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26 不掉链子

1926 不掉链子

“宝玉,你别说美凤,人家美凤起码还有多多呢,你看你,一点都不着急。”林召娣有些生气。

“娘,我这边企业很忙,还是再等等吧,再说了,现在城里都流行晚婚。”王宝玉道。

“人家是大老总,身价六个亿,当然要好好挑挑了。”钱美凤沒好气的说道。

“屁啊,企业沒效益,一根毛也沒有,我现在拿年薪,到现在还一个子沒有呢。”王宝玉道。

“宝玉,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咱不干了,回家跟美凤一起养牛。”林召娣不无担忧的说道。

“他那么娇惯,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钱美凤翻着眼皮道。

“就是,宝玉是做大事儿的人。”钢蛋看不知轻重的附和道。

王宝玉不吭气,闷头吃饭,钱美凤放下了筷子,招呼道:“宝玉,老规矩,今晚还是陪我去养殖场守夜。”

“不去。”王宝玉拒绝道。

“妹子,我跟红红去帮你看着吧。”钢蛋提议道。

“你们又不明白养牛的方法,宝玉,别以为当上了什么狗屁大老板就了不起了,家里的事儿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管。”钱美凤哼道。

“美凤,娘陪你去吧,宝玉好容易來一趟,让他多歇会儿。”林召娣道。

“娘,您真偏心,宝玉一年才回來几趟,不给自己积点福德,我看以后老了谁管他。”钱美凤不满的嘟囔。

王宝玉不忍心娘熬夜,到底还是妥协了,说道:“娘,你在家过年,还是我去吧。”

两个人穿好衣服出了门,钱美凤说不开车了,就这样走着去,两个人就沿着一条小路,踩着吱呀的积雪,向着牛场缓缓走去。

一路上,钱美凤始终低着头不说话,似乎满怀着心事儿。

“美凤,现在是不是好多人在追你。”王宝玉好奇的打听道。

“关你屁事。”

“嘿嘿,你瞧你,见了我就跟斗鸡似的,至于嘛,我就问问情况。”王宝玉笑道。

“以前我也沒少有人追,要不是给你养着拖油瓶,我肯定过的是少奶奶的日子。”钱美凤愤愤的说道。

王宝玉终于叹了口气道:“美凤,如果不让多多知道实情,对孩子不公平。”

“你不怕就说出实情,到时候家里逼着你娶我,你可别哭天抢地的不答应。”钱美凤道。

王宝玉笑了,还哭天抢地,也太小瞧老子了,他认真的问道:“美凤,你真得愿意嫁给我。”

“唉,我曾经幻想了好多年,但是现在不想了,如果你的心沒有彻底回來,我们的婚姻也不会幸福。”钱美凤叹了口气。

“那你为啥放弃了还幻想了那么多年。”王宝玉不知死活的问了一句。

果然钱美凤一脸怒气,站住脚,指着王宝玉的鼻子说道:“你给我听好了,虽然我脑瓜不是特别灵光,但我也向往完全属于自己的爱情,我生了多多就会自己负责,我绝对不会给任何人当陪衬。”

“总要想个办法啊。”王宝玉道。

“我知道你心里打什么鬼主意,让我嫁人,你就可以公开多多的事儿,呸,我可是看透了男人,沒一个好东西,不想嫁。”钱美凤道。

王宝玉沉默了,钱美凤确实说出了他心里所想,一旦美凤嫁了人,一切都变得简单起來,他甚至可以堂而皇之的要回多多的抚养权。

“再说了,你还沒结婚,那些骚狐狸们知道你有了女儿,还愿意跟你胡混吗。”钱美凤继续说道。

“美凤,你也太小瞧了我了,相比多多,她们都是个屁。”王宝玉恼道,如果将來谁敢拿多多说事儿,他当然第一个就不答应。

“还算你有良心。”钱美凤道,脸色好了许多,见四下无人,钱美凤伸手挽住了王宝玉的胳膊,王宝玉挣了几下,钱美凤抓得很牢,大过年的也不想吵架,也只好由着她了。

安排走了值班人员,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了王宝玉和钱美凤,钱美凤又说道:“宝玉,我虽然不懂什么大买卖,但是你那个总经理,不干也好,不如回來多陪陪多多。”

“你确实不懂,我现在撂挑子,市委市政府肯定不会放过我,到时候说不准还会连累了养殖场。”王宝玉坦诚道。

“我这里守法经营,照章纳税,谁还管得着啊。”钱美凤道。

“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王宝玉叹了口气,想起这些事儿就觉得闹心,他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这个所谓的总经理给套牢了。

“如果可能,我还想进一条生产线,自己生产乳制品。”钱美凤充满斗志的说道。

“不行,品牌的打造需要很长时间,即便有了产品,也不一定能马上有市场。”王宝玉提醒道,这些知识还是跟石临东学的。

“那我就搞深加工,生产复原乳,提供给上面集团更好的产品。”钱美凤道。

“这还差不多。”王宝玉道。

这样一番交谈,让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拉近了不少,钱美凤似乎心情不错,冲着王宝玉招手道:“宝玉,跟我上床躺一会儿吧。”

“美凤,咱们的关系不能总是这样不清不楚的。”王宝玉皱眉道。

“哼,你别说你不跟别的女人睡,行了,就当是你发善心,安慰一下我好了。”钱美凤难得放低了姿态。

见王宝玉还是不动弹,钱美凤过來拉着王宝玉的胳膊,露出了温柔的笑,说道:“想想咱们刚认识那会儿,我穿着花棉袄,你穿着军大衣,呵呵,那就一对傻子,你看你现在,精瓜蛋子似的,一点都不可爱。”

“不过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当了老板也是不过如此。”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记得我结婚那会儿,还是你背着新媳妇过门的呢,还牛哄哄的说自己是宝二爷,嘻嘻,要不是看你关键时候不掉链子,我才懒得搭理你。”钱美凤嗔怪道。

王宝玉终于笑了起來,是啊,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他经常跟钱美凤说得话就是,请听我解释,而钱美凤每次都是捂住了耳朵,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这样想着,王宝玉还是被钱美凤拉到了**,小床很小,钱美凤就紧紧的搂着王宝玉,柔声说:“宝玉,明天我会送你一个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