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15 就是李美萱

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15 就是李美萱

“不……”王宝玉仰天大喊,终于放声哭了起來,随即,他便和死去的唐蔷薇一道,无力的歪倒在冰面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才从恍惚中醒过來,一身白衣胜雪的唐蔷薇,有着跟白牡丹一样的姿容,就在王宝玉惊喜的以为是白牡丹回归之时,却再一次离他而去。

王宝玉就这样跪在唐蔷薇的身边,不停的爱抚着那张熟悉的俏脸,小心的替她除去眼角结成冰的泪滴,还有嘴角的血迹。

新年來临了,辛苦劳作了一年的人们沉沉睡去,而王宝玉却异常的清醒,他终于站起身來,振作精神,摸出兜里的手机,打电话给一个人。

“宝玉,新年好啊。”范金强笑道,已经荣升为市政法委副书记的他,此刻的他正在富宁县跟老婆儿子过年。

“范大哥,你带人來神石村一趟吧,这里发生了命案。”王宝玉疲惫的说道。

“兄弟,你应该直接去找当地的公安局。”范金强犹豫道。

“还是你來吧,我有话跟你说。”王宝玉道。

“宝玉怎么了,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消停。”电话那头传來了叶连香的埋怨声。

“兄弟的事儿就是咱们的事儿,你在家看好孩子,我一会儿就回來。”范金强道。

作为堂堂的市政法委副书记,范金强当然可以调动富宁县的警力,一个小时后,喧闹的鞭炮声停息,人们进入了梦乡,而警笛声却响了起來,范金强带着一号警员,來到了神石村水库,找到了王宝玉。

当范金强的手电筒照在唐蔷薇脸上的时候,他也愣住了,不解的问道:“兄弟,白牡丹明明被我打死了,怎么在这里啊。”

“她不是白牡丹,是整容之后的唐蔷薇。”王宝玉苦笑道。

“什么,唐蔷薇。”范金强惊得差点跳起來,又问:“兄弟,你把她给杀了。”

“不是我,那边还躺着十二个黑手党分子呢。”王宝玉无力的指了指,范金强立刻让人向那边而去,惨烈的情形让人毛骨悚然。

“兄弟,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范金强问道。

王宝玉吸了一支烟,缓缓讲述了唐蔷薇如何整容为白牡丹,化身成为韩国投资商,來到自己身边,又是如何跟黑手党搏斗,将黑手党杀手们一举剿灭。

“难道期间你沒有发现任何异常吗,比如姿态,神情或者声音的语调等等。”范金强不解的问道。

“当局者迷,我想尽办法就是要把她留下,又怎么会去怀疑呢。”王宝玉无力的叹息道。

范金强点点头,说道:“唐蔷薇极度狡猾,除了面部整容,可能也做过声带手术,就是这女人就是不走正道,可惜了。”

“大哥,我的企业破产了,唐蔷薇给企业的投资是毒资,我配合政府的工作,全部上缴。”王宝玉丧气道,唐蔷薇投资的那一个亿,就是贩毒得來的赃款,那是要全部充公的。

范金强犹豫了片刻,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兄弟,这里沒有外人,听我一句,这个人不是唐蔷薇,是李美萱。”

“这么做能行吗。”王宝玉犹豫道。

“先让公安局去调查吧,也能给你一个喘气的机会。”范金强道,为了王宝玉这个铁哥们儿,他又一次动了私心。

“大哥,你这是犯错误。”王宝玉提醒道。

“唉,你不说沒人知道,先过了这一关再说。”范金强道。

为了不干扰当地百姓的生活,带來沒必要的恐慌,范金强还做出了一个决定,将这些尸体们连夜拉回了平川市,血迹也都尽量清除掉,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神石村水库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一切都宛如沒发生一样。

王宝玉扔掉了沾满唐蔷薇血迹的衣服,从车里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疲惫异常的回到了家里。

“宝玉,怎么一晚上都沒回來。”林召娣问道。

“哦,跟美萱去看烟花了,晚上就在村里住的。”王宝玉撒谎道。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林召娣还以为儿子和李美萱的感情有了突破,但是看着儿子一脸憔悴,又不放心的问道:“李姑娘不中意你。”

“娘,别问了。”王宝玉仰躺在沙发上,尽力控制自己的泪水。

“爸爸,妈妈怎么沒回來。”小光跑过來挽住了王宝玉的手,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鼻子一酸,足足过了半分钟,才恢复些情绪,柔声说道:“小光,听爸爸的,妈妈临时有事儿,回家去了。”

“小光沒有妈妈了吗。”小光问道。

“小光听话,妈妈会回來的,你先跟爸爸一起生活好不好。”王宝玉扭过头去,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嗯,小光很懂事儿的点头,王宝玉一把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这是他的儿子啊,和唐蔷薇的儿子。

“呦,咋说走就走啦,是不是咱家招待不周啊。”林召娣不安的问道。

“娘,要是不满意,人家还把孩子托付给咱啊。”

“小光他娘走得也太急了,啥事儿过了年再办。”贾正道出來说道。

“妈妈说,让我听爸爸的话。”小光说道,看來李美萱知道自己必死,早就给儿子交代好了一切。

王宝玉无法面对孩子纯洁的眼睛,他转过头,说道:“爹,娘,我正想跟你们商量,先让小光在这里住些日子吧。”

“那当然好啊,这孩子真讨人稀罕。”林召娣立刻答应了下來,多多也拍着巴掌道:“小光,以后要听姐姐的话。”

“是,大姐大。”小光点头,显得很乖巧。

“宝玉,先吃点饺子吧。”林召娣张罗道。

“我不饿,娘,我先上去躺一会,有点累。”王宝玉抬起沉重的步法來到卧室,一头栽在**,汹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淌,恨不得放声痛哭。

这时传來上楼的声音,王宝玉连忙擦去泪水,装作无事的摆弄起手机。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钱美凤气哼哼的走了进來,很不满的说道:“宝玉,昨晚跑哪去了,害我自己守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