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49 数以千亿

1949 数以千亿

“嘿嘿,剩下那两家也是这么想的。”石临东嘿嘿笑道。

看着石临东狡黠的笑容,王宝玉忽然一下子明白了,惊问道:“临东,这是你背后策划的。”

石临东点了点头,淡然道:“那几个大学生是我找的,风水师和历史学家也是我安排的,包括那些后续报道也是我找人发的。”

“临东,你胆子也太大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还不是跟王总学的啊。”

“不是,临东,赶快收手,不能再折腾了,你这是违法的知道吗。”王宝玉正色道。

“嗯,不过王哥你也不用担心,绝大部分的早期积累都要使点非常手段的。”石临东不以为然。

“可是,你把这里搞成了一块迷信中的凶地,即便我们争过來,影响也会很坏的。”王宝玉并不为石临东的计策叫好,反而忧虑道。

“王总,你放心,大不了等咱们拿來了那块地,我就再让那几个学生澄清事实,就说是一场恶作剧。”石临东道。

王宝玉微微点头,他又不解的问:“高斯科技为什么会退出啊。”

“这个很简单,他们想做手机产品的代加工,我找人给他们上面的委托商打了电话,说要以更低的价格接手加工业务,因此,高斯科技的加工项目暂时搁置,也就沒心思参加竞标了。”石临东道。

“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王宝玉心惊的问道。

“王总,这是商场竞争,就是你死我活,采取什么手段不重要,关键是要实现我们的目的。”石临东道。

“你怎么知道咱们将來的药厂就跟高斯科技一点交集都沒有。”王宝玉沉声问道。

“王哥,有交集又怎样,衡量两者关系好坏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有经济往來,关系再好都不如自己手头有钱。”石临东握紧拳头说道。

王宝玉一时无语,石临东说得沒错,可是,他总觉得如此这般做事儿,似乎跟他心中的道德标准有所不同,虽说和自己交往的这些老大哥都有彼此利用的成分,但或多或少里面都掺杂着些真挚的友情,否则怎么可能会走那么长远。

招标部门当然不会因为网络的谣传而停止招标项目的进行,招标会的当天,王宝玉带领石临东等人,來到了现场,宏达投资已经退出,唯一的竞标企业就是海顺地产。

这是一家新入驻平川市的房地产企业,老总裘骁争取这个项目,并不是想在那个偏僻的地方搞房地产开发,而是觉得拍卖的价格低廉,想要捡便宜。

冷清的拍卖现场,甚至都沒來媒体记者,招标局找來的拍卖师,先宣布了拍卖规则,随后,有气无力的开口道:“金源村厂房,底价五千万,开始竞拍。”

“五千万。”王宝玉举起了牌子。

“六千万。”裘骁也报出了价格,似乎志在必得。

“六千万,还有沒有加价的。”拍卖师问道。

这时,石临东凑了过去,在裘骁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顿时脸色大变。

“八千万。”这时,王宝玉倾囊而出的举牌道。

“他娘的,怎么还有这种事儿。”裘骁骂了一句,转头带着人走了。

“八千万,金源村厂房归王宝玉先生所有,请及时办理相关手续。”拍卖师一锤定音,伴随着程雪曼等人稀稀拉拉的掌声,拍卖会宣布结束。

前后不到十分钟,王宝玉就以八千万的价格拍下了厂房,一时间还有些沒反应过來,石临东有些埋怨道:“王总,价格加的太快了,六千一百万就能行。”

“临东,你又跟裘总说了什么。”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我跟他说,他准备开发的市西郊的楼盘,发生了群体事件,他本來就是捡巧的,当然就坐不住了。”石临东道。

王宝玉当真汗了一个,问:“这又是你安排的。”

“就几个人,这功夫恐怕已经走了。”石临东满不在意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能够夺下这个厂房,石临东功不可沒,晚上,王宝玉还是大宴群臣,喝庆功酒。

“宝玉,你真棒。”程雪曼溜须道。

“哎,临东说得对啊,我这价格确实加的有点快。”王宝玉头脑发热多出了两千万,这会心疼的要命。

“王总也不必自责,事后我也想了,其实政府的心理预期价格应该是一亿以上,六千万虽说可以拿下,但政府那边肯定说不过去,以后还得找补一些,八千万对于政府來说,还可以说得过去,可谓是一劳永逸。”石临东分析道。

“唉,万里长征,才刚走了第一步。”王宝玉叹气道,手里沒钱,心里沒底啊。

“王总,下一步还是要办执照,进行招商。”商博全冷静的建议道。

“我觉得应该采用分批融资的方式,这样才能让我们始终是最大股份的持有者。”石临东道。

“融资计划书我來写。”于敏道。

“各位,大家觉得我们第一笔的融资该是多少才好呢。”王宝玉问道。

“至少一个亿,用于前期的准备工作。”石临东道。

“一个亿,能好办吗。”王宝玉不无担心的说道。

“资金规模太小的话,只能给我们未來的经营增加麻烦。”石临东道。

“我同意石副总的说法。”商博全道。

“咱们的厂房是八千万拍过來的,人家投一个亿,那该占多少股份啊。”王宝玉问道。

“因为是早起准备阶段,我个人觉得,应该多让出一些來,百分之十吧。”石临东道。

“百分之十。”王宝玉又惊了一下,“谁会是这个大头呢。”

“能赚钱的股份才有真正意义,咱们的项目前景光明,投资方肯定能明白这个道理。”石临东自信的说道。

“那就先试试看吧。”王宝玉突然发觉自己对经商一窍不通。

“于律师帮忙出个融资方案,重点强调我们的春哥丸,一旦投放市场,将会产生数以千亿的利润,这样的话,投资人可能还会觉得捡了个大便宜。”石临东道。

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对这一切,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云里雾里看不明白,数以千亿,这也太能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