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42 唯独没有这幅

1942 唯独没有这幅

如果在调查阚振良的过程中,被他发觉逃入大使馆,这事情怕真的不好办了,于是,王宝玉顾不得跟程雪曼多说,连忙打发走她,打电话给李专员汇报了情况。

李专员闻言惊呆了,还好,他的手机通话都是经过加密处理的,否则,一切都让阚振良知道了,事态发展到什么程度,绝对会出乎想象。

“李专员,你就别犹豫了,赶紧出手,否则,一旦阚振良跑了,后悔可就來不及了。”王宝玉焦急的提醒道。

“嗯,我马上就会同相关人员,抓捕阚振良,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坚决不能让他再搞破坏。”李专员点头道。

王宝玉的终于感觉这口气喘得舒坦了,哈哈,阚振良,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大姐,今天咱们下馆子啊。”一身轻松的王宝玉回家乐呵呵的对李可人发出了邀请。

“呵呵,怎么了小孩,看你笑容满面的,是不是要结婚了。”正在创作的李可人笑问道。

“那倒沒有,就是心情好,大姐,你都快成为全世界的知名艺术家了,干嘛还这么卖命啊。”王宝玉凑近问道。

“不是还沒成嘛,饺子一口沒吃到,就不能说香,就算是吃到了,也要懂得珍惜。”别说,李可人的境界倒是越來越高了。

王宝玉突然发现,李可人竟然还佩戴了一幅眼镜,惊讶的问道:“大姐,你怎么还戴上花镜了。”

李可人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整天用眼过度,最近花得厉害,一测都快三百度了,哎,所以我更得抓紧时间画画,争取多留点精品。”

王宝玉很是无语的回到自己屋里,不过李可人的话多少还提醒了他,吃不到饺子就不能说香,王宝玉虔诚了给自己起了一卦,准备算算阚振良的下场如何,得出的卦象却是《天山遁》,什么意思,阚振良要跑了。

王宝玉赶忙拿起电话,再次打给李专员,只听电话那头,李专员很是凝重的说道:“小王,你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阚振良跑了。”

“怎么回事儿。”王宝玉吃惊的问道,同时在脑海里拼命搜集可能泄露机密的蛛丝马迹。

“就在刚才,我们已经派人去阚振良的家里去抓他,沒想到的是,他居然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早就逃之夭夭,好在他跑得匆忙,什么都沒顾上,我们已经拿到了那个被他砸烂的笔记本电脑,正在找相关人员进行数据恢复,与此同时,我们已经冻结了振良集团所有的资金账户,此举也是对黑手党的一次毁灭性的还击。”李专员道。

王宝玉的头顿时又大了起來,阚振良逃脱,无疑还会对自己造成巨大的威胁,要知道,黑手党分子依旧还存在,作为银牌首领,阚振良还是能够调动起大批的黑手党分子,搞不好又要对自己发起更为疯狂的反扑。

“李专员,我可是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你们一定要保证我的安全啊。”王宝玉心惊的说道。

“放心吧,会有人保护你的,但平时自己也要多注意。”李专员叮嘱了一句,又放下了电话。

在随后的半个月里,王宝玉始终等着李专员的消息,上班下班还是格外谨慎起來,终于在这一天,胶着依旧的事态终于明朗起來。

李专员來电告知,他们恢复了电脑的数据,能够证明阚振良参与了对有关大领导的电话监听,为此,国家有关部门还对相关大使馆,提起了抗议。

“李专员,在电脑上有沒有发现其他有趣的东西。”王宝玉笑问道。

“有几张你熟悉女人的照片,想要吗。”李专员大有深意的说道。

“嘿嘿,当然想要,李专员,您可不要泄露传播这些艳-照啊。”王宝玉嘿嘿陪笑。

“哦,既然你知道那是艳-照,就给你吧。”李专员满口答应。

“您那里也别留备份,销毁吧。”王宝玉道,突然想起美凤那张画,开口问道:“李专员,有幅国画,李可人大师的大作,应该就在阚振良家里吧。”

“有好几幅呢,你说得是哪个。”

“梦中的少女。”

“沒有,不过其他的你想要可以一并送给你,这些东西对我们毫无用途,对了,我们分析出來阚振良能及时逃跑的原因了。”李专员道。

“肯定是你们的人不小心,要不就是行动太慢。”王宝玉埋怨道。

“还是因为你。”李专员道。

“怎么又跟我扯上了。”王宝玉皱眉道。

“我们经过分析,大致的事情应该是这样,你去过那个境外非法聊天室,还露出了马脚,阚振良一定是通过黑手党的关系,查到了你的登陆IP,知道事情有变,这才匆忙逃离的,这一点,他的电脑上有记录。”李专员道。

“你别告诉我,那个聊天室也是黑手党开的。”王宝玉惊出了一身冷汗。

“当然不是,但其背景也是深不可测,这种地方,有损国内的精神文明建设,我们经过了多次交涉,他们都拒不关停,当然,黑手党想去查聊天室查IP,也一定费了不少的周折。”李专员如此解释道。

“哦。”王宝玉恍然大悟,又问:“那四十亿总归是平川的吧。”

“这件事儿我已经跟平川的市委市领导说了,我们通过对振亮集团的详细调查,不光是这四十亿存在问題,他们所谓的西北植树造林,还聚敛了几百亿的钱,结果只是种了几棵树而已,小王,在保卫国家资财不流失的事情上,你可是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李专员道。

“李专员,别光给我扣高帽子,有沒有什么特殊奖励啊。”王宝玉心情畅快,又开始讨价还价。

“谈钱就太庸俗了。”李专员哈哈笑道。

“唉,就知道你们会卸磨杀驴。”王宝玉叹了口气,心里还真是有些不甘心。

“好了,下次再聊吧。”李专员放了电话,有点显得不耐烦。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得罪人不说,还沒有任何好处,真是不划算,就在第二天,他再次接到了阮焕新的电话,让他去市委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