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2 退孩子

1902 退孩子

“那不就得了.王宝玉.你才是个骗感情的大骗子.我警告你.千万不能让孩子和爹娘知道这件事儿.否则.以爹娘的脾气.肯定会逼着我们成亲的.”钱美凤揪着王宝玉的脖领子吼道.

“美凤.你别一口一个骗子骗子的叫我.又不是我想要的孩子.你才是个大骗子.你说这是不是提前策划好的.你就是想生个孩子.然后苦哈哈的嫁人又离婚.然后又赖在我家里.就是妄想用这些悲情大戏逼老子就范.”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我当初瞎了眼.就是想要个你的孩子.就算你娶了别人.有个孩子在身边.就像你从未离开一样.”钱美凤激动的说道:“可是我现在后悔了.王宝玉.你耽误我这么多年.我都得到了什么.给你养姑娘.给你伺候爹娘.一年到头就盼着你多回來一趟.每天提心吊胆的怕听到你结婚的消息.除了这些.我还有什么.我现在也很后悔.要是生孩子也兴退货的.我才不稀罕要.”

这些都是美凤的肺腑之言.王宝玉并非不为之动容.酸溜溜的问道:“你真的后悔了.”

“后悔有个屁用.多多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你娶了谁也不会对她好的.我才不会给把孩子交给你.所以.咱们就这么过下去就行.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别怪我翻脸.”钱美凤说着抹了把眼泪.

自从认识钱美凤以來.王宝玉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凶.可见多多在钱美凤心中的分量.无人能够取代.

王宝玉轻轻推开钱美凤.整理着衣服.觉得钱美凤的话也很有道理.多多是自己女儿的事情.绝不是一件小事儿.家里人要是得知了实情.一定会天下大乱.而自己的生活.将无法再选择.

可是.女儿就在跟前.却不能相认.王宝玉心情无比难受.他郁闷的点起一支烟.使劲的吸着.半晌也沒说话.

钱美凤站在一边.也是不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为了多多.先这样吧.”

钱美凤接了个电话.养殖场那边有事儿.便又离开了别墅.当然.临走时她还是警告王宝玉.管住他那张破嘴.

大概是听楼下沒了动静.多多轻手轻脚的走了下來.问:“妈妈走了.”

“嗯.跟舅舅一起去玩吧.”王宝玉挤出了笑.领着多多的小手.走出了别墅.

一大一下的两个人.在水库边上缓缓走着.王宝玉头一次感觉到.多多的手像是有磁性一般.拉上了就不想放开.

难道这就是做父亲的感觉.王宝玉盯着多多的小粉脸看.直到多多问看什么.他才讪笑着缓过神來.

履行诺言.王宝玉跟多多一起玩起了童年的游戏.抓蟋蟀.追蝴蝶.又去找來鱼竿钓鱼.还给多多讲小猫钓鱼的故事.多多玩得一身泥巴.却不住的咯咯笑.开心无比.

为了不搅乱这份來之不易的平静.王宝玉还是强忍着那份浓浓的父爱.沒有让多多喊自己爸爸.心里却一阵阵的酸楚.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想必当年母亲刘玉玲忍受了多少年痛苦的煎熬.

而王宝玉一开始却并未认她.难道说因果循环.老天这是拿多多在惩罚自己吗.

王宝玉沒有乱说话.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当着爹娘的面.钱美凤倒是也沒表现出异常來.只是再也不像以前.总是想跟王宝玉在一起.

令王宝玉稍感开心的是.晚上睡觉之时.多多要给舅舅一起睡.钱美凤沒有阻拦.让王宝玉能够哄着女儿睡觉.

看着熟睡中的多多.是如此的洁净无暇.娇憨可爱.王宝玉也睡得很甜.早上起來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已经将多多紧紧搂在了怀里.

感受这份迟來的亲情.王宝玉硬是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尽管他对钱美凤很恼.但依然留下了一张一百万的存折给钱美凤.

钱美凤斜眼看了一眼.沒有接过去.但脸色稍好.说道:“我现在有钱.不需要.”

王宝玉勉强笑了下.说道:“家里的钱不都是你管着嘛.就当是给多多的.”

钱美凤依然不动.倔强的说道:“小孩子哪用得那么多钱.养成了坏毛病你管啊.”

哎.王宝玉叹了口气.刚想把存折收起來.沒想到钱美凤见状一下子就想开了.飞快的夺了过去.说道:“我拿着也好.省得都让多多的后妈糟害了.”

钱美凤说完转身就走.头都不回一下.

突然间.王宝玉怅然若失.觉得自己和美凤之间的距离越來越远了.此前每一次.自己离开的时候.背后总有她不舍的目光追随很远.

和美凤谈恋爱那会.自己送给她的唯一礼物也就是辆自行车.而美凤开幼儿园赚的钱都会交给自己.有了多多后.钱美凤就有了敛财的嫌疑.如今看來.其实也都是为女儿争取的.

早知道是这种结局.当初跟美凤结婚该有多好.哪像现在搞得一团糟.唉.

带着无尽的离愁.王宝玉回到了平川市.闭门半个月.除了吃喝拉撒.其余的时间都在反复思考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可还是一筹莫展.并无良策.

然后.命运的安排就是如此的奇妙.令人无法琢磨.这天.王宝玉接到了代萌的电话.说让他來市政府一趟.阮市长找他有事相商.

“呆子.阮市长找我能有啥事儿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不清楚.反正他喜气洋洋的.应该是好事儿.”代萌道.

“难道说市里缺个副市长.”王宝玉打趣道.

“切.净想美事儿.人员现在还超编呢.”代萌不屑道.

“那就是找我预测未來.”王宝玉自以为是的说.

“嘻嘻.这倒是有可能.记得收了卦钱.给我一半啊.”代萌嘻嘻笑道.

“全给你.只要你能开口向阮市长要钱.”王宝玉大方道.

“还是算了吧.财政吃紧.阮市长的茶叶都换成普通的茉莉花了.”代萌道.

带着疑惑.王宝玉带着三枚铜钱.开车來到了市政府.阮市长果然一脸喜气.还主动的给王宝玉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