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85 结婚魔咒

1985 结婚魔咒

刚发布了沒一会儿,评论区里就多了好多留言,纷纷关切的询问作者的病情,还有许多人慷慨解囊的打赏,祝愿抚尸女早日康复。

沒想到杜倩倩的小说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看起來似乎比饶安妮还牛叉,网络的出现,已经改变了太多现实的东西。

带着好奇,王宝玉壮着胆子看了起來,这是恐怖悬疑类的小说,大致内容讲得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一生离奇坎坷,后來中弹身亡,不过却是死而复生,居然还生了一个孩子。

中弹身亡的女人,说得不就是白牡丹吗,看來小说的灵感都是來源于生活经历,王宝玉有了些兴致,继续看下去,杜倩倩在小说里写到,那个孩子是带着怨气生的,将來一定会成为一个妖孽。

这个剧情将小说推到了一个**,看粉丝的评论就可以看出來,大家纷纷吐槽,说这个女人阴魂不散,势必会搅乱乾坤,还诅咒那个孩子该早日下十八层地狱。

热情高涨的粉丝还自发成了一个“阎王殿”,旨在呼吁作者能够把孩子写死,作者千万不可心慈手软,让这样的妖孽为祸众生。

嘿嘿,不就是小说嘛,读者反映干嘛那么大,大概还是杜倩倩的小说写得好,大家读的太投入,以致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小说还沒写完,自然不知道孩子的最终结果,但是,里面绘声绘色的恐怖场景描述,还是让王宝玉身上鸡皮疙瘩都起來了,抽了两支烟才平复了心情。

几天之后,王宝玉终于在杜倩倩的事件中缓过神來,企业的经营一刻也不能马虎,策划部的有关方案被石临东抱了进來,厚厚的一沓,里面详细列举了春哥丸未來的宣传推广模式。

王宝玉头大的简单翻了一遍,主要还是针对媒体做宣传,还有就是通过广播电台,短信等多种方式,进行大范围的全覆盖。

“临东,这事儿你就看着办吧。”王宝玉将资料推了回去,这会儿他觉得自己的手下幸好有石临东这种干将,否则,单单这些东西,就让把他烦死。

“王总,我打算先小范围的进行市场预热,你看这几个广告词,哪个更合适一些。”石临东将手里一直拿着的一本方案书递过來问道。

“你看着办就行。”王宝玉又推说道。

“这方面,我不如王总。”石临东难得谦虚了一次。

好吧,王宝玉很不情愿的接了过來,翻了翻,沒看几页,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春哥一出,男人夜夜踏上征途。”

“男人有烦恼,春哥來帮忙。”

“想让你的女人跪地求饶吗,快快请出春哥來。”

“春哥带领男人进入春天,带给女人深入的关怀,谁用谁知道。”

“让女人的尖叫喊破喉咙。”

“……”

“临东,这也太俗太夸张了吧。”王宝玉好半天才止住笑,问道。

“往往就是这些很俗的宣传语,才会让人记忆深刻,只是不知道哪个更好一些。”石临东认真道。

“我觉得这些词都够烂俗,可以轮流來嘛,常换常新,也可以分区域使用不同的广告语,看哪个效果更好一些。”王宝玉道。

因为是先期的预热,石临东只是拿出了五百万,在各大报纸的边边角角做起了广告,但效果却是很惊人的,了解春哥药业是王宝玉企业的朋友,纷纷打來了电话,虽然是褒贬不一,但无一都对未來产品的上市,充满了期待。

甚至还有几个王宝玉熟悉的老干部也來了电话,询问啥时候能吃上这种药,幻想期待着找回第二春。

曾经服用过春哥丸的朋友更是喜出望外,打电话不为别的,希望能先预定上百十颗,提前交点定金都成。

王宝玉自然不会现在就拿出所剩不多的春哥丸,却很佩服石临东这一招,只有吊足了市场的胃口,将來药品上市才能带來井喷式的销售业绩。

生意已经开始步入正轨,大家一扫往日的清闲,都开始忙碌了起來。

不过这时候人手就显得不够了,商博全和于敏都是专业人士,石临东未婚青年一个,肯定吆喝不出來,程雪曼更是别指望,就像是赵小贱说得那样,闷骚型的,最擅长的是欲拒还迎,犹抱琵琶半遮面,当然也不会出头露面做广告。

王宝玉的心中早就有了一个合适的人选,那就是鲁娇娇,她可是跟许健一起卖过假的壮-阳药,吹得是神乎其神,推销经验可是十分丰富,而且鲁娇娇还和以前的小姐妹都有联系,以后再招业务员的时候,可以用现成的。

于是王宝玉便试探着打电话跟徐彪商量,想把娇娇要回春哥药业工作。

徐彪用娇娇当秘书,原本就是看着王宝玉的面子,说实话娇娇对他也沒有太大的用途,听王宝玉这么一说,爽快的表示,立刻放人。

娇娇也想到王宝玉身边工作,办公室钥匙一交,马不停蹄的赶了过來。

石临东少了不认真的询问了一番,娇娇是对答如流,还特有自己的见解,石临东不断点头,觉得娇娇还不错,沒有阻拦,按照王宝玉的意图,让娇娇当上了策划部的经理,同时薪水翻了好几倍,娇娇乐得几乎合不拢嘴。

这天,王宝玉接到了代萌的电话,邀请他一起去看望狱中的刘建南。

“呆子你有病吧,要去你去,老子才不去。”王宝玉恼火的说道。

“亲哥哥,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你啊。”代萌拉着长腔撒娇道。

为了挽救这个陷入到结婚魔咒里的迷茫女青年,王宝玉还是答应一同前往。

在监狱的会客室里,王宝玉和代萌见到了刘建南,刘建南胖了不少,他身穿条格子的深色囚服,白白嫩嫩的一脸笑意,剃着光头闪闪发亮,看起來到有几分的滑稽的味道。

“哈哈,你们俩个终于肯來看我了。”刘建南大模大样的哈哈笑道。

“刘建南,都到这种程度了还这么高兴。”王宝玉很佩服刘建南,都到了这种程度,依旧是心宽体胖,心里素质还真是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