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23 沧桑岁月

1923 沧桑岁月

啊,程雪曼先是一愣,见王宝玉问到了,只得苦着小脸磕磕巴巴的背课文似的说道:“作为管理者嘛,就是要在掌握现代管理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结合具体案例、通过实战分析……”

王宝玉冷笑了一声,打断她的话,说道:“大道理不用讲,就说咱们公司该怎么办吧,具体点。”

“我觉得,咱们应该先买一辆办公用车,不用太贵的,百十万的就行,然后呢,再制定一个十年的发展规划,还有,必要的应酬也应该有,广泛交往企业家,才能有更多的商机。”程雪曼卖弄的说道。

狗屁,王宝玉心里骂了一句,耐着性子又问:“啥也沒做就花钱,你就不怕阚总不高兴。”

“宝玉,有机会你还得到大地方走走,咱们小地方觉得百十万是个钱了,人家那些大老板千万才是起步,你不了解京城,像阚总这样的大老板,根本不拿钱当回事儿,吃最好的,玩最好的,用最好的,所以,咱们该花就花,否则传到阚总那里,非但不说你节约,还得笑话你不够大气。”程雪曼好像在说王宝玉老土,沒见过大世面。

话不投机,王宝玉不想继续这个话題,反而更想了解阚振良的一些事儿,又问程雪曼:“阚总上网都玩些什么啊。”

“也沒什么,聊聊天,下下棋,偶尔还去论坛灌水。”程雪曼道。

阚振良聊天王宝玉自然知道,而且还去资本主义的非法聊天室,这大概就是程雪曼教的,一想到程雪曼在聊天室里卖弄**,王宝玉心里又是一阵不高兴,他沒好气的说道:“难道说阚总就不看看新闻,关心时事经济,就只是玩。”

程雪曼想了想,说道:“这些事儿都是下面的人去做,不过,他倒是对艺术蛮有兴趣的,还是某个艺术论坛的斑竹呢。”

套了半天话,也沒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王宝玉一阵无聊,再过几天又是春节了,他打了个哈欠说道:“程秘书,马上就要过年了,有什么事儿年后再商量吧。”

“宝玉,跟我不用这么客气,还是叫雪曼。”程雪曼嗔了一个。

“在公司内还是以职务相称更好。”王宝玉用了石临东的话。

“好吧。”程雪曼的脸上掠过一丝落寞之情,转身出去了。

王宝玉宣布放假,石临东沒出去,表示将坚守在公司里。

“临东,有时间多陪陪琳琳,你只顾着忙,好久沒跟琳琳一起出去吃饭了吧。”王宝玉说道。

“我也想向琳琳证明自己的能力。”石临东嘿嘿笑道。

“临东,你毕竟还很年轻,纵然是满腹经纶,也得需要在社会实践中多多历练。”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王哥,是不是还有人拿着我的工作经验说事儿,其实我从小学起就开始了最简单的经商,我放学后去拾牛粪卖钱,中学假期会拉砖做苦力,高中的时候时间紧,但也会从河边捡來小石头,磨平了刻上花纹和名字,涂上漆之后卖掉,大学更不用说,我最多的时候会同时打五份小工,王哥,我并非贪图职务,只想尽最大的努力去回报你,如果公司有了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我一定会让贤。”石临东一口气说道。

哎,王宝玉重重叹了口气,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竟然有如此沧桑的经历,王宝玉笑了一下,安慰道:“临东,我并沒有这个意思,公司需要你,我也很看重你的才华,不说这些了,这一万算是奖金,陪琳琳逛逛街吧。”

沒想到石临东坚决不收,说什么公司沒有任何进展,自己不会多拿一分钱,等公司步入正轨之后再谈奖金问題。

王宝玉知道石临东的倔脾气,也沒有坚持,两天后,腊月二十九,王宝玉再次开车回返神石村。

程雪曼也要回家,商量着要搭车,王宝玉也不是那种一点情义不讲的人,便载着程雪曼一道,中午时分,踏上归途。

程雪曼经过了几天的调整,少了一些锐气,跟王宝玉说话也变得随意起來,一路上,程雪曼喋喋不休的讲述了她在京城学习的经历,说他跟阚振良是在MBA学习班上认识的,而且,阚振良是个君子,从來沒有跟她有过亲密的举动。

靠,那是他无能,王宝玉暗自骂了一句,却根本不信程雪曼的话,他可是在视频里亲眼所见,阚振良去了程雪曼的房间,还说沒有什么举动。

王宝玉也不点破,跟程雪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不过,有一点还是能够听得出來,程雪曼并不知道关于阚振良的内幕,这也不奇怪,在阚振良的眼里,程雪曼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雪曼,阚振良是怎么知道我那么多事儿的。”王宝玉突然问道。

程雪曼一愣,随即笑道:“有一次他问起我的朋友中谁最有出息,我就说起了你。”

纯属扯淡,在程雪曼的眼里,自己绝不是最有出息的,王宝玉又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很早以前了,后來听说平川发生了黑手党大案,阚总就对你刮目相看,一再说有机会跟你结识一下,阚总逢人就夸赞你这样的进步青年,宝玉,不是我给你卖人情,我可是在后面说了你不少的好话,你还对我那么凶。”程雪曼娇嗔道。

“呵呵,谢了。”王宝玉笑道,其实他心里不是沒有疑惑,他总隐约的觉得,程雪曼也有出卖自己的嫌疑,尽管可能是无心的。

“宝玉,别光口头上说,今晚请我去富宁大酒店吧。”程雪曼道。

“你是京城里混过的,富宁大酒店太低档了吧。”王宝玉推辞道。

“反正我不想早回家,看见马晓丽就闹心。”程雪曼道,直呼马晓丽的名字,可见她对这个后妈怨气之大。

王宝玉稍微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來,其实心里另有打算,他觉得有必要更深接触程雪曼,多多了解阚振良。

程雪曼很开心,可能是觉得她总能抓住王宝玉的弱点,只要稍稍撒娇,王宝玉就会乖乖的回到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