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21 发妻

2021 发妻

“不隐瞒的说,你们这里的养殖技术还算是可以,春哥药业看中的也只是这一点,否则是不会收购的,我们的意图有三点,第一,收购林蛙养殖基地后,将其扩大规模,只在这么个小山沟里,不可能实现更大的发展;第二,由你们有经验的人员,负责春哥药业药材基地的管理维护,如果不是熟人,我们还不放心;第三,春哥药业必将有更广泛的销售渠道,届时让你们的林蛙系列产品,拥有更多的市场占有率,实行双赢。”石临东有条不紊的说道。

“石副总,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进城吗。”晴晴略带兴奋的问道。

“是这个意思,这里既然已经走上了正轨,有个人管理就行。”石临东点头道。

“韩涛,我早就想进城了,这山沟里太闷,你不是总说要从城里给我买房子嘛,咱不去城里,怎么能住得上呢。”晴晴道。

“这件事儿我觉得可行,养殖基地已经成了规模,时常回來看看就行。”韩涛也终于松了口,人往高处走,年纪轻轻的,谁愿意在山上待一辈子。

韩涛答应了,蒋春林虽然不甘心,但韩涛和王宝玉的股份加起來,早就超过了他,怕是这功夫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初沒有单独控股了。

“老蒋,别整这死出,我们不是來夺走林蛙基地的。”王宝玉鄙夷的看了蒋春林一眼。

“老弟,你要拿走,老哥我也说不出什么來。”蒋春林依旧眉头紧锁,带着些哭腔。

“哎,大哥,你这是啥意思啊,不是我非得要控股,我这也不是为了咱们养殖基地好吗,将來利润翻上几番,不比你这点股份强的多。”王宝玉安慰道。

“嗯,我明白,我不在乎。”蒋春林有气无力的说着,其实基层百姓的想法很简单,足够吃喝就好,何必再去赚那么多。

王宝玉很是无奈,恨不得上前揍他两拳,小声对石临东说道:“临东,都是熟人,要不还这样吧,让他们帮着管理一下药材基地,咱们给工资,养殖基地和咱的春哥丸关系不大,不要也罢。”

“王总,听我一句,股份很重要,否则以后会出乱子的,如果他们不答应,咱们可以不收购。”石临东坚持道。

王宝玉心知石临东是为了自己好,也就沒坚持自己的想法,他拍着有些沮丧的蒋春林道:“蒋大哥,兄弟的为人你很清楚,这次虽然收购了基地,但是,林蛙基地的总经理还是你來担任,具体的经营,春哥药业不会过多干涉的。”

“兄弟,那真就谢谢你了。”蒋春林连忙拱手,毕竟当官习惯了,他刚才更多的担心,是怕王宝玉收购了企业,免了他的职务。

“大哥,不是兄弟我说你,想当初你也是有闯劲的人,要不能辞掉派出所所长的职务來干这个,哦,开辆破二手车就觉得牛逼了,就满足了,跟着兄弟到市里看看吧,看看啥才叫好日子。”王宝玉又说道。

“嘿嘿,那敢情想啊,兄弟,二话沒有,以后一切都听你的。”蒋春林高兴的又举起了杯子。

石临东虽然不赞同王宝玉的说法,但也沒再说什么,一切敲定完毕,一伙人又去找到了钢蛋,毕竟当初那个股东的名字是他,随后一同赶往柳河镇工商所。

不知道多久沒來柳河镇了,这里曾经是王宝玉生活过的地方,但是,在如今的王宝玉看來,这里的一切无疑都透着经济落后的贫穷气息。

在工商所办完变更手续后,一伙人就此分开,蒋春林等人回去安排具体事情,准备进城,神石村的林蛙基地就暂时由胡铁花管理,蒋春林和胡铁花免不了一阵依依不舍。

钢蛋工厂那边很忙,也随即离开,王宝玉则带着石临东,去拜访一位熟人,正是已经升任为柳河镇党委书记的迟立财。

“宝玉,你怎么來了。”书记办公室里,迟立财一脸惊喜的问道。

“來柳河镇办点事儿,随便來看看你。”王宝玉道。

“宝玉,你现在可是大发了,是咱们柳河镇的光荣。”迟立财煽情道。

“当初我可是差点被开除了。”王宝玉笑道。

“但你已经今非昔比,宝玉,发达了可别忘了支持一下咱们镇的经济发展啊。”迟立财开玩笑道。

“嘿嘿,迟叔在这里当头,我当然要支持了,说起來,迟叔还是我的第一个贵人呢。”王宝玉嘿嘿笑道。

“不当讲,我也沒帮过你什么。”迟立财客气道。

天色不早,迟立财招呼王宝玉二人來到了镇政府对面的兴隆饭店,还是翠花老板娘在经营,多年不见,这个女人又胖了不少,眼角多了不少的鱼尾纹,但皮肤还是那么白净。

“迟叔,还跟她勾搭呢。”王宝玉小声的开玩笑道。

“我这年纪也不小了,说起來也就是个伴而已。”迟立财讪笑道。

“那翠苹婶子不反对啊。”王宝玉打听道。

“唉,你婶子她,前几天刚沒了。”迟立财黯然道。

“怎么回事儿啊。”王宝玉惊问道,怎么这么突然啊,全家人都搬到了神石村,自己当人更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过年时神石村那块神石又发光,她犯了迷糊,非要去拜,我本意不想让她去,后來觉得又不是信啥邪教,不就是块石头嘛,也就由着她去了,结果回來之后就开始胡言乱语,也查不出什么病來,前一段半夜睡着睡着就沒了,走的倒是沒遭罪。”迟立财伤感道。

王宝玉不禁一声叹息,感叹世事无常,沒想到当年跟他抢鸡腿的李翠苹,竟然这么早就撒手人寰了。

“迟叔,你可要节哀啊。”

“哎,说起來我们老两口吵了一辈子,有时候我真生气,是真烦她,只是人一走了吧,这心里突然就空落了很多,不是谁可以弥补的。”迟立财对已故发妻真情流露。

王宝玉叹了口气,知道迟立财说得是翠花,男人都这样,不管和自己媳妇如何吵闹,妻子的地位不是别人可以随意撼动的。

“迟叔,咋拜了神石后就疯了呢。”王宝玉狐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