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10 出国

1810 出国

王宝玉闻言也叹了口气,说道:“你对父母孝顺可以理解,但是就这样离家出走,只会让父母更加担心,因为任何形式的离去,都是白发人注定的苦痛。”

“人生总是要有取舍,我时常幻想,会因病死在外面,一了百了,可是,每次都熬了过來,我也试过在外绝食而终,但世上总有好人,会给我这个看似叫花子的人一点吃喝,最后还是因为怕家人担心,我才不情愿得又回來。”洪立道。

“洪立,咱们虽然萍水相逢,但我佩服你的学识,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倒是可以做个朋友。”王宝玉伸出了友谊的手。

洪立犹豫的伸手跟王宝玉握了握,说道:“王哥,我虽然不懂看相,但你看起來很善良,听我一句,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癫痫病至今沒有药可治。”

“先不提治病,咱们互相交流学习一下,总归是沒问題吧。”王宝玉道。

“呵呵,当然沒问題。”洪立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

“除了历史,你还喜欢哪类方面的知识。”王宝玉问道。

“军事。”

王宝玉之所以答应洪仁越局长,其实心里另有打算,他已经从老神仙那里拿到了治疗癫痫的药方,马上给小月试,他心里还是不托底,毕竟老神仙是个兽医,小月是自己的好朋友,因此,从私心的角度上,他想找个人先试一试,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王宝玉并沒有马上说治病的事情,是怕洪立心疑不肯答应,于是就换了个方式,先成为朋友,为了渺茫的希望,他相信洪立早晚会尝试那个药方的。

两个人谈起了古文化,尤其是《易经》,洪立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他说古书看了很多,唯独《易经》不能深刻了解,而王宝玉其他的都是半瓶子醋,唯独这个钻研过几年,有些心得,于是,毫不隐瞒的倾囊相授,同时也有意无意的点拨洪立,否极泰來,剥极必复,一个人的命运低落到极点,只要能够坚持住,事情就会有转机。

洪立的古文化造诣自然不容小视,对于《易经》上的某些王宝玉不能理解的晦涩词语,他都从自己理解上予以解释,倒是让王宝玉也获益颇丰。

说起來,王宝玉一堆老龄大哥,还真沒有年纪相仿的朋友,两个人相逢恨晚,畅聊了一个下午,又一同去吃了晚饭,分手时,已然有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王宝玉虽然沒能给洪立驱邪治病,但洪立还是告诉父亲,他交了王宝玉这个朋友,洪仁越当然高兴,一向孤僻的儿子,能够有个说话交流的人,总归对病情有益。

以前他也曾带着儿子出去旅游见世面,可是洪立回來之后还是沒有任何转变,也是极强的自尊心作祟,加上饱读群书,自命不凡,所以从來沒有知心朋友。

而王宝玉的到來改变了这一切,洪仁越头一次见儿子这么高兴,还主动回家吃饭,高兴的老伴仿佛都年轻了不少,因此,虽然王宝玉说明不收钱,他还是派人送來了两万块钱,表示感谢。

几次接触之后,王宝玉和洪立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王宝玉也了解到,洪立其实心中也想有个女朋友,有谁不想拥有爱情呢,只是因为自己身上有病,怕被拒绝,便断了这个想法,跟小月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

接下來的一星期,王宝玉每天研究那个治疗癫痫的药方,沒地方熬药,也只能在家里,不过,老神仙到底有水平,药味并不难闻,反而让人精神愉悦。

按照药方熬好了药丸,王宝玉并不急着给洪立服用,这件事儿必须要寻找适当的机会才行,洪立机敏过人,又沒有太强的生存欲望,一旦遭到了他的拒绝,所有的辛苦就全都白费了。

就在王宝玉细心研究药物的时候,全民娱乐活动也渐渐的推向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群众歌手大奖赛、赌王争霸赛和马拉松大赛的决赛,都赶在了一天举行,平川市的老百姓都围着电视机边,等待着最后胜者的揭晓,因此,大街上人迹稀少,比起除夕夜都要敞亮,适合新手练车。

决赛的这天,在家呆了些日子的王宝玉收拾干净,正准备去卦馆,却接到了代萌的电话。

“宝玉,你今天有时间吗。”代萌问道。

“准备去卦馆,顺便看比赛。”王宝玉道。

“比赛有什么好看的,送我去机场。”代萌道。

“你要出国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是啊,去美国看我未來的婆婆,也就是你奶奶,嘿嘿,回來后,一百万就到手了。”代萌得意的嘿嘿笑。

“你奶奶的。”王宝玉骂道。

“嘿嘿,我知道你跟那个后奶奶不亲,但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放心,我也不会喊她奶奶的,谁让她是日本人,建男说了,我可以直呼她姓名。”代萌不以为然的笑道。

“刘建南也跟你一块回去。”王宝玉问道。

“今天是所有大赛的决赛日,他很忙,我自己去美国,反正那边也有接机的,嘿嘿,还是头等舱哦,飞机上的吃喝可都是免费的哦。”代萌兴奋的说道。

“小心撑死你。”王宝玉沒好气道。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代萌道。

“签证都办妥了。”

“我是市长秘书,这自然是小菜一碟。”代萌道。

“呆子,听我一句,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去的好。”王宝玉不无忧虑的说道。

“有沒有搞错,人家建男带我一起去,你怕我被卖了,现在人家掏了路费,还给了旅游资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啊。”代萌不满的嘟囔。

“可是都拖延那么久了,突然让你自己去国外,这不太合理吧。”王宝玉不无担心。

“国内不合理,人家国外可不讲究这些,嘻嘻,宝玉,想想那可是一百万,要奋斗多少年才能赚到啊,说不定去了还会给个大红包,这么大家族,至少也得十万美金吧。”代萌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根本就听不进去。

唉,虽然不太合理,代萌自己去,反而比和刘建南一起更安全些,王宝玉只得叹了口气,又问:“去哪儿接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