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36 叶好龙

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36 叶好龙

一队队的人举着各自的国旗入场,这场面倒是很像举办奥运会,王宝玉看着很热闹,不过,这么多的国家來参会,却沒见一个外国人,还真是让人无语。

所谓代表团的人都在前排落座,王宝玉更后悔來参加这个破会,根本不想付正礼说得那样,自己在这里就是不值一提嘛。

入场仪式结束后,來自平川大学的的一名老教授,先做了演讲,讲了易经文化是如何的古老,如何指导人的生活工作,王宝玉觉得他讲的还行,至少有些可取之处,便认真的听了起來。

不过其他人听得很是无聊,不断打哈哈,老教授讲起这些正理,那是滔滔不绝,过了十五分钟还沒有停下的意思,主持人干脆找了个借口打断他的演讲,台下给了他一片掌声完事儿。

接下來轮到一位身穿蓝色棉袄的秃顶老头讲话,此人一出口,就把王宝玉吓了一跳。

“在座的各位,你们的前三辈子后三辈子,我都一清二楚,你们早上吃的什么,晚上要吃什么,我只要掐指一算,都在掌握之中。”秃顶老头唾沫横飞的说道。

真能吹牛逼啊,王宝玉在心里鄙夷的骂道,更可气的是,在座的人立刻精神了,竟然鼓起掌來,老头得意洋洋的接着吹嘘:“作为一名大师,我们通过为人释疑解惑,最终达到的目标,那就荣登仙界。”

好,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实在无奈啊,就像当年佛祖为了度化众生,不得已显露神通从水上走过去,实在是众生难度,不得已而为之啊。”这个厚脸皮的老头竟然还自诩佛祖。

王宝玉恶心的够呛,终于忍不住了,踩灭了烟头,起身喊了一句:“喂,你知道我今天拉屎了沒有。”

秃顶老头不由的一愣,随即摆手道:“这个小伙子,想让我出手,那要看缘分,会后再交流吧。”

“那就是不知道喽,不知道就别吹牛逼。”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请坐下,别搅乱会场秩序。”主持会议的所谓女会长提醒道。

“那他就说说看啊,我是拉了还是沒拉,他嘴巴一动,一句话的事儿,干嘛不说。”王宝玉笑道。

“孺子不可教也。”秃顶老头气哼哼的说道。

周围的人也都用异常的目光看着王宝玉,仿佛他就是來搅局的,王宝玉一肚子气的坐下。

秃顶老头调节能力倒是不低,很快又吹嘘起來,好像他就是神,不,是管理神的,玉皇大帝是他的铁哥们儿。

耐着性子听完了秃顶老头的胡放屁,接着,一名干瘦且脸色蜡黄的中年男人又开始讲话了,他举着一本书说道:“各位,我经过四十年的研究,终于参悟了生死之道。”

看他的年纪也就四十出头,难道说是从小就研究这玩意的神童,王宝玉十分鄙夷的想,只听中年男子继续说道:“这是一本前无古人,后无來者的神书,只要能理解其中的意思,管保大家能够避开劫难,了脱生死。”

好几个气色同样不好的人举手问问題,大多和死无关,都在问如何好好的多活几年。

中年男子手一挥,如果王宝玉沒看到的话,他的手分明在颤抖,一看就是那种体质很虚的人,只听他说道:“病痛是福报,身体越不舒服,消除的业力越多,我这几天巡回演讲,担了很多共业,所以老天让病痛去消去它。”

话音一落,那人说话就有些喘了,主持人连忙面带心疼的将他扶回座位,那表情就像是伺候亲爹,装得真像啊。

真是受不了了,这帮玩意,分明是玷污了传统的易经文化,王宝玉听不下去了,起身刚要走,不知道何时身边多了一位六十出头的老者,他笑呵呵的拉住王宝玉道:“小伙子,先别走,听听他们都乱讲些什么,别往心里去。”

“这就是一伙骗子,好好的易经文化,就是让他们给毁了。”王宝玉又坐下來,愤愤的说道。

“是啊,正是这些人,鱼目混杂,使得真正懂易经的人,也受到了世人的质疑。”老者道。

“那不是要颠倒乾坤了。”

“呵呵,清者自清,何惧群魔乱舞。”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王宝玉这才仔细看这位老者,精神矍铄,眼神明亮,看起來很和蔼,却透着一丝威严,而且,他的鼻梁挺直,鼻头光润,一看就是有钱人。

“这位老先生,您不像是江湖术士,怎么也來参加这种会议啊。”王宝玉客气的问道。

“呵呵,正好來国内旅游,闲來无事,听朋友说这里开会,就过來凑凑热闹。”老者呵呵笑道。

“您是个华侨。”

“美籍华人,可是我的心还是属于中国的,多少次梦回故乡啊。”老者感叹的说道。

“您也对易经有研究。”

“略知一二而已,不值一提。”老者摆手道。

王宝玉对这个老头的印象不错,至少此人懂得谦虚,老者扫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小伙子,你很面善,我们认识一下如何。”

“嘿嘿,当然沒问題,我叫王宝玉。”王宝玉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老者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随即也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來,王宝玉一看上面的一行字,惊得差点跳起來。

名片上写的正是:摩尔通国际投资公司顾问叶好龙。

“您,您就是叶好龙。”王宝玉有些口吃的问道。

“哦,难道你听说过这个名字。”老者惊讶道。

“真是幸会,我是李可人老师的经纪人,上次在京城,就是您派人去买了一幅画。”王宝玉激动说道。

“呵呵,还真是缘分,我也是从一本画册上看到了李老师的作品,一看就非常喜欢,听朋友说你们搞研讨会,就冒失的去买了一幅,果然是极品,让人回味无穷。”叶好龙笑道。

“你可真有钱啊。”王宝玉口无遮拦的赞了一句。

“唉,人老了,钱有什么用,能够买到自己中意的东西,挂在家里欣赏,也是一种乐趣。”叶好龙叹息了一句。

“叶老,一会儿我请您吃饭,感谢您对李可人老师的支持。”王宝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