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17 还有钱吗

第四卷 虎落平川 2017 还有钱吗

唐蔷薇并不喜欢白牡丹这张脸,甚至可以称作厌恶至极,要不是迫于无奈,也不会出此下策。

所以,她便迁怒于杜倩倩,但即便如此,也不至于下死手,杜倩倩遭难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小说,写了关于孩子的问題,小光无疑是唐蔷薇最重要的精神支柱,为了小光她宁愿整容,又怎么可能让杜倩倩如此的诋毁自己的孩子呢。

倩倩也真是可怜,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见到死而复生的白牡丹,更不该把它深入加工,写到了小说里,因此,无缘无故的卷入了这场风波之中,还付出了如此悲惨的代价。

不管如何,杜倩倩的伤都是因自己而起,王宝玉早就下定了决心,此生极可能多的去补偿她,直到她真正的拥有自己的幸福。

王宝玉稳了稳神,还是将这个文档彻底删除了,人已经死了,再去追究这些事儿,显然无益处。

电脑里除了工作文件,便是小光的各种写真以及各类戏曲音频视频资料,再沒有其他有用的价值。

关了电脑后,他拿走了唐蔷薇的心理学书籍和那几张戏曲光盘,算是留作一个永久的纪念吧。

不出所料,市公安局在安顿好这一堆尸体们之后,开始对这名叫李美萱的韩国商人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调查,王宝玉按照范金强的意思,装出一切都未知的样子。

市公安局又联系了韩国警方,确定是有一个叫做李美萱的韩籍女子來到了中国,其人加入韩国籍的时间并不长,先前是某个小岛的国籍,这一点王宝玉真的很佩服唐蔷薇,真不知道她花了多少钱,才将这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

警方还在李美萱的住处,找到了李美萱留下的一份遗嘱,上面写着死后的一切遗产,都留给儿子小光,还指定王宝玉就是儿子李小光的监护人。

靠,上面居然还有王宝玉的签字,显然是伪造的签名,王宝玉借坡下驴的承认是自己跟李美萱签订的,舅舅是公安局局长,也沒人细究这件事儿。

由公安局指定的律师,整理了李美萱的遗产名单,刚过正月十五,律师找到了王宝玉,把遗产清单交给了他。

王宝玉一看,当真吓了一跳,李美萱的名下,除了一千万的现金之外,还有一栋别墅,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买下的。

别墅的地址正是幸福街68号,怎么看着如此的眼熟,想了半天,王宝玉一拍大腿想起來了,这不就是由千科的别墅嘛,当年买给『毛』梦琪住的,养了两条藏獒,自己还去过两次。

签完这些手续后,王宝玉拿起电话打给由千科,不解的问道:“大哥,你那个别墅卖了。”

“别提了,你嫂子看着别扭,原价就卖给了一个韩国人,唉,这娘们儿根本治不住,你大哥我算是彻底栽了。”由千科不停的叹气。

“大哥,企业经营的怎么样啊。”王宝玉岔开话題问。

“还能咋样,我现在什么都听她的,就是一个木偶,白天晚上的伺候她,一个招待不周,就一脚踢下床,惨啊。”由千科继续叹气。

“大哥,难得浮生半日闲啊,有嫂子支撑着企业,你就能躺在家里享清福喽。”王宝玉调侃道。

“哎呦喂兄弟,你是不了解大哥这个人,闲不住啊,以前忙得时候,身体一点『毛』病沒有,现在一闲,血压高了,心率快了,全身查出來好几个『毛』病,我就怀疑这是在家郁闷出來的。”由千科不平的说道。

姚黎霞居然霸道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王宝玉懒得参与他们的家事,安慰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唉,说到底,唐蔷薇也算是自己的媳『妇』,王宝玉并非无情之人,但是,一想到她犯下的种种罪行,又心疼不起來。

王宝玉用超强的忍耐力,沒有去看唐蔷薇最后一面,但他还是照着唐蔷薇生前的意思,将她的骨灰埋葬在金源村的那座小山之下,这是她生前就选好了的,既然她喜欢,沒事儿的时候,也可以看看周围的风景。

勇斗黑手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毒贩子唐蔷薇生前是通缉的对象,而死后化身成李美萱,却受到了极大的赞誉,如果不是王宝玉拦着,要求低调处理,市公安局甚至想把她追认为烈士。

唐蔷薇活着的时候清高自负,总以为能看透人的灵魂,随便就可以揭去带在人脸上的各种面具,可是她千算万算,沒有算到自己临终竟然是带着别人的面具。

程雪曼平日和李美萱走得很近,好得跟姐妹似的,但是听说了李美萱的死讯之后,吓得连她的屋门都不敢经过,甚至不肯去屋里收拾东西,可见她平日待李美萱并非真心,当然李美萱,也就是唐蔷薇,也一直都是在利用她而已。

总有人问术士,自己未來的命运如何,答案无非是好,或者不好,而好与不好之间的界限就看你自己如何去判断。

闹腾腾的一段经历终于尘埃落定,白牡丹、李美萱和唐蔷薇,这个三者合一的人物,终将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是的,每个人都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却最终什么都留不下,唯有时光的车轮一直向前,永不停息。

一晃正月份就过去了,春哥『药』业的融资计划依旧处在胶着状态,现实的困境让王宝玉一筹莫展,原本那些有投资意向的公司,也因为发生了陆衡惨死的事件,沒了音信。

吕澜生陪父母过了个新年,也返回了澳洲,并未提及投资事宜,至此,全澳投资的事情彻底宣告失败,程雪曼不免经常嘟囔,说是错过了好机会,都是石临东的错。

自然沒人听她说什么,石临东找到了王宝玉,说准备再打几期广告,融资的事情还要继续下去。

“企业还有钱吗。”王宝玉问道。

“还有一千万吧,王总,现在的情形,必须破釜沉舟的试一试。”石临东道。

“是不是咱们的融资计划有问題啊。”王宝玉不免狐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