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18 沉冤得雪

1818 沉冤得雪

“好吧,就按你说得试一试,你准备怎么办。”范金强问道,

“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装神弄鬼。”王宝玉道,

“不能把他吓死,否则,问題就大发了。”范金强提醒道,

“放心吧,事后他不会记得任何事情。”王宝玉信心满满,

范金强让王宝玉等通知,他着手准备诱供曾达明,虽然这么做不对,但事关重大,也只能不择手段了,

王宝玉这边也着手做准备,他去旧货市场上淘弄了一套六十年代的破旧衣服,还买了一双黑色棉布鞋和一顶破帽子,当然,还有一副假发套和假胡子,

这天晚上,范金强打來了电话,说一切安排妥当,八点钟在某个街口会面,然后去一个农户的家里,

这件事儿安排的非常秘密,一切都是范金强独自完成的,他先是通过饮用水给曾达明服用了迷幻药,随即将他绑了起來,偷偷运到郊外的一户久无人居住的草房里,

风险不言而喻,如果曾达明跑了,或者被人发现了此事,都将是一场轰动性的大事件,范金强也是冒着大檐帽被摘的危险,再次相信了王宝玉,

王宝玉并不急着去,他先是找到了小月,让她给自己化妆,将自己化妆成面有菜色的凄苦模样,然后穿上那套破衣服旧鞋,戴上破帽子,头发和胡子一沾,嘿,这一出看起來,还真像是逃荒而來的难民,

因此,当王宝玉从车窗里探出头來,几乎吓了范金强一跳,随即他就明白,哈哈笑道:“兄弟,你不去拍电影还真是可惜了。”

“别提这茬,上次拍电影还挨了一枪,现在想起來都后怕。”王宝玉道,

两个人隔着车窗说了几句话,便一前一后的向着郊区的那户农家而去,找个僻静的小巷停下车后,范金强拿着隐藏的录像设备,跟着王宝玉穿过脏乱的院子,进入了屋内,

“鬼啊。”只听一声惊恐的叫声,是曾达明的声音,看來迷幻药已经显出效果了,

王宝玉从门缝看去,曾达明惊恐眼神死死盯着的,正是挂在墙上的一件破衣服,他全身都被范金强绑得结结实实,正在吃力的在土炕上扭动着,

“大哥,你是咋找到这个地方的。”王宝玉竖起大拇指小声的问道,

“公安局连这点儿本事儿都沒有,还叫公安局吗。”范金强不屑道,又补充了一句:“这户人家出去打工了,年底才能回來。”

“你准备好录音,我进去了。”王宝玉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吱呀一声推开木门,僵着身子缓缓走了进去,

“谁,你是谁,鬼啊。”等炕上的曾达明看清王宝玉,立刻鬼叫了起來,

“达明兄弟,我是怀庄啊,我们又见面了。”王宝玉拉着长音道,听起來阴森森的,还真像是鬼魂的声音,

“你,你不是一直都叫我大哥的吗。”曾达明面带惊恐的问道,

操,失误,谁知道你们谁大谁小啊,王宝玉立刻改口道:“大哥,兄弟做鬼久了,都记不清年月啦。”

门外的范金强差点就笑出声來,这个小兄弟,似乎永远长不大,演起恶作剧还真有一套,

“怀庄兄弟,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冒出來干什么。”曾达明颤声问道,

“你能见到我,那就说明你也死了,咱们又可以在一起就着花生喝小酒。”王宝玉道,

“唉,还真挺留恋那段日子,虽然清苦,却很开心,虽然我现在不差钱了,但总觉得生活中少了些什么似的。”曾达明叹息连连,喃喃道,

“大哥偶尔还能记起兄弟來吗。”王宝玉想知道些爷爷的特点,

“当然,你说的快书可真好,我怎么听也听不够,你也喜欢听我唱二人转,可惜这个你永远也学不会,找不到调,天生的五音不全,哈哈。”回忆起往昔,曾达明竟然苦涩的笑了起來,

嘿嘿,这老家伙果然跟爷爷关系不一般,王宝玉顺着他的话又说道:“大哥,咱俩阴阳两隔之后,你去了哪里啊。”

“唉,惭愧,我霸占了你的日本媳妇,先跟她去了日本,又辗转到美国,回到了组织里。”曾达明道,

靠,爷爷竟然真找了个日本媳妇,这让王宝玉感觉挺郁闷的,他又问:“组织,组织是啥东西啊。”

“你咋忘了呢,就是我身上的那块星星状的铜牌,你真不应该发现它,组织有规定,发现者必死。”曾达明道,

王宝玉脑子嗡的一声响,隐约觉得爷爷的死很可能跟这个曾达明有关系,他耐着性子装出迷惑的样子,问道:“我不记得我咋死的,大哥,你能告诉我是咋回事儿不。”

曾达明眼神躲闪,含糊的说道:“世事无常,不记得也罢。”

王宝玉脸一沉,说道:“大哥这话可真不地道,你抢了我那不忠的媳妇就罢了,还不肯对我说实话,你看我死了那么多年,阎王爷都拿着这个理由不让我超生。”

“真的啊。”曾达明吃惊的问道,

“当然,超生不了,我这魂魄就四处逛荡,以后要沒事儿,我就替你常去看看媳妇孩子。”王宝玉忽悠道,

“千万别去吓他们,兄弟,大哥对不起你啊,你是被我推下山崖摔死的,但我良心沒坏透,我还把你给埋了,否则你就是尸骨无存,哎,这不,我怕被人发现,就跟你的日本媳妇去了岛国。”曾达明道,

爷爷竟然是被这个狗日的害死的,王宝玉脑子里一阵热血上涌,摘掉头上的帽子,大骂了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冲着曾达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操你娘的,我打死你这个狗日的。”王宝玉血红着眼睛往死里打曾达明,曾达明本就是个老人,哪经得起这顿胖揍,一会儿功夫便口吐白沫,眼翻白眼,只有出沒有进的气了,

门外录音的范金强连忙冲了进來,死死拉住了王宝玉,不能殴打嫌犯,这可是内部规定之一,

“你放开我,范金强,瞧瞧你干了什么事儿,我竟然,竟然叫了杀害我爷爷凶手的人那么多声爷爷,他娘的,我今天要杀了他。”王宝玉双眼赤红,陷入了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