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72 没系带子

1972 没系带子

一个韩国人,消息倒是满灵通的,居然知道代萌是市长秘书,王宝玉忙说道:“嘿嘿,一起去也无妨,人多了热闹嘛。”

“我也想去。”程雪曼推开房门说道,看來一直在偷听。

王宝玉一阵皱眉,不过李美萱倒是蛮热情的,说道:“好啊,宝玉最喜欢热闹。”

王宝玉只得咧嘴一笑。

“说好了啊,我可不花钱。”代萌不满的说道。

王宝玉刚想说我请,却被代萌扯了下胳膊,李美萱咯咯一笑,说道:“我请好了,大家都去。”

一男三女就这样下了楼,开车直奔至强健身中心,王宝玉想要先去吃饭,却遭到三女的反对,吃饱了肚子,健身就不会起作用,累够了再吃也不迟。

“这女人可真漂亮啊,啥关系。”王宝玉开车的时候,代萌还是忍不住凑到耳边问道。

“投资商,你可别胡寻思。”王宝玉小声道。

两个人的动作可谓非常亲昵,后座上传來了程雪曼剧烈的咳嗽声,代萌嘻嘻笑道:“后面这个的关系指定不正常,我可告诉你,少给我扯三挂俩的。”

“别胡说八道,我又不是你老公。”王宝玉道。

“将來一定是。”代萌自信的说道。

“宝玉,你那三个孩子还都好吧。”李美萱突然笑呵呵的问道。

代萌和程雪曼都惊了一个,什么孩子啊,还三个,王宝玉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开玩笑道:“小三已经能打酱油了,老大都会搞对象了。”

“哟,还真是早熟啊。”李美萱娇声道。

“时代进步了嘛,不是说了吗,要想感情好,要在幼儿园里找。”王宝玉信口胡咧咧,代萌和程雪曼这才知道是玩笑,一起跟着笑了起來。

健身中心很快就到了,里面的摆满各种健身器材,人却不是很多,代萌有会员卡,李美萱则推开王宝玉,主动付了钱,还给每人买了一套健身服。

大家换上衣服出來,好奇的各自寻找健身器材开始锻炼,代萌和程雪曼都换成了露着肚皮大腿的衣服,只有李美萱穿的很整齐。

起先,王宝玉也穿着长衫长裤,看见健身房的其他男人都一条短裤,自己反而显得很另类,索性也就脱了,也只穿着一条短裤上了跑步机。

看看周围的男人那发达的胸肌,王宝玉又是一阵汗颜,自己的胸脯平平,既不健,也不美,更沒有男子汉的气息,难怪那个叫做赵小贱的网友嘲笑自己咪咪小。

有人从自己身边走过,王宝玉冻得立刻抱住了膀子,真他娘的冷,还是赶紧跑跑吧,哪怕出出汗也行,跑啊跑,沒过几分钟,王宝玉就气喘嘘嘘,汗沒有下來,心脏却有要跳出來的架势。

看样子真应该加强体育锻炼了,自从当官后,出门就开车,整天坐办公室,身子虚的不得了。

代萌本來就喜欢运动,跑步倒也不吃力,程雪曼表现很差,拉了几下拉力器,就浑身是汗,跑到一边歇息去了。

李美萱躺在那里,一手一个哑铃,一上一下的交替举着,还不时向这边看,一幅很轻松的样子。

“她可真厉害啊,什么來头。”代萌惊问道。

“韩国人,离婚有个儿子,有钱人。”王宝玉道。

“难怪身材保持的这么好,亲哥哥,你可得好好赚钱,让我也过上有钱人的好日子。”代萌撒娇道。

“什么叫身材好,不就是瘦吗,以后你少吃点就出來了。”王宝玉无赖的说道。

“你懂个屁啊,健美跟瘦完全是两个概念,等我生了孩子,可要督促我健身,她,就是我的标准。”代萌认真的说道。

靠,八字还沒一撇呢,想到还真远,王宝玉一边跑一边喘着粗气道:“代萌,说句实话,我们做朋友不赖,真要是成为夫妻,我一定活不了太长时间。”

“为啥啊。”代萌不解的问道。

“一定会被你雷死。”王宝玉哈哈笑道,指了指代萌的短运动裤,原來,代萌沒系好带子,露出了里面半截白裤衩。

“坏蛋,怎么不早说。”代萌红着脸下了跑步机,到了一边去系裤子了。

就在这个空当,程雪曼及时补了空位,边跑边问王宝玉:“宝玉,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代吧。”

“是啊,怎么了。”王宝玉哼道。

“她不适合你。”程雪曼道。

“谁适合我啊。”王宝玉知道程雪曼的心思,故意问道。

“她好像脑子缺根筋。”程雪曼道。

“总比你这一肚子心眼好。”王宝玉甩了一把汗水道。

“去别的地方玩,这是我的地方。”代萌系好了裤子,过來不客气的对程雪曼说道。

“这里又沒写你的名字。”程雪曼脸一白,很尴尬。

“瞧你这么胖,胸这么大,生过几个孩子了。”代萌问道。

“我,我,我……”程雪曼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來,但是,她也清楚这位是市长秘书,得罪不起,只能气哼哼的离开了跑步机。

“呆子,说话咋这么横呢。”王宝玉停了跑步机,皱眉道。

“跟你眉來眼去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明天把她开除了。”代萌道。

“管好你自己得了。”王宝玉不屑道。

“她人品就是不行,刚才我跟她一块换得衣服,她都沒提醒我系好带子。”代萌愤愤的说道。

“不怪你自己马大哈,还说人家。”王宝玉不满代萌的嚣张气焰。

“喂,过來,你说你是不是看到我沒系好带子,故意等着看笑话。”代萌不服气的冲着程雪曼喊道。

这嗓门有点大,整个练身房的人都听见了,有好几个看见代萌出丑的小青年还满不在乎的吹起了口哨。

程雪曼自知理亏,气哼哼又去一边坐下,李美萱继续举着哑铃,嘴里还咯咯笑,仿佛看了一出滑稽剧。

王宝玉有些心疼,好歹程雪曼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女,因为自己一次次被当众奚落,还真是有点背。

唉,就在王宝玉刚刚离开跑步机,想要歇息片刻,顺便安慰一下可怜巴巴的程雪曼,只听一声传來巨响,临街的玻璃窗顷刻间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