多,这假婚结得还真值了,王宝玉瞪大了眼珠道:“呆子,你可小心点,别让人给骗了。”

“骗什么啊,我们都说好了,假如明天去登记,他把别墅转到我名下,后天就离婚,我们是有协议的,本姑娘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傻。”代萌骄傲的说道。

“靠谱吗,你们怎么认识的啊,天上真能掉馅饼。”王宝玉仍然不敢相信。

“切,那是你从來都沒有看到过本姑娘的魅力所在。”代萌得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