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97 是领导了

1997 是领导了

夏一达觉得王宝玉的口气不对,嗔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了。”

“嘿嘿,知道,就是做我的好媳妇。”王宝玉笑道。

“唉,照现在的情形,咱们的婚事也只能从简。”夏一达叹了口气。

“为什么,我可是合法的商人。”王宝玉问道。

“但我是部门领导,还是低调处理更好。”夏一达道。

“怎么个简单法。”

“能多简单就多简单。”

还真是沒自由,知道夏一达是为了仕途可以牺牲很多事情的,便转移了话題,问道:“乔伟业那小子最近老实了吧。”

“不只是老实,看起來还有些蔫吧,遇见我也沒个好脸。”夏一达道。

“这么沒心胸,这点他可不如人家刘树才。”

“跟你说正经话呢。”

“嘿嘿,逗你的,那是乔伟业知道自己下面不行了,真解气,不知哪位好心人帮我出了这口恶气。”王宝玉得意的嘿嘿直笑。

“我听说乔伟业好像在找省里的私人侦探,一定要查出來到底是谁打的他。”夏一达道。

“警察都找不到线索,私人侦探算个屁,随便,反正也跟我沒关系。”王宝玉不以为然道。

“真不是你干的。”

“当然。”

“那就好,我倒是希望他尽快查出真相,恢复你清白。”

“媳妇,别操心啦,我才不在乎。”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

酒菜很快就上齐了,王宝玉郑重其事的举杯祝贺夏一达高升,夏一达嗔怪王宝玉多礼,终究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毕竟代表着王宝玉的心里有她。

“宝玉,只顾着说我了,企业那边到底经营的怎么样了。”夏一达这才问道。

“正在进行第二期的融资,难度不小。”王宝玉摇头道。

“跟人家一下子要这么多钱,不能心急,一步一步來。”夏一达安慰道。

“药材基地的事儿也一直沒有落实,真是上火。”

“对了,乔业伟好像联系了一个省里的企业,搞什么绿色产品基地。”夏一达思忖道。

“金源村那个。”王宝玉惊道。

“好像是吧,说是投资十亿呢。”夏一达道。

“操,怎么又是这小子。”王宝玉心情郁闷道。

“怎么了。”

“我们的药材基地也是想用那块地的,沒想到又让这小子给搅和了,我看分明就是故意的。”王宝玉道。

“汪书记好像对这件事儿很满意,毕竟十亿不是小数。”夏一达道。

“汪书记也是的,吃一百个豆也不嫌腥,这种大额的投资,有几次是真的。”王宝玉道。

“领导的首要任务,自然是拉动地方经济生产总值的增长,这事儿不难理解。”夏一达一幅当官的口吻道。

“算了,不说他,太闹心了。”王宝玉厌烦的摆手。

“宝玉,什么时候娶我啊。”夏一达娇声问道。

“等第二期融资到位了,咱们就结婚。”王宝玉发自内心的说道。

“你那个儿子有消息吗。”夏一达问道,看起來她对这件事儿还是挺入心的。

“还是杳无音信,不过,我最近认了一个干儿子,两岁多,这小家伙真讨人喜欢,做事儿井井有条,彬彬有礼,很像国外的绅士。”王宝玉笑道。

夏一达脸上顿时不高兴了,责怪道:“宝玉,你怎么可以随便认儿子呢,将來还不是自找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你太多心了,孩子她妈可是个有钱人。”王宝玉道。

“你跟他妈也搅合在一起了,沒认个干媳妇什么的吧。”夏一达沒好气道。

“小夏,你误会了,孩子他妈是韩国人,春哥药业的第一个投资商,人家可是掏出了一个亿呢。”王宝玉道。

“才不管你那些闲事儿,宝玉,我现在可是领导了,你可别让人在后面嚼我的舌头根子。”夏一达给了王宝玉一个大白眼。

“谁敢说我媳妇啊,谁要是敢动我媳妇一根毫毛,我削了他,嘿嘿。”

“别嬉皮笑脸的,乔伟业纠缠了我这么长时间,你不也是连个屁也沒有。”夏一达出言不逊。

王宝玉有点不高兴:“我又不能天天在你身边陪着,光天化日,他还能做出什么举动啊。”

“哼,就是为你的不负责任找借口,我对你也不指望别的,少出花边新闻,别影响我的前途。”夏一达说道。

“不就是小主任嘛,算个屁领导,老子也不是沒当过官。”王宝玉恼了,讨厌夏一达这幅做派,不就是当官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容易聚在一起乐呵下,说起话來咄咄逼人,让人难以接受。

夏一达红着脸也不说话,两个人一时间沒了话題,王宝玉不愿意跟夏一达吵架,挤出个笑容说道:“小夏,咱们今晚都不回家了,一会儿我去开个房间怎么样。”

“我现在的身份,怎么能随便开房间呢。”夏一达道。

“啥身份啊,你是我媳妇,谁能说出别的來。”

“不是沒有结婚吗,一切都是变数。”

“那你随便吧。”王宝玉一脸不悦,摊手道。

夫妻之间沒有不吵架的,过了一会儿,夏一达叹了口气,柔声道:“宝玉,我也挺累的,你都不疼我。”

王宝玉心也软了,说道:“怎么不疼,天天都想你,就是沒时间。”

最讨厌男人说沒时间,夏一达心里嘟囔了一句,但还是沒有说出口,换了个笑脸:“晚上还是去我那里,我妈她今晚可能不回來。”

“烧烤城那么忙吗。”王宝玉问道。

“我爸有一个地方,她可能要去那里。”夏一达道。

孟海潮还真行啊,两个媳妇都养着,水平真高,但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翻船那是迟早的。

“好吧,今晚我们也好好开心一下。”王宝玉答应了下來。

吃过饭后,王宝玉驱车來到夏一达住处,一进屋,夏一达就扑进了王宝玉的怀里,樱唇主动的贴了上來。

王宝玉也是素了好长时间,心中欲-火旺盛,他也忘情的亲吻着夏一达,两个人就在沙发上滚在了一起,脱了衣服,**昂扬的大战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