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09 能量分流

2009 能量分流

“那块小陨石重新积聚了能量,这回性能很稳定,我见到了死去的爹娘。”徐彪兴奋道。

“什么,你回到了过去。”王宝玉被这一消息惊得差点昏倒。

“沒有,不过我通过时光之门,我看到了一些过去的景象,爹娘还是那么年轻,还冲着我笑呢。”徐彪道。

“大哥,真的恭喜你了,你开创了人类科技史上的一个奇迹。”王宝玉稳了稳神,恭维道。

“还是不够让人满意,能量依旧有分流,不过,我想再过几年,应该就可以回到过去了,兄弟,大哥会带着你开疆拓土,统一世界。”徐彪豪气干云的说道。

“大哥,改变了历史,这里的人岂不是都要灰飞烟灭了。”王宝玉心惊的问道。

“所有人最终都要灰飞烟灭的,作为一个男儿,就要打造传奇,我们将开创更好的历史。”徐彪不以为然道。

“对了,你刚才那个分流是啥意思。”

“是吴博士这么说的,我也不太明白,大概就是这些能量不能完全被聚集,尤其现在这个阶段,实验虽然取得了重大突破,但还么有完全控制好。”徐彪道。

那就是自己身边这颗小陨石起到了分流作用,如此说來,只要是自己这颗和徐彪那颗不放在一起,那么实验就永远不会完美,王宝玉试探的又问道:“那个吴博士说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分流呢。”

“他说是有可能在地球上还会有同物质的外星陨石存在,不过我们已经致力研发探测仪,尽快将所有资源都找到,那样时光机就会真正起到作用。”徐彪兴奋的挂掉电话。

要不是当初徐彪被唐蔷薇蛊惑,和自己反目成仇,王宝玉是不会情急之下提供那颗小陨石的,如今后悔晚了,他这才真正的意识到,徐彪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危险分子,比黑手党更可怕若干倍,沒有哪个杀手会比改写历史的人更可怕。

上次他们做实验,自己的床挪动了好大一块,不知道这次家里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这里,王宝玉连忙给坚持要在家创作的李可人打去了电话,好大姐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直到听到李可人的声音,王宝玉才长舒了一口气,问道:“大姐,家里沒发生什么事儿吧。”

“呵呵,你还真会算卦,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儿。”李可人呵呵笑道。

“地震了。”王宝玉惊问道。

“沒有啊,不过也差不多,我开始就听见一阵声响,还以为是哪家搞装修,后來才确定那个声音是从你屋里传來的,过去一看,发现柜子莫名其妙的倒了,我一个人也扶不动,等你回來处理吧。”李可人道。

王宝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个小陨石也是个危险的东西,必须妥善处理才行。

吃晚饭的时候,贾正道一本正经的说道:“宝玉,经过我的掐算,那块神石不是凡物,应该是天上武曲星。”

王宝玉扑哧一声笑了出來,说道:“爹,别迷信了,科学早已证明,天上的石头很多,只是这块碰巧了掉下來而已。”

“咋能这么碰巧,还能发光,指不定是上天想让它回去呢。”贾正道继续说道。

“它能发光的原因,是能量场发生了变化,沒什么奇怪的。”王宝玉道。

“呵呵,沒想到宝玉对天文学还有研究呢。”李美萱打趣道。

“什么能量场不能两场的。”贾正道小声嘟囔了一句,但也觉得儿子好像说得挺专业。

“古人都讲究夜观天象,我作为一名术士,当然也得懂这些道理。”王宝玉喝了点小酒,沒边的吹嘘起來。

“爸爸真棒。”小光突然夸了一句,多多也拍着小巴掌,称赞道:“舅舅真棒。”

如花儿女,粉雕玉琢,王宝玉心里很是满足,又吹嘘道:“你们也都好好学习文化,将來也要像爸爸一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通人事。”

“你知道个屁。”钱美凤呵呵笑了起來,钱多多也有模有样的跟着学:“你知道个屁。”

小光也想跟着学,话刚出口,就被李美萱用眼神给制止住了,但他还是嘟囔出一个字,屁,说完快速跳到王宝玉怀里,捂住小脸,从指缝里看妈妈的表情。

晚饭过后,睡了一下午的王宝玉,邀请李美萱出去走走,两个人就沿着水库的堤坝,踩着软软的雪,走在漫天的星光里。

“宝玉,你家人都很好。”李美萱道。

“都是实在本分的乡下人,我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是从小被干爹干妈收养的,美凤是后來认的干闺女,和你一样,单身母亲,虽不同姓,但却比一个姓氏的都亲。”王宝玉解释道。

“美凤好像对你有意思哦。”李美萱笑道。

“哪有的事儿。”王宝玉连忙说道。

“嘻嘻,眼神躲闪,我猜得一定不会错。”李美萱道。

“美萱,乡下好玩吧。”王宝玉岔开话題,问道。

“嗯,这里是一片净土,让人忘了烦恼。”李美萱道,“宝玉,我在神石前许了两个愿望,你想不想知道。”

“我猜猜啊,第一个愿望,一定是希望春哥药业能融到资金。”王宝玉道。

“嘻嘻,你够聪明,难怪那么多人都栽在你的手里。”李美萱道。

“第二个愿望,应该跟小光有关吧。”王宝玉道,作为一名母亲,首要关注的一定是自己的孩子。

“是啊,我希望小光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即便有一天我死了,他也能拥有完美的人生,别像我,碌碌无为。”李美萱露出一丝的黯然之情。

“美萱,说实在的,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这么说话,老说什么死。”王宝玉道。

“宝玉,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死了,你会像是亲儿子一般的照顾小光吗。”李美萱停下了脚步,拉住王宝玉的手问道。

后面是漫天的雪景,眼前的李美萱眼光凄楚,那么的无助,王宝玉不禁想起了那晚的白牡丹,脑子一懵,神情陷入了恍惚,他一把将李美萱紧紧的搂在怀里,动静的说道:“萱萱,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