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99 交换条件

1999 交换条件

“小夏,我对你是真心的……”

嘟嘟,还沒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王宝玉只好停止,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烦闷,男人也是贱,拥有的时候不在乎,一旦真的失去了,就开始不舍得了。

夏一达的事情只能暂时放下,而融资的事情同样一时间沒结果,一切仿佛都处在一种胶着状态。

吕云天虽然经常跟王宝玉一起吃晚饭,但是,这小子很狡猾,从不提关于这次融资的问題,王宝玉也曾试探的问他父亲的态度,他都一笑置之,迅速把话題扯到了别的地方。

王宝玉又试探着跟陆衡沟通,这家伙更狡猾,说什么药材基地是大事儿,是投资的先决条件之一,如果不落实,只怕是企业发展不起來,反而让投资打了水漂。

王宝玉倒是想和吕云天的父亲吕澜生联络下,但是人家财大气粗,至今连个联系方式都沒搞到。

不管融资是否成功,药材基地是必须要建设的,这是关系到企业长远发展的大事儿,只是,其他的地方不但存在运输的问題,还有一点同样重要,那就是土地租用的费用将大大提高。

王宝玉心急如焚,又考察了几处地方都不尽人意,而石临东最近始终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几次都找不见他,还以为他有了别的心思。

这天,石临东终于來到了王宝玉的办公室,略带些疲惫,但丝毫掩饰不住眼中犀利的光芒,并向王宝玉汇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总,经过我这一阶段的调查,终于搞清了是谁在打金源村那块地的主意。”石临东道。

“不用说也能猜到,肯定跟市领导有关系。”王宝玉道。

“省里的那家公司基本上是空壳,名叫裕昌集团,是乔伟业牵的线。”石临东道。

“金裕昌,怎么是这个狗日的家伙。”王宝玉惊了一个。

“他不足为虑,但最大的障碍却是市委书记汪卓然的儿子汪求真,他也参与了这件事儿。”石临东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事情很难办,汪求真这小子追求小月不成,还被自己揍过,要想让他放弃这块地,简直不可能。

“临东,咱们还是想别的地方吧,汪书记的儿子惹不起。”王宝玉泄气道。

“我已经找他谈过,他答应放弃那块地方了。”石临东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语出惊人。

“和谁谈过,。”

“汪求真。”

“什么办法搞定他的,少给他点钱也行。”王宝玉愣了一下,随即说道。

“哼,一分钱也不会给他,还得让他再吐回來一万零五百三十块钱。”石临东道。

怎么还有零有整的,王宝玉不无担忧的提醒道:“临东,他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威胁恐吓只能给咱们带來无穷的后患。”

“王总,对付这种人根本不用客气,他跟我是一个学校出來的,他手头那些所谓死党混混我也很清楚,经过我软硬兼施的调查,找到了汪求真的一个罪证。”石临东道。

“这小子曾经犯过罪吗。”王宝玉又惊了一个。

“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在您办老年活动中心期间,有一个老人被撞伤入院。”石临东问道。

“记得,老年活动中心就是因为这个才黄摊的。”王宝玉道,就在前段时间,法院还对此案进行了审理,于敏全权处理此事,赔了裴近峰一万块钱。

“撞伤老人的就是汪求真,而幕后主使则是乔伟业。”石临东冷声道。

“你有证据吗。”

“人证物证都有,而且汪书记也知道此事。”

“我操,这两个家伙还真是阴险啊。”王宝玉心惊了一个,也终于明白汪卓然为什么非要收回老年活动中心,肯定是想保护他的儿子,至于这一万多块钱,肯定就是石临东追讨的那一万赔款及利息。

王宝玉眉头紧锁,心情却很难平静,汪卓然书记说起來,也算是个合格的国家干部,但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却是他最大的绊脚石,这是普天下父母的通病,原來自己早已经和汪公子势如水火,也就是说和汪书记走向了对立,而乔伟业因为迷恋夏一达的缘故,与汪求真狼狈为奸,同时混淆汪卓然书记的视听,最终走到今天这种水火难容的地步。

“王总,沒跟您商量,我做了一个决定,还请您谅解。”石临东客气道。

“临东,你做事儿我放心。”

“我跟汪求真交换了一个条件,只要他放弃那块地,我就不去公安局举报他,肇事逃逸他是要负刑责的,他害怕了,到底答应了。”石临东道。

“但是汪求真那小子心术不正,得罪了他,怕是咱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王宝玉皱眉道。

“他和乔伟业都是狐假虎威,不就是有个汪书记做靠山吗。”石临东不屑的说道:“如果汪书记这棵大树倒掉……”

“隔墙有耳。”王宝玉连忙打断石临东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该佩服石临东的手腕狠辣,半晌之后,他只好点头道:“这件事儿既然这么处理了,就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

“嗯,王总这边过几天再跟阮市长联系一下,那块地咱们志在必得。”石临东信心满满的说道。

石临东走后,王宝玉沉默了好一阵子,不由得开始重新审视石临东这个自己未來的妹夫,石临东做事能力自然不用说,精明干练,对企业的经营也是有条不紊,步步为营。

但是,石临东的做事儿风格总让王宝玉有种不放心的感觉,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能说是六亲不认吧,也是翻脸无情,确实有些颠覆自己的思维模式,可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呢,有一点不容置疑,如果沒有石临东的这些毫不留情的手腕,企业就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而石临东所做一切,也都是在替王宝玉着想,忠心可鉴,其他的问題待日后去解决吧。

暂时不能想这么多,毕竟企业需要这样的人,王宝玉还是选择继续相信石临东,因为他相信无论到何时,石临东都不会背叛自己。

几天之后,王宝玉又给阮市长打去了电话,询问金源村土地的问題,阮市长笑着说:“小王,你的电话來得正好,省里的那家企业变卦退出了。”

“怎么不干了呢。”王宝玉明知故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