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78 小股东

2078 小股东

“大哥,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不是还沒离婚嘛,你不依然是千科集团的最大股东吗。”王宝玉满脸疑惑的问道。

“是这个理,可是她一旦闹离婚,我就彻底完了,至少现在还能挂着一个董事长的头衔,这样说出去,也不至于脸上无光。”由千科道。

“大哥,到现在还图那个虚名有啥用。”王宝玉劝道。

“问題是大哥现在除了这个虚名,其他的什么也捞不着。”

“我看大哥可不是甘于寂寞的人,就不能想个法子。”

“兄弟,你给大哥出个主意,只要能治住那个娘们儿,怎么办都行。”由千科显然已经被姚黎霞给折腾的失去了理智,根本听不出王宝玉这是憋着一肚子坏水。

“要我说,你就趁早把股份卖了,到时候手里也不缺钱,我可是听说毛梦琪混得挺惨的,总是念叨你呢。”王宝玉道。

“她沒在背后骂我。”由千科沒有想到毛梦琪倒还是有情有义。

“怎么可能,她就后悔以前沒有好好珍惜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才是她最幸福的时光,还说你是个爷们。”王宝玉撒谎自己都脸红。

“爷们,窝囊的爷们吧。”

“她才不这么说,她说你有担当,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孩子和老人,她可以理解。”王宝玉继续煽情。

“唉,我还是真负了那个女人,当初事到临头,也是情非得已。”由千科后悔不已,毛毛虽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但至少懂得哄着他乐呵,而姚黎霞如今却是非打即骂,完全沒有任何妻子的风范。

“所以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王宝玉煽风点火道。

“兄弟,你说得有道理,与其这样憋屈的活着,还不如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由千科摸着光头,一下子茅塞顿开。

“可是,谁有钱能一下子把大哥的股份买去啊。”由千科又为难道。

“嘿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由千科再糊涂也明白,王宝玉饶了这么一大圈子,其实就是想要买他的股份,他也知道王宝玉不差钱,与其窝憋一辈子,不如逍遥快活过日子,由千科想通了,大乐,兴奋的说道:“我怎么就忘了,兄弟你现在可是平川市的第一富翁。”

“大哥持有多少股份,折合多少银子啊。”王宝玉趁机问道。

“集团内我控股百分之三十,以目前的集团规模看,至少六个亿。”由千科道。

“我买了。”王宝玉举手道,又说:“这样的话,即便离了婚,大哥也能分三亿,过得也是神仙日子。”

“唉,怎么就沒早见到兄弟啊,这段时间把我给憋屈的,连死的心都有。”由千科叹气道,想到自己眨眼又成了有钱人,由千科还是激动的举起酒杯:“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从由千科那里得知,姚黎霞这次去省里办事儿,一共需要七天的时间,机不可失时不再來,第二天,在王宝玉的鼓动下,由千科在集团露面召开了秘密的股东会,宣布出售自己的股份,其他的股东原本就对姚黎霞的经营十分不满,但是考虑人家是两口子,多半也是忍气吞声,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既然由千科这么说,几乎沒怎么争议,一致表决通过。

王宝玉立刻从集团内抽出了六个亿付给了由千科,又在最短时间内,通过关系在工商局办理了更换法人的手续,顺利成章的成为了千科集团的老大。

说起來,这事儿王宝玉办得很不地道,甚至堪称绝对的小人之举,而由千科经商多年,也不是不清楚王宝玉的意图,一经鼓捣就上当,说到底,他还是被老婆折腾的快疯掉了,不得已这么轻易的将集团给了王宝玉。

王宝玉也是内心颇为感慨,当初看不惯毛梦琪,自己是往绝路上逼人家,沒想到今天倒是利用了她当了挡箭牌,顺利攻破城池,可见,世上沒有绝对的朋友,但也沒有绝对的敌人,至于将來由千科究竟要和毛梦琪怎么勾搭,好坏都由着他们去吧。

再说,姚黎霞此去省城,就是谈一个合作开发云霄大坑的项目,当她拖着疲惫的步伐回來,拿出钥匙却打不开办公室的屋门,而这时,秘书主动跑了过來,替她推开屋门。

“办公室的门怎么都沒锁。”姚黎霞一脸不悦。

秘书哪敢多说话,往里面指了指,然后快速退回去,姚黎霞顺势望去,立刻惊在当场。

王宝玉正大模大样的坐在老板台后,翘着二郎腿抽烟喝茶,俨然他就是这里的主人。

“王宝玉,你是怎么进來的。”姚黎霞沒好气的问道。

“嫂子,不好意思,这个办公室是我的了。”王宝玉不屑的笑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姚黎霞慌了神。

“我买了由大哥的所有股份,现在千科集团我是老大,跟您大概沒有什么关系了,哦,我说错了,你家里好像还有百分之二的股份在这里,您勉强还是集团的小股东之一。”王宝玉说着还掐了掐小手指的指尖,态度鄙夷至极,让人恨不得抽他两巴掌。

“好一招釜底抽薪,王宝玉,你可真卑鄙。”姚黎霞骂了一句,手中的女士包,却无力的掉在了地上。

“嫂子,不能这么说话,你开口就是三十亿,也不是个讲究人。”王宝玉嘲笑道。

“我为了集团的发展,这么做无可厚非。”姚黎霞气哼哼的争辩道。

“我也是为了集团的发展,不得已而为之。”王宝玉拍着桌子道。

“行,你够狠。”姚黎霞弯腰捡起包,愤愤的起身离开,刚到门外就爆发出一声怒吼:“由千科,老娘跟你沒完。”

等姚黎霞回到家里之时,由千科早已带着老妈不知了去向,空荡荡的屋子内,只剩下一个女人疯狂不甘的嘶喊声和打砸声,震落了屋顶的点点灰尘。

王宝玉对房地产的经营根本不在行,他只是想要那块地而已,在于敏和商博全等人的帮助下,跟千科集团的股东们几番协商,终于将那块地原价转让给了春哥集团,一颠一倒再加上办手续的费用,春哥集团总共付出了二十亿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