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71 假宝玉

1871 假宝玉

年轻人抬手拿出了证件.上面正是“国安”两个醒目的字.他继而说道:“都把枪放下.王宝玉不能带走.他是我们国安要找的人.”

省里警员这回彻底蔫吧了.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敢正面招惹国安人员.只见那个年轻人过來帮王宝玉卷起了欧阳局长的字.拉着王宝玉道:“跟我走一趟吧.”

王宝玉当然明白此人是來救他的.连忙表示配合国安的工作.跟着走了出去.省里的警员们无功而返.只得悻悻离去.

这名国安人员开着王宝玉的车.过了几条街就停了下來.说道:“王宝玉.赶快找证据洗刷自己的清白吧.”

“这位大哥.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來.事情就要闹大了.”王宝玉表示由衷的感谢.

“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我不会暴露自己的.”国安人员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情况.”王宝玉又好奇的问道.

“国安可不是吃素的.行了.赶紧走吧.后会无期.”说完.此人就下了车扬长而去.哇噻.这也太酷了.來无影去无踪.比锦衣卫还牛逼.

王宝玉沒有开车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平川市公安局.也许只有在哪里才是最安全的.

严昊升正在办公室里愁眉不展.还以为王宝玉惹上国安.当看见王宝玉大摇大摆进來的时候.立刻喜出望外.

“宝玉.国安怎么把你放了.”严昊升问.

“舅舅.我们是朋友.那个人是來救我的.”王宝玉微微有些得意道.

“宝玉.你除了是严群星的亲外孙之外.还有其他的秘密身份吗.”严昊升实在不解.就算是严群星的后人.也不会有这么大派头的人保护吧.

“沒有.”

“算了.以后再说这个.宝玉.快说说报纸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索要当事人那么贵重的东西.”严昊升着急的问道.

王宝玉坐下了.吸了一支烟.平静了心情.缓缓将跟金裕昌的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身为老警官的严昊升.立刻觉得事情有诈.他问道:“你卦馆里安监控了吗.”

“哎.我就恼到这里了.当初就觉得里面啥都沒有.根本沒考虑到这块.”提起这茬.王宝玉也是后悔不已.

严昊升嗯了一声.又问道“那枚猫儿眼还在吧.”

“在我办公桌里.我也不敢去拿啊.”王宝玉道.

“你做得很对.我马上派人去拿.除了你之外.还有你的合伙人之外.有沒有其他人目睹了整个过程.”严昊升道.

“舅舅.我的卦馆又不是菜市场.沒生意的时候一个人都沒有.”王宝玉无奈的耸着肩膀说道.

“哎.不太好办.看情况再说吧.”

不一会儿.那枚猫儿眼就被警员拿來了.严昊升拿着这个东西反复看.问王宝玉:“找人鉴定过吗.”

“我就是打算还给他.哪有功夫去鉴定啊.”王宝玉道.

这时.严昊升的电话响了.是王一夫打來的.王宝玉出事了.他第一时间就给远在神石村的王一夫打去了电话.王一夫一听.立刻带着刘玉玲赶回平川.

“王书记.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将宝玉带走的.”严昊升邀功道.论起來他似乎还应该叫王一夫妹夫.可这话他是绝对不敢说的.

沒过一会儿.王一夫和刘玉玲就來到了公安局.刘玉玲一见到王宝玉.忙急忙上下打量.关切的问道:“宝玉.你沒事儿吧.”

“妈.你别紧张.我这不好好的嘛.”王宝玉道.

“吓死妈妈了.儿子.以后你就跟妈住在一起.不看到你.我可怎么放心.”刘玉玲看着眼前受苦受难的儿子心疼不已.

“早就说开卦馆不行.就是不听.早晚要出事儿的.你看看现在.搞出这么大动静.该怎么收场啊.”王一夫忍不住埋怨道.

“行了.少说几句吧.”刘玉玲瞪了他一眼.

“玉玲.我说的就是实情嘛.当初怎么连你也不好好劝劝宝玉呢.”王一夫问道.

“到底不是亲生的儿子.遇到点麻烦就着急.”刘玉玲搂着儿子说道.

“哎.跟那什么关系啊.严局长.你还是先把经过大致说一说.”王一夫说道.

严昊升向王一夫大致讲述了事情的经过.王一夫也是眉头紧皱.不解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绕过当地警方來抓人.这种先例还真不多.确实有些蹊跷.”

“这里面一定有事儿.王书记.你说接下來该怎么处理.”严昊升问道.

“当然是搜集对宝玉有利的证据.”王一夫道.

“可是到现在都沒有任何有利证据.”严昊升小心翼翼的说道.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拿着那枚猫儿眼递给刘玉玲道:“妹妹.你是这方面的行家.看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钱.如果数额低.那就有活动的空间.”

作为珠宝商人的刘玉玲.自然对这些东西都了如指掌.她看了看那枚猫儿眼.又在手里掂了掂.皱眉问道:“有放大镜吗.”

“有.”严昊升说着.从桌子下拿出來放大镜.

刘玉玲打开了台灯.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看.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过了一会儿.刘玉玲忽然笑了起來.随手将那枚猫儿眼扔在了一边.不屑道:“高仿的东西.顶多值五十块钱.”

什么.是假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喜出望外.王宝玉更是如同逃出劫难一般.五十块钱的东西.根本就不够立案的.那就说明自己是自由的了.

王宝玉不敢置信的奔过去问道:“妈.你能确定吗.”

“那当然.你看这颗.虽然猫眼效应做得非常好.但是在顶端.这个部分.依然还有点不明显的小亮带.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小亮点.而真正的猫儿眼是不会有这种情况的.而且这颗两端的颜色还一致.也是伪造的显著特征.”刘玉玲肯定的说道.

“那这就是地道的假宝玉喽.妈.你太伟大了.”王宝玉搂着母亲高兴的亲了一口.刘玉玲也是幸福洋溢.紧紧搂住儿子.

就在这时.严昊升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一看这个号码.表情立刻变得凝重起來.小声对王一夫道:“省公安厅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