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24 经济风云人物

2024 经济风云人物

來的人正是记者濮玫,老二也大了,送进了托儿所,濮玫恢复了原來风姿绰约的美妇形象,金边的眼镜更是增添了不少的知性美。

“王总,恭喜你事业蓬勃发展,春哥丸可谓家喻户晓。”濮玫笑道。

石临东知趣的退了出去,王宝玉客气的招呼濮玫坐下,问道:“濮姐,咋有空來平川了。”

“我受报社的委托,特意來给你做一期人物专访。”濮玫道。

“哦,是來给我宣传的,荣幸之至。”王宝玉道。

“报社搞了一期全国经济风云人物的专访,你也在其中。”濮玫道。

“嘿嘿,我这种小企业,怎么能跟那些大企业相比呢。”王宝玉客气道。

“老弟,照你们现在的发展速度,很快就能成为国内一流的大企业。”

“借您吉言,对了,采访是不是需要些费用啊。”

“嗯,实不相瞒,这种访谈是有些费用,老弟千万支持一下。”濮玫道。

“多少钱。”

“十万吧,不过足足有半个版块,如今报社已经是企业化经营,不赚钱也是沒法生存,这种访谈效果很好,一定不会让你白掏的,姐也不是那种厚脸皮的推销员,如果不好,姐还不会來呢。”濮玫如此解释道,大概是怕王宝玉多想。

十万算不了什么,等于多拿些广告费用,同时也等于帮了濮玫一个忙,王宝玉立刻拍板答应,濮玫先是给王宝玉拍了一张衣冠楚楚一丝不苟的工作照,然后掏出本子,开始了采访。

王宝玉是有啥说啥,他相信濮玫能够提炼出重点和精髓,濮玫认真的记录着,足足用了两个小时,这次的采访才终于结束。

晚上,王宝玉又在北国大酒店安排濮玫吃饭,濮玫对于王宝玉的配合感觉非常高兴,算是沒有白交这个朋友。

“宝玉,还有沒有好的新闻线索,多提供一些。”酒桌上,濮玫说道。

“咱们就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嘿嘿,除了我醒目一些,别人都不值一提。”王宝玉大言不惭的说道。

“咱们这里可是发生了黑手党大案,我那时候就想來采访,可惜社里说事情敏感,沒有同意。”濮玫道。

“那件事儿确实敏感,至今还有一个叫做阚振良的黑手党二级头目在逃。”王宝玉道。

“哦,阚振良的名气可是不小,怪不得最近沒出來了。”濮玫如有所悟的说道。

“这件事儿大姐知道算了,就别出去张扬了。”王宝玉提醒道。

“我懂,作为一个名媒体人,当然要跟着国家的安排,主要是让老二缠弄的,一直沒有出成绩,再过几年,年纪一大,就怕让那些小年轻的给顶下去。”王宝玉不是外人,濮玫说话也直接。

新闻不一定非得追着那些热点去写,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是宣扬主旋律嘛,这时,王宝玉忽然想起了李可人,这位好大姐对自己可谓是恩重如山,如今濮玫來了,那就不如借机宣传一下李可人的画,说不准就能有意外的收获。

“濮姐,我有一个好大姐是一名画家,咱们报纸能不能帮忙炒作一下,名头不算小,多少钱都行。”王宝玉试探的问道。

濮玫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宝玉,现在的艺术家都挂着什么国家啊国际艺术家的头衔,全世界的开画展,和各界名流合影拍照,姐见得多了,沒几个有真才实学。”

“濮姐,我这个大姐可和他们不一样,科班出身,还是名门之后,京城很多领导人都很喜欢她的画。”王宝玉暗示了一句。

“那好吧,虽然我们报纸以报道经济为主,但这件事儿不是不能做。”濮玫答应道。

“那晚上就去我家。”王宝玉随口道。

濮玫脸上掠过一丝的红霞,显然是理解错了,她有些害羞的说道:“去你家方便吗,不行就在酒店吧。”

“嘿嘿,我的那位艺术家好大姐就跟我一起住,想让你去家里采访一下。”王宝玉尴尬的嘿嘿笑道。

濮玫有些失望,随即嗔道:“你居然还金屋藏娇。”

“我跟那位大姐,绝对是清如水明如镜。”王宝玉连忙解释,如果换做别人,敢如此说他和李可人的关系,这功夫怕是他已经生气了。

“呵呵,好吧。”濮玫笑呵呵的答应了。

两个人吃完饭,直接驱车回到了别墅,李可人正在逗小光玩,自从小光回來之后,这位大姐的精神状态就格外得好,小光也在李可人的暗示下,叫起了干妈,王宝玉也不在乎,儿子沒了亲妈,越多人疼越好。

一听见动静,小光就冲出來让王宝玉抱,看见爸爸身后还有个阿姨,咧嘴笑道:“又一个漂亮阿姨。”

“哟,真是个好孩子,嘴巴可真甜,比我小儿子强,我儿子跟他爸一样,是个闷葫芦。”濮玫也是个母亲,高兴的抱过來小光,在小脸上亲了亲。

“闷葫芦是什么呢。”小光好奇的问道。

“就是沒有嘴巴,不爱说话。”

“沒嘴巴就是不能说话。”小光觉得濮玫语法有错误。

濮玫忍不住咯咯笑了,说道:“这孩子很严谨啊,将來文采一定错不了,谁家的孩子啊。”

“我儿子,小光。”王宝玉道。

“真的假的啊,看哪里都不像你。”濮玫开玩笑道。

“小光,我是谁。”王宝玉问道。

“爸爸。”

“行啊,几年不见有儿子了,跟上次那个女孩结婚了,怎么也不给姐下个喜帖。”濮玫埋怨道。

“嘿嘿,还沒结婚呢,其实是干儿子。”王宝玉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如此说道,同时,他也明白,濮玫说的女孩子,就是夏一达。

唉,又是很久沒见夏一达了,偶尔打个电话,聊天从來沒有超过半分钟,每次王宝玉想邀夏一达出來,她总是冷声推说自己很忙,由此看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彻底的冷淡了。

王宝玉暗自叹了口气,领着濮玫进屋,见到李可人,介绍道:“大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來自京城的大记者,濮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