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63 药剂形式

1963 药剂形式

“王总,企业的原始积累时期,不能考虑那么多。”石临东低声说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觉得石临东的话有道理,当前企业确实需要这笔钱,反正也是打了收条,管它钱是从哪里來的呢,先开工再说!

企业内注入了资金,这让创业五人组信心满满,又商讨起下一步的企业行动,当然,首要的一条,就是春哥丸申请国药准字的问題,石临东还建议成立策划部,为将來春哥丸的上市做准备。

王宝玉便吩咐下去,让石临东去再租两个房间,一个给李美萱专用,还叮嘱任何人都不要轻易进去,另外一个房间,就做策划部,具体的人员招聘安排,由石临东來决定。

几天之后,李美萱來上班了,进驻到独立董事的房间里,为了尊重她,王宝玉将屋子所有的钥匙都给了她,又跟她说明了下一步的行动。

“呵呵,我就是一个闲职,具体的事情你安排就是。”李美萱一幅撒手掌柜的姿态。

“那好,公司的账目你有权随时监督。”王宝玉道。

“只要你不拿钱就养小蜜情人,别的事儿我不会干涉的。”李美萱道。

“美萱,你这么说是瞧不起我,我可是个正经人。”王宝玉道。

“正经人?还真沒看出來,晚上陪我,再给你一个亿。”李美萱半真半假的说道。

“嘿嘿,你不是说自己离婚分了一亿五千万吗?”王宝玉跟李美萱混熟了,随意的开起了玩笑。

“难道我离婚前就不能有点私房钱?再拿一个亿,沒有问題。”李美萱冲着王宝玉眨眨眼。

“我值那么多钱?”王宝玉故作惊讶的问道。

“动心了?”李美萱饶有兴致的问道。。

“面对如此美人,想不动心都难。只是,老祖宗说了,君子好色而不**,我能强忍住。”王宝玉打趣道。

“你难道就不想把我想成你那个熟悉的女人,重温旧日的时光?”李美萱继续问道。

“想,但你不是她。”王宝玉道。

“难道我比不上她?”李美萱到底是女人,脸上微露不悦之色。

“不能那么说,各有千秋。在我们国家有句话,逝者为大,咱们还是不要和离去的人相比较吧。”王宝玉说道。

“看來你对她用情很深嘛!”李美萱道。

“我亏欠她,今生都弥补不了了。”王宝玉脸色一阵黯然,又想起了白牡丹,想起了积雪的小树林,想起了白牡丹到死都沒听到他喊一声“萱萱”,王宝玉内心的遗憾无法用言语可以描述。

李美萱带着些不满离开了王宝玉的办公室,那幅吃醋的样子还真像是一个小情人,李美萱这幅样子被程雪曼看到了,让她感到了又一个威胁,确切的说,是有一个情敌。

“宝玉,她投资就投资,干嘛非要留在企业里呢?”程雪曼进屋嘟着嘴道。

“别跟着乱掺和,人家拿了那么大一笔钱,怎么可能不进企业看着钱呢!”王宝玉道。

“分了那么多的股份,还要这要那的,真是贪心。”程雪曼愤愤的说道。

“人家的要求也不过分。”

“可是她好像对你有想法,如果她得到了你,就等于得到了更高的股份,这笔投资就太值了。”程雪曼鄙夷的说道。

王宝玉听了很不舒坦,难道在她眼里,只对钱这么用心吗?“雪曼,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是了,我的事情我自有主意。”

“可是她就是动机不纯!”

“那也得看我对她什么心思,如果她真能走进我的心里,我赚的钱当然就是给她花的!”王宝玉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当然,创业五人组其他四个成员都是公司股东,但本质上还属于下属,否则王宝玉这话可是说过了。

程雪曼还想说什么,到底也沒说出口,这都是自找的,如今的王宝玉,已经彻底脱离了她的掌控,曾经的那个痴情男孩,已经不复存在了。这能怪谁?还是她自己好高骛远,沒有把握好而已。

就在程雪曼离开的时候,王宝玉又冷着脸吩咐道:“希望你以后对李美萱客气点,别跟人家脸色看。”

嗯,程雪曼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暗叹自己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在这个公司里,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司,要不是自己实在沒什么真本事出去混,否则才不会呆在这里!

虽然企业的第一笔融资到位,并不表示一切都可以高枕无忧,还有申请国药准字这种大事儿,这晚,王宝玉又接到了洪立的电话,王宝玉也正想找他有事相商,便立刻赶了过去。

“王哥,听说你成立了药业公司,祝贺你了。”洪立道。

“刚刚起步而已,你跟小月怎么样了?”王宝玉笑着反问道。

“进展还算顺利,她可真讨人喜欢,虽然说话粗鲁了点,但是心肠蛮好的。跟她在一起我特开心,最近笑的比之前二十多年都多。”洪立幸福的说道。

“喂,说话也含蓄着点啊,我这牙齿都快让你酸倒了。”王宝玉开玩笑道,接着又认真的说道:“言归正传,洪立,咱们兄弟不是外人,我正想有事儿求你。”

“王哥,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我能办的,一定不会推辞。”洪立满口应承道。

“实不相瞒,春哥药业生产的药品,是一种男性用药,我记得你的哥哥是个医学博士,想让他帮忙分析一下药性,考虑一下采用何种药剂形式更好。”王宝玉道。

王宝玉能这么想,说明他在考虑问題上成熟了不少,春哥丸固然效果好,但是那种中药的药丸,还是让人视觉上并不十分满意,而且,在服用上,也会有不少的麻烦。

“这事儿好办,我哥俩关系沒得说。王哥,你等会,我马上就跟他联系。”洪立满口答应道。

洪立进屋打了电话,沒过一会儿就兴奋的出來了,说道:“王哥,真是太巧了,正好我哥明天回來,有什么具体问題,你还是当面问他吧。”

“是吗?让他放心,该给多少钱我绝不含糊。”王宝玉道。

“那是小意思。”洪立摆手道,又说:“王哥,我正有一个建议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