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44 打人泄愤

2044 打人泄愤

很快,市长阮焕新就找到了王宝玉,开口就是一顿责备,埋怨他不该冲动,干扰了平川市的招商引资。

“阮市长,你都不知道这帮家伙多么气人,简直就是卖国贼。”王宝玉依旧愤愤的骂道。

“宝玉,你爱国的心思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因为简单的爱国,就影响经济的发展。”阮焕新道。

“那咱也不能为了他这点投资,就忘了耻辱。”王宝玉直着脖子犟嘴道。

“全中国就你爱国啊。”阮市长头一次表现的很激动,他说道:“宝玉,很多事情不是靠动动嘴就行的,咱们国家沒几个不爱国的,国家要发展要跟上世界的步伐,就得不断的壮大自己,不能穷长志气。”

“反正人已经打了,您爱打爱罚我都认了。”事到如今,王宝玉只能开始放赖了。

“我倒是不想把你怎么样了,可是,汪书记为此非常恼怒,几次要安排工商税务去查你的账目。”阮焕新道。

“本人照章纳税,愿意查他就查。”王宝玉摊手道。

“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知不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查你,总会查出问題來,哪怕是小问題,让你企业停产几个月,你的损失就大了。”阮焕新皱眉道。

是啊,王宝玉这下有点慌了,连忙赖皮的把麻烦推给了阮市长:“您是一市之长,总应该保护地方企业吧。”

阮焕新被王宝玉的话给噎的够呛,有些恼道:“什么意思嘛,好像在说我为了日资,就不保护地方企业了,王宝玉,你别太过分。”

“阮市长,我可能用词不当,您可得一定要救我。”

“我已经因为你跟汪书记吵过多次了,实在不行,你去跟那个横滨田好好谈谈,道个歉,争取把这件事儿拉回來。”阮市长想了想说道。

那等于是沒说,老子也不是见个日本人就欺负,主要是那小子太嚣张,在中国地盘上作威作福,老子给他道歉沒门。

王宝玉來了倔脾气,气哼哼的说道:“我宁可不要春哥药业,也绝对不会向日本鬼子低头,市政府跟日本人亲还是跟中国人亲,那是你们的事儿,我保持沉默,绝无怨言。”

如果是不关系好,这功夫阮市长肯定要拿东西砸王宝玉,他气得呼呼直喘,指着王宝玉鼻子骂道:“真是犟驴,你就不能体会下政府的苦心。”

“体会不了,我觉得我更苦。”

“我。”阮焕新差点沒骂娘,但也知道王宝玉的犟脾气,犹豫了一下,冷着脸问道:“有一个解决的方案,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嘿嘿,就知道阮市长为人正直,您说。”王宝玉立刻换成嬉皮笑脸的说道。

“严肃点,如果你不道歉的话,这个水库项目肯定要黄,市里肯定交代不过去,要不你们春哥药业來投资吧,两亿左右。”阮焕新直言道。

“两亿,有啥好处啊。”王宝玉笑问道,两亿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月的收入而已,算不了什么。

“你,到这个时候还谈好处。”阮市长恨不得过來抽他几个耳光。

“嘿嘿,我们投资就是了。”王宝玉答应道。

“这还差不多,投资就要有回报,当这笔钱的回报可能会慢一些,你要有心理准备。”阮焕新高兴道。

“沒关系,咱不差钱。”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既然春哥药业投资了水库建设,汪卓然也说不出什么來,横滨田嚷嚷了一通,也只能吃个哑巴亏回去了。

春哥药业给政府财政转过去两亿,王宝玉算是吐了一口气,而石临东却一阵皱眉,如今正是企业积累时期,王宝玉的出手显然太大,做事冲动,如此下去,多大的家业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石临东思索再三,还是找到了王宝玉,谈了自己的看法。

“王总,不是我们不能支持公共事业的建设,但我们还是处在起步阶段,刚刚盈利而已。”石临东道。

“唉,我也是沒办法,不是出了点特殊情况嘛,我骑虎难下,不得不割肉放血,再说市长都说话了,书记又记恨我,总不能不给他们面子。”王宝玉解释道。

“王总,还是把程雪曼给开除了吧,这件事儿都是因为她引起來的,惹祸精。”石临东道。

“其实主要责任都在我身上。”

“程雪曼交友不慎,说不定以后还会带來什么乱子。”

“行了,企业我说得算,你做好自己的事儿就得了。”王宝玉恼道,他很不喜欢石临东这种口气。

石临东摇了摇头,叹气出去了,这也就是王宝玉对他有恩,又是未來的大舅哥,换做其它的企业老总,他肯定是要跳槽的。

横滨田作为一个外国人,肯定不能在中国对王宝玉怎么样,但是,其余挨揍的公子哥们,却咽不下这口气,他们回到京城后,对王宝玉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这天,王宝玉刚上班,程雪曼就慌慌张张的拿來一摞报纸,说道:“宝玉,我们惹上大麻烦了。”

“不用怕,天塌不小來。”王宝玉不以为然,当他翻看这些报纸的时候,简直要气炸了肺。

《为富不仁,春哥药业老总当众打人泄愤,》《从一次打砸抢看人的本质》《老总纠结黑社会,打人逍遥法外,》《是谁给了一个老总这么大的胆子,》。

大幅醒目的标題,言辞激烈的内容,都是针对王宝玉的,这些文章几乎将王宝玉妖魔化了,看來,这些京城公子哥们用钱买通了媒体,目的就是想要将王宝玉搞臭。

王宝玉立刻给阮市长打了电话,挑拨道:“阮市长,他们这些公子哥,分明就是在暗示政府给我撑腰,我才无法无天的。”

“哦,是吗,不过人家也沒有明说。”阮市长看來不想管王宝玉的烂摊子。

王宝玉怏怏的挂掉电话,屁股还得自己擦,可是这报纸确实气人,王宝玉恨不得撕了吞肚子里:“妈的,这分明就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嘛。”

“宝玉,我就说这些人惹不起嘛。”程雪曼埋怨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个屁用,老子还真就不信这个邪,马上召集大家开会。”王宝玉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