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6 地下的买卖

1886 地下的买卖

“如今我国的国防力量强大了.不再惧怕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这里应该沒用了.想当年.挖这个地方.可是费了好大的事儿.官兵们一天吃一个窝头.挖了一年多.”吕司令忆苦思甜.絮絮叨叨的说着.

王宝玉觉得这地方虽然条件差点.如果吕司令这么讲究的老头都不嫌弃.其余人可能也不会有太大意见.将就着还可以用.而且还具备一个优点.冬暖夏凉.否在在市区哪找这么大的地方啊.

王宝玉不放心的又问道:“吕司令.咱们在这里玩.不会有人干扰吧.”

“放心吧.这里虽然划归人防办.但现在管人防办的那小子.以前是给我倒茶水的小兵.”吕司令自信的说道.

地点终于确定了下來.王宝玉有心去工商局办理执照.却发现这个地方根本就沒有门牌号.更出具不了租赁合同.只好跟聂正良打了声招呼.聂正良则提醒他多注意老年人的路上安全.工商局这边.装作不知道.

人不如旧.王宝玉又叫來了甄优美和代亮共同商议.筹办老年活动中心.甄优美一听就高兴了.这个感觉好像比卦馆更上档次.但是一听说要跑到地下开买卖.就有些心不甘.跟着王宝玉有钱赚.她也就沒有推辞.

代亮则乐得很不拢嘴.他自信满满的表示.就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将这帮老家伙.玩弄于股掌之间.

切.吹吧.到时候看谁玩谁.

王宝玉交给甄优美一张一百万的存折.让她着手收拾这个地方.可以找适当的装修公司.因为是非法经营.挂牌子就免了.但他还是让甄优美在里面的一角.隔出了几间办公室和一间讲课的教室.

甄优美一阵后悔.早知道活动中心开得这么快.当初就该把那些办公用品都留着.省得再花钱.

王宝玉则安慰她说.旧的不去新的不來.人要往前看.要总看以前.根本沒法挪步.

半个月后.甄优美通知王宝玉.老年活动中心已经收拾利索了.让他过來看看.王宝玉再次來到这个地方.立刻兴奋的差点跳起來.

四周的墙壁上都安装了射灯.照得里面灯火通明.每隔不远.就有一台电视机.可以收看有线的电视节目.

里面被隔断分成了几块区域.第一块区域是活动室.摆着几十张自动洗牌的麻将桌.还有象棋军旗跳棋扑克;第二块区域是健身室.有一些健身设备.包括羽毛球台球等;再往里是书画室.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最后一块区域.则是一个可容纳百人的教室.

“优美姐.干得不错.”王宝玉赞了一个.

“找了一家装潢公司.点子都是他们出的.”甄优美道.

“嗯.就应该这样.有效利用资源.才能产生效率.”王宝玉道.

來到了自己的主任办公室.当然.这个活动中心的主任是王宝玉自封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大大的老板台和转椅沙发.为了衬托工作氛围.还摆了两盆仙人掌.这也不奇怪.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也只能种仙人掌.

王宝玉來到椅子上坐下.一幅踌躇满志的样子.新的事业又要开始了.希望这次不会再中途夭折.

不过很快.王宝玉就发现了这里的一个问題.手机沒信号.赶忙又让甄优美去安装几部电话.尽量放在靠近出口的地府.如果这群老年人家里找不到.那可是个麻烦事儿.

也多亏了甄优美原來在政府工作过.男人又在工商局.能够找到一些社会关系.否则.像安装独立电表、有线电视、电话这类的事情.根本就行不通.

防空洞收拾利索了.王宝玉那一百万基本上也报销了.不过他并不担心.老年人的市场很大.这笔钱的回收应该不难.

代亮被王宝玉封为了老年活动中心的副主任.之所以用代亮.王宝玉还是考虑到自己一旦有事儿.这里确实需要个人來照顾.

一切安排妥当.这天.王宝玉低调的迎來了第一批客人.一伙当年都颇有些权势的老干部.

老头们一看这里的摆设.立刻乐的合不拢嘴.满脸的兴奋.有的打麻将.有的打扑克.有的打台球.还有坐在那里看电视的.家里都有电视.这里有什么好的.还是老年人们喜欢图个热闹.

当然.也有几个胆小的.站在洞口不愿意进來.嘟囔道:“这么多人挤在里面.万一发生火灾水灾的.可就全窝端了.”

甄优美立刻笑呵呵的解释道:“老爷子.您就放心吧.这里的消防设施齐全.即使碰到意外.也有充足的疏散时间.防空洞的质量不比楼房的高.”

老头们一听有道理.纷纷放下心理负担走了进來.很快就和老朋友们聊得火热.乐不思蜀.

为了充分显示热情的待客之道.王宝玉还是出來陪着几个熟悉的老头下了几盘象棋.荣升为副主任的代亮.却死性不改.在那边给老头们算起卦來.

“你这家伙能活八十.能得善终.唯一不足的是.儿子不孝顺.”代亮对一个老头道.

“瞎说.我儿子每星期都來看我.”老头争辩道.

“嘿嘿.儿子是來向你要钱的吧.”代亮嘿嘿笑.

“我钱又花不了.不给儿子给谁啊.”老头不以为然.

“代大师.看我能活多大岁数.”又一个老头好奇的凑了过來.

“你呀.还能活五年.”代亮凝重的说道.

“我才七十啊.”老头有点恼火.

“如果你肯舍财.就能活八十.”代亮道.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我姑娘就是市医院心内科的专家.她说我的心脏就像是三十岁的小伙子.能活一百岁.”老头生了代亮的气.不理他径直走开.

甄优美忍住笑.对王宝玉耳语道:“刚才那老先生是平川大学哲学系的老教授.才不会听代大师忽悠.”

代亮仍旧不知死活.又对另外一个老头说道:“哎呀.你右眼无神.怕是要有凶事啊.”

“怎么才能避开.”老头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