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46 现成厂房

1946 现成厂房

“是的.”王宝玉郑重的点了点头.

“宝玉.药厂可不是小买卖.沒有几亿.根本做不起來.”刘玉玲不无担忧的说道.

“我想了.可以进行融资.”王宝玉道.

“宝玉.不是我打消你的积极性.自从出了刘建南的事件.咱们市里的企业家们.可是个个都变得谨小慎微了.”王一夫道.

“你啊.做事总是前怕狼后怕虎的.”刘玉玲不满的对丈夫说道.

王一夫也不恼.呵呵笑道:“我说得是实情.”

“儿子想做事儿.就要支持.宝玉.妈这边的钱都压在珠宝上.明天就都卖了.给你筹集钱.应该能有一个亿吧.”刘玉玲想了想.还是决定支持王宝玉.

“那怎么行.”王宝玉断然拒绝.自己的事业还沒开头.绝对不让让母亲的事业跨了.再说了.这也是琳琳未來的资产.自己这个当哥哥.怎么能跟妹妹争.

“玉玲.这件事还是要谨慎.”王一夫道.

“别一提支持儿子做事儿你就挡着.你倒是帮着儿子从银行贷款啊.”刘玉玲不满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一夫连忙解释道.“开药厂不是小事儿.尤其是振良药业倒了.市委市政府不会支持药业项目.银行需要抵押.贷款比借钱都难.”

“一夫.我不是说一碰到儿子的问題就脑袋发蒙.宝玉这个想法很好.我经商这么多年了.看问題应该比你这个政客要强些.振良药业倒了又怎样.难道政府就怕了.不敢再开药厂.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会大力支持新药厂.重新鼓舞士气.”刘玉玲皱眉道.

“呵呵.好.你是巾帼女英雄.我们都比不上你.”王一夫笑道.

“妈.你尽力而为.在不影响企业运转的基础上.借我一些.我一定会还的.”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唉.还什么还.只要你能有出息.妈什么也不图.”刘玉玲道.

“一定要还.”王宝玉固执道.

“哥.我不介意的.只要你照顾好企业元老就行.”王琳琳眨着眼睛道.

王宝玉明白妹妹说的是石临东.嘿嘿笑道:“放心吧.我对每个人都不错.”

“宝玉.我从流动资金里先给你三千万.你先用于融资.不够再跟妈要.”刘玉玲道.

“妈.谢谢你了.”王宝玉道.

“妈.顺便再给我换辆车呗.最好百万以上的.这样我上班就不会迟到.而且还安全.您老人家也放心不是.”王琳琳趁机也提出条件.

刘玉玲又好气又好笑.点了女儿一下额头.嗔怪道:“又刁又懒.还是自己去挣吧.”

“宝玉.政府这边我多帮你观察动静.要回了那四十亿.汪卓然可是牛叉的不行.别看他表面对你赞不绝口.遇到了事情.说不准还会翻脸.”王一夫道.

“王书记.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王宝玉不无谨慎的问道.

“汪书记的秘书乔伟业.前几天打了一份报告.说你居功自傲.转走了振良药业的五百万.还有那两亿建成的厂房.也存在问題.”王一夫道.

“这个兔崽子.还纠缠起來沒完沒了了.”王宝玉怒道.

“好在汪书记现在心情好.沒搭理他.但是.以后做事儿还是要小心.难保这小子不再往省里告.”王一夫道.

王宝玉又郁闷了.看來.自己的敌人还是有一些.逃跑的阚振良还在威胁自己.而这个因情生恨的乔伟业.同样要重视起來.

几天后.王宝玉的账户上又多了三千万.这让他的信心更足.再次召开了领导班子的讨论会.经过大家一致意见.公司的名字被确立了下來.就叫平川市春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随后.王宝玉兴冲冲的來了工商局找聂正良.聂正良却非常为难的告诉王宝玉.药业公司必须前置.有了药监局的批文.他们这里才敢批准成立.因此只是给了王宝玉一张核名通过的申请书.

药监局局长洪仁越.也就是洪立的父亲.王宝玉也很熟.他又去了药监局.洪仁越很认真的告诉王宝玉.国家对药厂的审查是极其严格的.必须要达到质量标准才能审批通过.而王宝玉的药厂建在哪儿还不知道.根本就不能批.

一连碰了两个钉子.王宝玉抓耳挠腮有点泄气.看起來办药厂的事情还真不能着急.批地盖厂房这一系列手续下來.沒个一年半载根本就不行.要是这样耗下去.再有几千万保底也不够用的啊.

王宝玉一时间愁眉不展.牙龈上火.钱啊.还是钱啊.自己头一次赚了十块钱.全家人都高兴了好几天.可如今几千万握在手里.心里仍然不踏实.如此巨大反差.改变的究竟是什么.

王宝玉还來不及感慨.咚咚咚传來敲门声.接着石临东走进來.上來就说道:“王总.我觉得有个现成的厂房.咱们可以直接拿过來用.”

“什么地方啊.”王宝玉问.

“就是振良药业的那个厂房.质量够好.面积也够大.”石临东道.

“不行.那可是花了两亿建成的.咱们沒有那么多钱.”王宝玉摆手道.

“嘿嘿.正是因为钱太多.所以才沒人要.所以.咱们完全可以花费低价从政府那里买过來.”石临东笑道.

“临东.你不了解政府的工作方式.他们宁可废弃.也不会贱卖.因为那样会涉及国有资产的流失.”王宝玉道.

“王总.咱们可以试一试.如果不行.再想别的办法.”石临东道.

“好吧.我跟阮市长商量一下.”王宝玉给了石临东一个面子.点头答应.却也心知这件事儿的可行度不高.

王宝玉打电话给阮市长.很客气的询问振良药业的厂房有何处理打算.阮焕新直言不讳道:“这个问題也确实很困扰.那里原本是良田.后來变成了厂房.留在那里沒用.又不能恢复成良田.政府这边也是两难.”

“我想买过來用.您能不能给开个绿灯啊.”王宝玉试量着问道.

“宝玉.你想干什么用啊.”阮焕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