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27 研讨会

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27 研讨会

王宝玉点头称是,又说:“我怕他不买我的账,您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唉,你可真够烦的。”李专员道。

王宝玉说了自己的想法,李专员起初不答应,说国安人员不是干这个的,架不住王宝玉一再哀求,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并警告他,下不为例。

嘿嘿,下次再说下次的,先把这次搞定再说。

回到家里后,王宝玉跟李可人说了去京城开研讨会的事情,李可人正闹心,不同意,说那是形式主义,根本沒用。

“大姐,你就听我这一次,不能总让你这个背黑锅,再说了,欧阳局长都不高兴了,我压力很大。”王宝玉恳求道。

“我自己的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人家又不是骂他。”李可人并不买账。

“嘿嘿,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是他确实因为你的事情恼火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李可人叹了口气,还是答应了下來,心里却在琢磨,这个欧阳局长跟自己的母亲甄培艺,关系还真是说不清楚,自己的父母可是模范恩爱夫妻,怎么现在又冒出來个欧阳局长,真是让人堵心。

通过跟濮玫联系,最终确定了开研讨会的事情,位置就选在京城最大的博艺珍品艺术馆,光是一天的会场费就是十万,既然如此,王宝玉就让李可人带上几幅画,如果能顺便赚点钱,那就是一举两得。

濮玫代为邀请了芮进,沒想到此人竟然一口答应了,当濮玫把这一消息告诉王宝玉的时候,王宝玉丝毫不感到惊喜,反而压力更大,他心里明镜似的,芮进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肯定是憋着一肚子坏水,想要当众攻击李可人,这点不可不防。

因为此行事情纷杂,王宝玉沒有带儿子小光一起去,而是将他托给王莅老夫妻帮忙照看,两位老人本來也沒事儿,自然乐得不得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姐弟二人整装启程,在夜色降临之时,再次踏上了京城的土地。

这一次是濮玫亲自來接的,将二人安排在举办研讨会附近的一处高档宾馆里,李专员派人來送给王宝玉一个信封,王宝玉看了一眼后,嘿嘿一阵冷笑,小心的放进了包里。

三个人就在宾馆的餐厅包房里吃了饭,李可人依旧是精神头不高,对于明天的研讨会,她实在是心里沒底,尤其是听说芮进也來参加,更是多了一份担忧。

“李老师,宝玉,媒体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京城知名媒体悉数到场。”濮玫道。

“濮姐,多谢你帮忙,这笔钱你看着安排吧。”王宝玉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里面装着百万的现金。

濮玫十分欣赏王宝玉的大气,满怀信心的说:“你们不用担心,这些媒体记者跟我的关系都很好,一定会向着我们说话的。”

“只要再不烧画就行了。”李可人颓废道。

“大姐,你尽管放心,明天管保能为你正名。”王宝玉信心满满道。

“芮进这个人要小心。”濮玫忍不住提醒道,“宝玉,你为什么要他过來啊。”

“哼,我还就怕他不來。”王宝玉哼了一声。

濮玫走后,李可人还是担忧的说道:“小孩,要不明天我就不去会场了,我这心里不踏实。”

“大姐,你都已经來了,怕什么,一切有弟弟给你撑着呢。”王宝玉拍胸脯道。

“可是我也是五十岁的年纪了,可跟他们丢不起这脸。”

“大姐,咱沒有啥好丢人的,是他们枉做小人。”

“唉,都说艺术家是个流芳后世的职业,大概还是我太心急。”李可人叹气道。

“好姐姐,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像你这样的出色艺术家不能出人头地,简直就是天理不容嘛。”王宝玉搂着李可人的肩膀道。

“我真是出色的艺术家。”李可人高兴的问道。

“那是当然,在弟弟眼里,谁的画也不如大姐画得好。”王宝玉继续安慰道。

“嘻嘻,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李可人终于笑了起來。

姐弟二人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直接赶赴博艺珍品艺术馆,开办研讨会的圆桌会议室里,濮玫等媒体记者们已经提前到场。

李可人虽然手脚冰凉,但是这种场合还是不露怯的,挺胸抬头的走了进去,李可人长相俊美,气度不俗,加上偏爱雍容华贵的装扮,一亮相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记者们一看话題女主角來了,纷纷过來给李可人拍照,甚至还有不少來合影或者要签名的,这多少让李可人感觉到了点欣慰。

圆桌上摆着鲜花,娇艳欲滴,正对着的条幅红布白字写着“李可人大师艺术研讨会”,茶具都是古色古香,看來会议主办方倒是下了不小的功夫。

“宝玉,我还是紧张,你摸摸我的手,全是冷汗。”李可人诚实道。

“大姐,都來了,就不能临场退缩,否则那些人会笑话死咱。”

“哼,都怪你。”李可人带着哭腔埋怨道。

“嘿嘿,大姐要打要骂,咱回家再说。”王宝玉无奈的安慰她。

王宝玉和李可人刚刚坐下沒多大一会儿,一个身穿红色唐装的老者就缓步走了进來,半长的灰白头发,油光铮亮的圆脸上全是笑意。

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人正是赫赫有名的艺术家芮进,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一看那几个人奇装异服的打扮,就知道也是艺术家。

记者们立刻围了过去,镜头闪个不停,芮进看似和气的跟他们挥手,但是从那高高扬起的下巴就可以看出,此人相当狂妄,俨然这个研讨会就是为他举办的。

王宝玉看他那出就來气,使劲咬着牙关,尽量保持着微笑,沒有发作出來,李可人是个性情中人,晴雨表都在脸上写着,此时是暴雨前的阴天,好像下一刻就要爆发似的。

王宝玉实在是不放心,一再小声叮嘱李可人千万别乱动,深呼吸,保持平静,敌不动,我也不动。

李可人深深吐出了一口气,沒有发作出來。

“芮大师,听说您的那幅海棠春色,已经拍出了八百万的价格,成为当代艺术家中最贵的作品。”一位记者上前采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