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63 商场奇迹

2063 商场奇迹

这天,钱美凤闹吵吵的打來了电话,“宝玉,这个药业公司你说的到底算不算啊。”

“当然算,咋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石临东也太绝情了,我辛辛苦苦搞得企业在你那里就得到了百分之一的股份,我一想到这茬,就气得喘不上起來。”钱美凤气咻咻的说道。

嘿嘿,王宝玉忍不住一阵偷乐,石临东在商业谈判上一向毫不留情,但凡他出面的事儿,对方都占不到便宜。

王宝玉装迷糊的说道:“这个石临东也真是的,回头我说说他。”

“说个屁,你要是在背后不出主意,他口气能那么硬,你肯定沒给他提咱俩的关系,算了,他都不知道我才是春哥药业将來的老板娘呢。”钱美凤哼声道。

王宝玉一阵无语,难怪钱美凤这口气也能硬,原來是惦记着老板娘的身份呢,哎,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实现不了诺言,不知道美凤又会闹成啥样。

眼下管不了这么多,根据石临东提供的材料,恒通公司归于春哥药业,持有百分之二的股份,钱美凤嘴上吵嚷着要股份,却只拿了百分之一,而玉玲珠宝够规模,也不知道石临东跟未來的老丈母娘怎么谈的,也只是持有了百分之二而已,至于林蛙养殖基地,当然也只能持有百分之一,新成立的春哥演艺公司,石临东干脆就用自己的股份,也只有百分之一,并沒有额外占用。

听到了石临东的汇报,王宝玉一阵高兴,经过这么一大圈的折腾,自己依然掌握着百分之九十的绝对股份,嘿嘿,谁说当今的商场沒有奇迹,老子不出面也能创造。

当然,这一切离不开石临东的功劳,王宝玉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赞道:“临东,你真是太厉害了。”

“王总,你现在依然持有百分之九十的股份,企业将來的发展,肯定还要继续融资,不能让股份流失的太多。”石临东道。

“哈哈,有你在,我无忧矣。”王宝玉拽了个古词。

“尽管如此,将來为了扶持这些企业的发展,我们在资金上肯定要有付出。”石临东道。

“那就抓紧赚钱,临东,等企业好起來,我就退位,让你來全面管理。”王宝玉跟自己未來的妹夫卖了个人情。

啊,石临东惊讶的抬起头來,连忙摆手表决心说道:“王总,我可沒有野心,只是一心想回报您而已。”

王宝玉嘿嘿直笑说道:“我可是认真的,现在我的心思说白了就是为了赚钱,等有了钱,谁还操心受累啊,我不是那块料。”

“王总,这个玩笑可不能随便开,你是企业的核心,也是企业的精神支柱,大家都是奔着你本人來的,这个企业少了谁也绝对不能沒有你。”石临东认真的说道。

嘿嘿,这小子很会说话嘛,不错,有进步了,王宝玉暗赞了一个,又问:“那个罗缇來报道了吧。”

“刚刚接待了,她还真是不错,完全可以胜任销售部经理的职位。”石临东道。

“我用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吧。”王宝玉得意的问道。

“是的,确实超出我的预想太多了,不过,陶然的事情有了些麻烦,对方公司不放人,可能要打官司。”石临东道。

“咱们就不怕打官司,让于敏跟他们干。”王宝玉傲气的说道。

“好吧,就这些了,什么时候成立集团啊。”石临东道。

“等这几天我去找聂局长,悄悄成立就是了。”王宝玉自以为了解石临东,故意选择了低调处理。

沒想到石临东却不答应,建议道:“王总,既然我们决定成立集团,那就轰轰烈烈的办个成立仪式,通过媒体造势,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宣传。”

“哦,难得你能想这么开,那就这么办,我看看市领导有沒有时间,把他们都找來。”王宝玉高兴道。

“对,场面越轰动越好。”

随后,王宝玉又跟石临东探讨成立投资部的问題,石临东表示为时过早,企业还需要壮大,分流资金对企业沒有任何好处。

王宝玉点头答应,反正罗缇的丈夫柳远山也是一直赋闲在家,多呆些日子也无妨。

随后,王宝玉就亲自上门去找工商局局长聂正良,申请将春哥药业改成春哥集团,聂正良一看王宝玉罗列的这些企业,不禁失笑道:“宝玉,你的这些下属企业,都跟你的主业无关嘛,不符合集团成立的标准。”

“嘿嘿,怎么能说沒关系呢,林蛙和牛奶都是生产春哥丸需要的材料,珠宝嘛,我们准备用來打造品牌,旅游呢,是员工们的福利,演艺公司呢,我们准备自己拍宣传片。”王宝玉信口胡诌道。

聂正良一阵挠头,如果不是王宝玉曾经救过他的老爹,这事儿肯定是不行的,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破例让王宝玉成立了所谓的集团公司,全称是平川市春哥药业集团股份公司,简称春哥集团。

按理说,互相参股是要收税的,王宝玉又给阮市长打去了电话,软磨硬泡,阮市长告诉工商税务特事特办,倒是给王宝玉省了一笔钱。

通过这件事儿,充分体现出拥有上层关系是何等的重要,难怪有多少企业都是拼命的跟官员们拉关系,关键时候省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事态进展顺利,王宝玉忘乎所以,每天哼着小曲,一副飘飘然的模样。

又过了半个月,程雪曼终于回來了,一脸的喜色,王宝玉冷冷的问道:“澳洲很温暖吧。”

程雪曼微微一愣,沒想到王宝玉已经得知了实情,慌忙解释道:“宝玉,我就是去散散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随你的便,不用跟我解释,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春哥药业的人。”王宝玉道。

“我当然知道,天天他父亲还想投资咱们公司呢。”程雪曼居然还卖了个人情。

“操,信他们父子,老子到死都穿不上裤子。”王宝玉骂道。

程雪曼讪讪的出去了,自此,王宝玉对她彻底失望了,虽然不至于冷鼻子冷脸,却也再不会跟她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