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12 秧歌队

2012 秧歌队

两个人正在探讨着所谓的企业经营理念,王宝玉的右眼皮却莫名其妙的跳了起來,而这时,钱美凤手机响了,是多多打來的。

“多多,听爷爷奶奶的话,别乱跑啊。”钱美凤叮嘱了一句,放了电话。

“怎么了。”王宝玉打听道。

“孩子们不睡觉,大家去神石广场看秧歌去了。”钱美凤道。

“这个点了,都还看啥秧歌啊。”王宝玉一阵心慌。

“平日都按时休息的,今天孩子们也该放松下。”

“不是不让他们去嘛。”

“大过年的,去看看热闹有什么关系,谁像你,回來除了睡觉就是闲逛。”钱美凤道。

“美凤,我必须马上过去看看。”王宝玉说道,起身就走。

“干什么去啊。”钱美凤拉住了王宝玉的胳膊。

“你就别管了,沒事儿我一会儿再回來。”王宝玉道,出门开上车,一路疾驰直奔神石广场而去。

大年三十的夜晚,人们并沒有在家守夜,却纷纷走出了家门,神石广场格外的热闹,堪称人山人海。

鞭炮声阵阵,各色烟火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王宝玉停下车,费力的挤进了人群,寻找家人的下落。

徐彪的实验一直在进行,神石村的大陨石就一直是个不稳定的因素,如果真的再像上次一样发生震动,伤着了孩子,那得后悔一辈子。

“多多。”“小光。”

王宝玉艰难的在人群中呼喊,可是谁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王宝玉又急又气,不一会儿便觉得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冷风一灌,透心的凉。

广场的正中,不知道哪里來了个秧歌队,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正随着秧歌乐曲在卖力的扭动着腰肢,戴着十二生肖头罩的舞者,穿插在其中,笨拙的动作,更是增添了不少群众的笑声。

孩子们大多高高的坐在家长肩膀之上,王宝玉一边喊着多多的名字,一边在人群中挤來挤去,春节又不是元宵节,就该吃饺子放烟花,干嘛來秧歌队啊,而且,他们为什么來神石村义务表演呢。

人们的喧哗声掩盖了王宝玉的呼喊,就在王宝玉來到女娲文化长廊的时候,扮演十二生肖的舞者,也开始穿行于长廊之中。

“我喜欢老虎。”

“老鼠。”

“笨啊,是老虎。”

两个孩子的对话声传入了王宝玉的耳朵,他顿时心头一喜,听出來正是多多和小光,就在他寻声靠过去的时候,那只扮演老虎的舞者,却停住了脚步。

“老虎,老虎,真威风。”多多拍着巴掌道。

那个扮演老虎的舞者躬下身來,想要去跟多多握手,王宝玉一步冲过去,随即挡在了多多的跟前,骂道:“滚远点。”

那名舞者稍稍怔了怔,随即,又扭动着身体走开了,王宝玉却敏感的发现,老虎的头上并沒有王字,应该是猫。

周围的老百姓听到都挺不满意,有几个嘴欠的还嘟嘟囔囔,“护孩子也沒这么种护法的。”

“现在的小青年屁事不懂。”

王宝玉才懒得搭理他们,弯腰将多多抱起來,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多多幸福的搂着王宝玉的脖子,小光看到,也伸着小胳膊嚷嚷:“我也要爸爸抱。”

“我是大姐大,学过孔融让梨吗。”多多搂着王宝玉的脖子不松手,小光满脸失望。

王宝玉连忙也费力的把小光也抱起來,一手一个,两个小家伙还挺沉的。

李美萱将小光接过去,问道:“宝玉,你不是陪美凤值班去吗,怎么也來了。”

王宝玉皱眉看看那些身着奇装异服的人群,催促道:“别多问了,快离开这里。”

“孩子们正看得开心呢。”林召娣拉着多多道。

“就是,神石村好久沒这么热闹过。”贾正道也说道。

“舅舅,我不回家,不回家。”多多蹬着小腿耍赖。

王宝玉脸一沉,喝道:“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揍你。”

舅舅从未跟自己急过眼,还守着小光挨骂,多多面上挂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转头让爷爷抱。

“爹,娘,听我的,赶紧离开这里,不是不让你们來凑热闹的吗。”王宝玉着急道。

“听宝玉的,我们回去吧。”李美萱皱了皱眉,似乎也觉得气氛不对,连忙紧紧的拉住了小光,一家人挤出了人群,上了车。

王宝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连忙发动车子向家里赶去,而与此同时,那十二生肖的舞者,也摘下了头盔,停止了跳舞,悄悄的离开了人群。

“宝玉,孩子们都很开心,干嘛一惊一乍的。”林召娣问道。

“爹,娘,别问了,赶紧回家。”王宝玉车子开得飞快,原本离别墅就不是非常远,车子很快就來到了别墅门前。

贾正道和林召娣各领着一个孩子先进了屋,王宝玉拉李美萱进屋,她却沒动,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说道:“宝玉,你进屋吧,他们來了。”

“谁來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你的仇家。”李美萱道。

“你这个女人果然厉害,我们这么小心的跟踪,还是被你发觉了。”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突然从一辆车的后面冒了出來。

汉子蒙着脸,他冲着后面招了招手,又有十多个蒙面汉子从后面冒了出來,加起來正好十二个,王宝玉顿时明白了,这应该就是那十二生肖。

“你们是谁。”王宝玉脱口问道。

“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猫。”领头的汉子挺着胸脯,报上了大名。

王宝玉的汗顿时就下來了,黑手党的第一号杀手,而且,对方又有这么多人,今天注定是难逃生天,王宝玉下意识的挡在了李美萱前面,好汉不吃眼前亏,敌众我寡,根本沒有任何的抗衡之力,于是放软了口气商量道:“老猫,你们不就是为了春哥丸的药方吗,我给你们,你们必须放过我的家人。”

“哈哈,我就说來硬的,偏偏阚振良那小子搞什么秧歌队,挟持孩子要药方的小把戏,那就快交出來吧。”老猫哈哈大笑,嚣张的不得了。

“想要药方,也要问问我答应不答应。”李美萱满不在乎的推开王宝玉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