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40 叔叔和舅舅

2040 叔叔和舅舅

“汪书记,还是要感谢您为我们搭建了宽松的发展平台。”王宝玉嘘乎道。

“呵呵,再接再厉,希望咱们平川市也能出一个在全国乃至世界都能有影响力的企业。”汪卓然道。

“希望能不辱使命,也希望能得到市委市政府的支持。”王宝玉道。

“支持企业发展,就是我们政府工作的重要内容,小王,你放心大胆的干,一定会给你一路开绿灯的。”汪卓然表态道。

王宝玉也是当官的出身,当然明白这些政客的话根本不可信,这时,身边的人却发出了不屑的哼声,正是汪卓然的秘书乔伟业。

王宝玉只当是听到了一个屁,并不理会,这时,婚礼进行曲的声音响起,洪立身穿笔挺的西装,喜气洋洋,小月则一身洁白的婚纱,面带幸福,尤其是她的化妆技术炉火纯青,面容精致的无可挑剔,吹弹即破,恍若仙子。

只见小月挽着洪立的胳膊,两人随着音乐的节奏,缓步进入了会场。

众人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王宝玉怅然若失,身边的女人都在离自己而去,甚至平日连个说笑的都沒有了。

正当这时,王宝玉看到另一对人,心口好像被狠狠的剜了一刀,眼睛霎时就模糊了。王宝玉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努力让眼泪不流下來。

王宝玉看见的,正是一脸微笑的夏一达挽着尉兴邦的胳膊,就站在小月的身后,尽管夏一达尽量保持着低调,素净的衣服外面只搭了一条暗红色披肩,但是这都掩饰不住那份艳光四射。

再看尉兴邦,脸上少有的喜庆,娶得娇妻,爱女有了美满归宿,对于一个男人來说,何尝不是一种上苍的恩赐。

唉,都是自己做事犹豫不决,才最终失去了夏一达,早知道如此,当初就该结婚,一刻不含糊,创个屁业啊,创业跟结婚完全沒有关系!

想想都是后悔不已,王宝玉正在感叹之余,乔伟业却小声的嘿嘿笑道:“王宝玉,你最终也沒得到小夏,真是报应。”

“臭气熏天,闭上你的臭嘴。”王宝玉愤怒的回头小声骂了一句。

“别看你现在有钱了,算不了什么,早晚老子整死你。”乔伟业也不甘的骂道。

王宝玉刚想发飙,却忽然看见了王一夫制止的眼神,他这才想起了这个场合要保持安静,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搅合了小月的婚礼。

一对新人來到了主席台上,相互交换了戒指,洪仁越夫妇一脸的高兴,嘴巴合都合不拢,儿子一直是他们两口的心病,如今不仅成家立业,还娶了门当户对的儿媳妇,好得不能再好!

而尉兴邦只是微微笑,夏一达基本沒有太多的表情。

婚礼请的司仪自然是金牌,口才一流,他先是代表双方对在场的嘉宾表示欢迎和感谢,随后忽然说道:“新郎洪立和新娘尉小月,要在这里感谢一个人,那就是王宝玉先生,请上台來。”

王宝玉一愣,沒想到还有这个安排,身边的孟海潮笑道:“小王,让你上台呢!”

见洪立和小月都看向了这边,王宝玉连忙起身上台,却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洪立接过麦克风,很动情的说道:“今天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和小月都要认真的感谢王宝玉先生,如果沒有他,就沒有我和小月的今天。”

说完,洪立拉着小月,当着众人的面,认真的给王宝玉一个九十度的三鞠躬,小月情绪终于失控,泪水汹涌而出,洪立疼惜的替她擦了又擦,也是双目潮湿。小月张张嘴也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沒说出來,一头埋进新郎的怀里,嘤嘤的哭出了声。

情真意切,在场亲朋无不为之动容,王宝玉心里也是一阵感动,差点也哭出來。大喜的日子哪能让新人垂泪呢。

王宝玉忙拿过麦克风,向一对新人致以真心的祝福:“洪立呢跟我是好哥们,小月呢,就像是我的亲妹妹。刚才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題,等明年新人添了贵子,这孩子是叫我叔叔呢,还是叫舅舅?”

词语一出,满座皆笑,小月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思來想去,我觉得二位新人还是添一对双胞胎比较好,到时候一个叫老叔一个叫老舅!祝愿两位新人相扶相持,恩爱一生!”王宝玉大声说道。

好!虽然不清楚王宝玉跟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在座的人还是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在走下台的时候,王宝玉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夏一达,夏一达微微冲他笑了笑。

婚礼仪式很简洁,随后就是喧闹的敬酒声,王宝玉很是佩服这些政客的水平,沒有人比孟海潮更清楚王宝玉和夏一达的关系,但是他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而不断敬酒寒暄,俨然曾经的故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王宝玉心情并不好,來者不拒,一杯杯的喝酒,很快就有了几分的醉意。

“宝玉,跟我过來一下。”有人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正是尉兴邦。

王宝玉起身跟尉兴邦來到了一处角落,尉兴邦认真道:“宝玉,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存在芥蒂。”

“尉书记,你不要这么说,不隐瞒的说,我是对小夏有感情,但我懂,感情不能勉强,只有您才能配上她,我祝福你们。”王宝玉说道。

“你能想开最好,我和小夏都希望能继续成为你的朋友。”尉兴邦道。

“您尽管放心,我绝不会做出伤害我们交情的事儿來。”王宝玉道。

尉兴邦再次很欣慰的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小声道:“宝玉,我想给你提个醒,一定要守法经营,有人可是一直在盯着你,试图找你的麻烦啊!”

“尉书记,我跟您不外,不妨直说,就是乔伟业吧!”王宝玉道。

“这是一个绝对小人,不光是他,汪书记你也要小心,他也对你颇有微词,具体因为什么,你大概也清楚。”尉兴邦道。

“我还真不明白,我可是为咱们市做出了一些贡献。”王宝玉道。

“你是沒得罪他,却得罪了他的儿子。”尉兴邦提醒道。

“汪求真!”王宝玉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