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16 空有爱心

1816 空有爱心

“大哥,你这次可是帮着神石村出了大名。”王宝玉叹道。

“也有跟着沾光的,听说那个拍照片的人很幸运,照片高价卖给了电视台,借此机会赚了点小钱,嘿嘿,不过他要是离得再近点,如果被能量卷进去,很可能就跑到古代去了,在那头拍了照片可沒人稀罕。”徐彪又道。

王宝玉擦汗,决定以后再也不去看那块神石,他可不想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蹲在野兽遍地的洪荒时代。

实验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徐彪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王宝玉也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于是,两个人交杯换盏,畅谈人生理想,一直喝到天黑才散了酒局。

刚回到家里,王宝玉就接到了洪立的电话,邀请他去家里玩,说他这几天看书有了些心得,王宝玉头昏脑涨的只想睡觉,但考虑到洪立是个敏感的人,如果这次拒绝了他,好容易建立起來的互信关系很可能冰冻。

王宝玉只好又下楼开车赶往洪立的家里,想了想,还是拿上了治癫痫的药丸,他心里很清楚,洪立找自己肯定不是交流学问,应该还有别的大事儿。

洪立的大房子一如既往的安静,灯光柔和,书卷飘香,四处透着一种与世无争的味道,王宝玉去的时候,洪立正拿着一块雪白的沙质抹布轻轻的擦拭书架。

这无疑是王宝玉见到的最干净的抹布,李可人那么仔细,家里用的也都是干净的灰色而已,而钱美凤更不用说了,穿旧的裤衩都被充分利用。

见王宝玉來了,洪立连忙洗净双手端上了早已沏好的香茶,两个人就在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望着窗外的夜色闲聊。

“王哥,你是我第一位好朋友,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洪立平静的说道。

“你又要远行了,对吧。”王宝玉问道。

“是,最近心里慌乱,应该是那病这两天又要犯了。”洪立道,脸上并无一丝波澜,看來已经是习惯了。

“既然要走,为什么选择告诉我。”王宝玉沉声问道。

“总要有人知道我的去向。”洪立黯然道。

“如果你死在了外面,我知情不报,岂不是要成为帮凶。”王宝玉有些恼火的放下茶杯,要不是看他文文弱弱,王宝玉真想开口骂他,一个男人,整天想着死啊死的,你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我的心比谁都孤独。”洪立难过的低下了头,原本白净的脸庞更显得苍白。

王宝玉叹了口气,劝道:“为什么要走呢,你自己一间房子,发病也无人知道。”

洪立摇了摇头,道:“且不说父母整天有电话來,根本隐瞒不住,再说了,我也不想因为我的疯狂,弄坏了这里的一切。”

“你就这样走了,你的父母会更担心的。”王宝玉说了一句废话。

“他们对我的担心始终都有,走了也就走了,以后他们对我便不再有期望,更不会再失望。”洪立道。

“兄弟,敢问一句,你叫我來到底干什么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洪立起身拿出了一张纸來,交给王宝玉,说道:“如果我死了,就按照这个來执行。”

王宝玉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顿时心里发酸,这正是一份器官捐献书,洪立在上面写明自己有癫痫,脑子大概不能用了,但其他的器官,愿意捐献给需要的人。

“兄弟,你有这份爱心,我很佩服。”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

“王哥,之所以把它交给你,我是怕父母看到了会担心,我这一生沒给社会做过什么贡献,活着是家庭和社会的累赘,只等着死后捐献这副躯体了,如果我父母不肯,你便将这份志愿书让他们看看。”洪立解释道。

“洪立,遗体捐赠,可是要伤透老人的心的。”王宝玉心头一颤。

“可是也是我生命健康延续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发达,甚至手脚等末端肢体都可被再次移植,王哥,你一定要成全我最后的心愿。”洪立正色道。

“兄弟,你不会死的,我一定要救你。”王宝玉激动的拉住了洪立的手,很认真的说道。

“你的心我理解,也很感谢,用古话讲,我这叫天命难违,用佛学讲,这叫因果报应,非人力所能为也。”洪立缓缓抽回手來,露出了一丝带着凄凉的笑容。

“洪立,你觉得我这个人品质如何。”王宝玉问道。

“呵呵,我要是不相信你,怎么会把身后事委托给你呢。”洪立道。

“既然你相信我,我就跟你说一件事儿,当然,这是个大秘密,希望你能保密。”王宝玉神秘道。

“王哥,我一个将死之人,是不会说人家秘密的。”洪立道。

王宝玉抿了一口茶,缓缓将自己前些日子见到华辑老神仙的事情讲了一遍,洪立听到脸上露出了笑容,最后说道:“王哥,这个神话故事挺有意思的,可以写一本书,叫做《当代桃源》。”

听这话,洪立显然不信,王宝玉面露不悦道:“兄弟,你这么说就是信不着我这个当哥哥的了。”

“这一切都有悖科学,野生动物纵然可以跟人亲近,却不会供人驱使。”洪立道。

“那你怎么解释神石村的陨石发光事件。”王宝玉追问道。

“这其中必有猫腻,一定作假,试图用神奇事件來吸引旅游经济的发展,我虽然不懂电脑设计,但多少也知道点它的本事。”洪立道。

“洪立,你这也是一种迷信,迷信科学。”王宝玉叹气道。

“王哥,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启程了,但愿这一次能够回不來。”洪立不愿跟王宝玉争辩,缓缓起身下了逐客令。

“兄弟,我不能走,你也不要走。”王宝玉固执的说道。

“王哥,你难道非让我出丑吗,你见过癫痫发作吗。”洪立面带愠怒道。

“见过。”王宝玉脱口而出,但还是沒举出小月的例子,扬起手里的器官捐献书,耐心的说道:“你既然有这份爱心,就要认真履行,你想想,捐赠者的遗体在身后都是要维持心跳的,如果你死在了荒郊野外,而又无人发现,怕是身上的器官无一可用了,这还不是一纸空文,空有爱心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