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74 再次失望

2074 再次失望

程雪曼讪讪的出去了,沒过一会儿,钱美凤就进來了,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宝玉,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盖什么楼啊,又不是沒有地方住。”

“你懂个屁,这是企业的形象问題。”王宝玉道。

“刚有了点钱,你就开始瞎折腾,折腾沒了,你让我跟多多喝西北风啊!”钱美凤道。

“再难的时候,我也沒有少了你们母女吃喝啊,别沒事儿找事儿,赶紧回家去吧!”王宝玉下了逐客令。

“我早就看不惯了,那个姓程的有什么好,一直留在身边,你是不是还对她不死心?”钱美凤气哼哼的说道。

“跟你说不明白,她也是企业的股东,和你持有相同的股份,又沒有大错,再说我跟她早已经什么事儿都沒有了。”王宝玉不耐烦道。

“她付出了什么啊,就知道整天粘着你,我可是把自己辛苦经营的养牛场都给了你!”

“美凤,不带找后账的啊。你的恩情我都记着呢,别一遍遍提好不好,你要是觉得窝囊,可以我可以收回投资和股份,养牛场还给你。”王宝玉道。

“哼,早晚吃亏。”

“美凤,我还沒结婚,想跟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恼火之下,王宝玉的话又说得重了些。

“你不是答应过我一年后娶我的吗?”钱美凤愣了一下,问道。

“我只是说再给我一年的时间考虑,你不也说了嘛,都等了那么多年。”王宝玉已经后悔刚才不该乱说话,因为他看见美凤的眼角又开始垂泪。

真的好恨自己的冲动,美凤守着孩子过或者是嫁人都好,就不该再给她期望。钱美凤沒有再说话,默默的转身走了,直接开车回了神石村。

女人都是麻烦的制造者,等春哥大厦建成了,一定把她们都分到不同的楼层,最好从此互不走动,王宝玉正这样想着,一个女孩子面带微笑的进來了,让他顿时开心起來。

“大哥哥,怎么不高兴了?”來的人正是魏冬妮,小丫头虽然不在像曾经那么土气,但依然带着些淳朴的味道。

“冬妮,咋想起來看我啊?”王宝玉道。

“放假了,想求大哥哥帮我找份工作,学校号召勤工俭学。”魏冬妮老实的说道。

“这事儿好说,走吧,大哥哥请你吃饭。都想吃点啥?”王宝玉道,也许是真的年纪大了,如今的他,更喜欢简单的女孩子。

“烧烤可以吗?”魏冬妮歪着头问道。

“嘿嘿,我也正想吃呢!咱们就去香喷喷烧烤城吧,那里的味道正宗。”王宝玉道。

“那里现在很贵的。”

“怕什么,大哥哥我不差钱,再说了,那也是春哥集团的下属企业。”王宝玉道。

“大哥哥,你真棒,我爸妈现在只要一提起你,就是赞不绝口。”魏冬妮道。

“你才是他们真正的骄傲。”王宝玉摆手道,跟魏冬妮出了门,正好碰见了程雪曼。程雪曼描眉画眼珠光宝气,浓郁的女人味自然不是魏冬妮可以比拟的。

但是魏冬妮青春靓丽,不施粉黛却也容光焕发,不比不知道,程雪曼也年近三十,相比之下显得老气了许多。

“王总,跟朋友出去啊?这个女孩是谁啊?”程雪曼打招呼道。

“嗯,冬妮是东风村的,也是我的小妹妹。”王宝玉道。

“很漂亮的女孩子,看起來是个大学生吧!”程雪曼有些吃醋的说道。

“平川大学!”魏冬妮应了一声,也能看出程雪曼的眼神不对,她装作无意的挎着王宝玉的胳膊道:“大哥哥,快走吧,我都饿了。”

“好,大哥哥也都饿了!”王宝玉亲昵的拍了下跟魏冬妮的小手,有说有笑的一道下了楼,程雪曼愣愣的呆在原地半晌,黯然无神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镜子照了照,忽然就哭了,因为她看到眼角已然出现了一条细小的皱纹。

跟魏冬妮一路说说笑笑的來到了香喷喷烧烤城,里面已经人满为患,遍地的喧闹之声。老板娘王静跟那个朴实的司机大哥早已领证结婚,一个负责店面经营,一个负责进货,夫唱妇随,生意越來越红火。

一见王宝玉领着个小姑娘來了,王静连忙笑脸相迎,给她们安排了最好的包房。杂七杂八的点了一堆东西,王宝玉就跟魏冬妮开心的大吃起來。

“大哥哥,擦擦嘴巴。”魏冬妮笑着递來一张餐巾纸。

“嘿嘿,冬妮也吃成了大花猫!”王宝玉哈哈大笑。

“那大哥哥帮我擦一下吧?”魏冬妮撅起小嘴巴,上面还沾着几粒辣椒籽,王宝玉一恍惚,竟然想要张口吃掉。

不能有这么龌蹉的念头,王宝玉赶忙急刹车,替她象征性的擦了两下,自嘲道:“嘿嘿,在农村那会儿,谁会在意这些。冬妮,会做饭吗?”

“会啊!我在家是大姐,爹娘忙的时候,都是我做饭,家常菜也会炒。”魏冬妮得意的说道。

“打扫卫生呢?”

“大哥哥真是小瞧我了,我的卫生标准最高了,每次检查我都会为宿舍加分。等我毕业了,还想开个家政公司呢!”魏冬妮笑嘻嘻的说道。

“真是个好孩子,现在倒是有一份工作,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王宝玉拿着一根肉串问道。

魏冬妮显然误会了王宝玉的举动,问:“是在这里串肉串吗?能行!”

王宝玉一阵大笑,放下肉串道:“我有一个朋友,需要人照顾,也沒什么大活,就是收拾屋子,做做饭。”

“让我去做保姆啊?”魏冬妮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里的竹签。

“其实就是想让你跟她做个伴,其实我这个朋友很有才华的,跟她在一起,你也能多学很多东西。就是生活上需要人帮助,好让她集中所有的精力工作,所以我希望你能去。”王宝玉诚恳的说道。

“沒问題,他怎么了?瘫痪吗?”魏冬妮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她也是个女孩子,就是少了一只手。唉!”王宝玉道,想起了杜倩倩,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