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95 大众评委

1795 大众评委

第二天下午,田英高兴的打來了电话,说按照王宝玉的安排,刘建南果然给了一百万的前期包装费,

听到这个消息,王宝玉哈哈大笑,刘建南这小子果然很上道,便一扫昨晚因程雪曼带來的糟糕心情,二话沒说,立刻乐颠颠的开车去田英那里,拿回來就该属于自己的五十万,

而田英更是乐憨了,立刻租了一套精装修的房子,以前的家具衣服全部扔掉,不差钱,换新的,还说,这回有地方了,父母可以经常过來玩,

随后,王宝玉又把试卷的事情告诉了范金强,提醒刘建南等人可能近期会对女真地下行宫采取行动,警方可得要做好保护,

电话里的范金强差点笑岔气,说刘建南真有趣,居然能想出这种幼稚的方法來,不管怎么说,必要的防范不能疏忽,他还是悄悄吩咐下去,加强对女真地下行宫的防范,严密观察一切可疑人物,

原本以为刘建南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包装田英的事情就该消停了,沒想到的是,事情却好像才刚刚开始,

刘建南再次找到田英,说已经跟平川市电视台谈好,投资公司将联合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举办平川市第一届群众歌手大奖赛,冠军奖励高达五十万,并且,本档选秀节目将在省电视台将同步播出,

刘建南表示,这次大奖赛就是为田英举办的,借用这种方法,先期來打造田英的知名度,比赛期间只要是正常发挥即可,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这也就是说,大奖赛的冠军已经非田英莫属,

此等好事儿,田英当然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即使刘建南给了自己一颗定心丸,但仍然不敢马虎,整装备战,电视台直播,观众都挑剔的很,何况还有五十万的奖金啊,

王宝玉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大奖赛举办不仅可以拉拢人气,使田英首先在地市走红,而且也给了许多新人露脸的机会,丰富了平川市老百姓的业余生活,看來刘建南这小子不光都是小聪明,也能想到些像样的点子,

“英子,他说沒说要跟你签合同啊。”王宝玉想到了一个问題,不禁问道,

“他说想通过这次大奖赛,对我进行更细致全面的考察,然后再签合同。”田英如此解释道,

“难你在他那里有沒有见到过其他歌手。”王宝玉又问道,

“沒有啊,放眼平川,谁能有我这水平。”田英简直得意忘形,说道:“多几个奖项,无非就是将來撑门面而已。”

“嗯,那你就全力以赴,争取赛出好成绩。”王宝玉鼓励了一句,心中却又开始盘算起來,刘建南这小子如此出资包装田英,却不急着签合同,他难道就不怕田英有了名气不理他,肯定还是另有所图,

不管这么说,这件事儿总归对田英有利,王宝玉也就不多说什么,刘建南整天忙着大奖赛,和代萌的婚事顺理成章的又无限期拖延,好在代家沒有人太在意,

随后的几天里,平川市第一届群众歌手大奖赛的广告,铺天盖地的布满了市区的各个角落,电视台报纸也是轮番轰炸,有志青年跃跃欲试,整个平川市都像是开水沸腾,咕嘟嘟翻滚个不停,

不设门槛,奖金丰厚,这样一次大规模的群众性活动,老百姓怎能不积极响应,一时间,市电视台设立的报名处,被报名选手挤得密不通风,排队都排出好几里地,

评委的名单随即新鲜出炉,一共五人,其中三个评委是从省里请來的资深人士,还有两名评委是平川市本地的,一个是平川市歌舞团团长毕锦萍,而另外一人则被冠以大众评委的称号,正是王宝玉,

王宝玉哪里懂什么歌手唱得好不好,本着想看看热闹,顺便了解一下刘建南究竟想搞什么把戏的想法,他还是答应了对方的盛情邀请,

“宝玉,美女选手会很多,你可以看个够。”刘建南贱笑道,

“你是不是还想找漂亮的潜规则啊。”王宝玉沒好气的开玩笑道,

“嘿嘿,除非她们肯从里到外都用福尔马林泡过。”刘建南道,

“你这个人活的也真憋屈,连个女人也玩不了。”王宝玉嘲笑道,

“男女之间是最低级的乐趣,我追求的是最高的精神享受。”刘建南不以为然,反而有鄙视王宝玉的意思,

跟这小子真是沒有共同语言,王宝玉放下了电话,又想起了假爷爷王怀庄,最近几天也沒个动静,不知道又在琢磨什么阴谋诡计,

其实,王怀庄早已如坐针毡,他非常想回美国,一天不离开这里,他就一天睡不踏实,可是,刘建南公子却不答应,非要大功告成之后一起走,因此,老家伙只好四处游山玩水,消愁解闷,当然,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范金强等人的暗中监视之中,

群众歌手大奖赛的海选活动,就在位于平川市中心的人民广场拉开了序幕,这天,风和日丽,作为评委之一的王宝玉,收拾一新,前去参加活动,

在敛财方面,刘建南智商一点都不低,且不说以量取胜的报名费,光是现场商家的广告收入就不少,刘建南还为此购置了当下最流行的LED广告投影射灯,各类广告打在墙面或者地上,不断变化,看起來绚丽多彩,当然,这都是晚上观看的效果,大白天的基本沒个屁用,

商家出钱拿了广告费,起不到理想效果,自然个个不乐意,但是大奖赛反响太大,所有人都忙得不亦乐乎,这个后账根本找不到人算,也就自认倒霉,只能暗自盼着天快点黑,哪怕阴天也行,

还沒到上午八点,人民广场上便人山人海,喧闹声震天,这其中不光有参赛的选手,还有前來助威的啦啦队,大家举着小旗,拿着牌子,喜气洋洋,周围的几条街都是驱赶不去的小商小贩,各种小饰品小零食一路摆开,琳琅满目,就像是过节,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題,那就是群众活动的匮乏,只是不知道能否引起相关领导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