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49 傻老婆

混世小术士 2049 傻老婆 无忧中文网

钱美凤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王宝玉感觉疲惫,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两只小手在挠自己的脖子,睁开眼一看,原來是多多和小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

“我跟舅舅睡。”多多道。

“我跟爸爸睡。”小光道。

“你天天跟爸爸在一起,别这么贪心好不好。”多多道。

“可是我都是跟干妈一起睡的,很少跟爸爸一起。”小光据理力争。

眼见两个孩子要掐架,王宝玉连忙说道:“今晚就都跟我一起睡。”

然后一边搂着一个,心中洋溢着幸福。

看看表,已经是十点多了,王宝玉把会唱的儿歌唱了一个遍,然后把会讲的几个故事都讲了一个遍,两个孩子竟然睡意全无,依旧嘻嘻哈哈闹个不停。

这两个孩子还真能熬夜,小光靠在王宝玉的胳膊里,说:“爸爸再讲故事。”

“都讲完了,睡觉。”

“再讲一个就睡。”

“好,从前,有一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王宝玉哪里能记那么多故事,只好信口胡说道。

“舅舅骗小孩,这是个讲不完的故事,还是妈妈会讲故事。”多多说着,跳下床去,沒过一会儿,就把钱美凤给拉过來了。

“这孩子真闹,大半夜的讲什么故事。”钱美凤打着哈欠道。

“是小光要听故事的,舅舅只会讲从前有座山。”多多道。

钱美凤上了床,小光靠了过去,甜甜的喊道:“妈妈。”

“乖儿子,妈妈给你讲故事。”钱美凤爱怜的摸着小光的小脸,开始讲了起來。

钱美凤肚子里的故事很多,而且讲的绘声绘色,王宝玉先是很惊讶,后來才想起來,美凤原來可是开过幼儿园的,讲故事那是基本功。

“从前有个傻老婆,整天在村口等着野汉子回來,等啊等啊,头发都白了……”钱美凤道。

“野汉子真坏。”小光正义的骂了一句。

“可能又是个花心大萝卜的故事。”钱多多补充道。

“美凤,这说得都是什么啊。”王宝玉忍不住插嘴,、

钱美凤才不搭理他,接着讲:“后來傻老婆天天哭,眼睛都哭瞎了,野汉子还是不回來……”

好在孩子们已经都睡着了,王宝玉白了钱美凤一眼,她这个故事分明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变着法子骂我,也沒必要守着孩子吧,都灌输的啥思想啊,你应该多讲夫妻恩爱的故事,让他们对于将來的幸福生活有信心。”王宝玉埋怨道。

“我说错了吗,哼,你最沒良心了,我沒有信心,哪來的好故事啊,说到底还得怪你。”钱美凤哼道。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來了。”王宝玉沒好气道。

“宝玉,从咱们认识,已经十年多了,你这山望着那山高的脾气却一点都沒有变。”钱美凤道。

“正是因为我的脾气,才走出了茫茫大山,成就了一番伟大的事业。”王宝玉反驳道。

“我说的是感情。”钱美凤背过身去,不再说话了。

王宝玉也沒说话,直到今天,他也不知道美凤哪里不好,也可能是人性的劣根,他总觉美凤身上缺少些什么,淳朴有余,妩媚不足,简而言之,不能勾引他这种好强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钱美凤终于睡着了,发出了微微的鼾声,王宝玉坐起身來,看着满满当当的大床,一家四口睡在一起,这种感觉还真是挺奇怪,恍惚间,仿佛曾经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现在才是最真实的生活。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才终于又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夕阳西下,天色越來越暗,王宝玉背着重重的行囊,迷茫的寻找着回家的路。

王宝玉往远处望去,钱美凤领着多多,就站在村口眺望着,王宝玉一阵欣喜,沿着山路费力的向她们走去,边走边不断的挥着手。

在梦里,王宝玉哭了,他就知道,无论何时,自己回家的时候,总会有美凤在等着他,从未变过。

王宝玉仿佛找到久违的幸福,加快了同样沉重的步伐,而美凤和多多突然又在面前消失了,他大声喊着,四处寻找。

蓦然醒來,王宝玉发现钱美凤不知道何时,已经拱进了自己的怀里,睡得正香,一只手还在紧紧的拉着他的衣服。

唉,王宝玉一时间五味具陈,抹去眼角的泪水,下意识的将钱美凤紧紧的搂在怀里,生怕失去,任凭钱美凤那暖暖的鼻息,拂在自己胸口**的肌肤上。

清晨的一律阳光,透过窗帘进入了屋子,两个孩子已经醒來,小光看到王宝玉搂着钱美凤的场景,迷惑的问道:“爸爸妈妈在干什么。”

“小孩子不要看。”多多懂事儿的过來捂住了小光的眼睛。

“我要让妈妈抱。”小光嚷嚷道。

“不听话打你屁屁。”多多吓唬道。

“那我就告诉妈妈。”小光道。

多多坏笑着小声对小光说了些什么,小光笑嘻嘻的点头,两个小家伙拉开架势,纵身跃起,分别砸在了王宝玉和钱美凤的身上。

啊哟,王宝玉和钱美凤立刻醒了,王宝玉一脸尴尬,钱美凤则怒气冲冲的举起拳头骂道:“钱多多,你想死啊。”

“打不着,小光,快跑。”多多冲着钱美凤做了个鬼脸,拉起小光下楼去了。

“这两个淘气包,唉,这腰可真疼啊,宝玉,给我揉揉。”钱美凤道。

见钱美凤一脸痛苦,王宝玉连忙起身给她揉腰,钱美凤闭着眼睛,指挥道:“靠下一点儿,再靠左一点……”

王宝玉耐着性子,前后左右的仔细捶打。

“再给捶捶腿呗,好酸啊。”

“去你的,起來活动活动就好了。”王宝玉恼火的推了钱美凤一把,最讨厌她这幅得寸进尺的模样。

“嘿嘿,我是说给你捶捶腿,爷,奴婢这就伺候伺候您。”钱美凤不由分说,给王宝玉揉搓起來。

王宝玉幸福之余,还感到有些冲动,大清早的可不能干糊涂事儿,很快两人便换好衣服下楼。

吃过早饭,钱美凤和李可人一道,带着两个孩子返回了神石村,王宝玉去上班,准备安排一下,给忙碌了一年的员工们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