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93 沟通障碍

2093 沟通障碍

“那你就试试看。”王宝玉斜了一眼横滨田,不以为然道。

众人纷纷落座,王宝玉暂时不去考虑叶好龙是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本着“买卖不成仁义在”的精神,开始热情的招呼起來,为三个投资商倒了上昂贵的法国红酒。

众人礼节性的交杯换盏,横滨田虽然跟王宝玉有仇,也不知道接到了什么样的指示,倒也沒有起刺,反而显得彬彬有礼,整体气氛还算是热烈而和谐。

“宝玉,这件事儿我觉得不太对头。”商博全小声道。

“先不管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是企业能发展起來,用谁的钱也是用。”王宝玉如此说道,其实这话也是用來宽慰自己的。

程雪曼少不了跟吕云天眉來眼去,还主动给吕云天夹了一块澳洲龙虾,横滨田不知道是不是看吕云天的贱样來气,竟然也跟程雪曼主动搭讪,王宝玉虽然看着很來气,为了大局,索性也就听之任之。

所以说,这场打着合作旗号的宴席,几乎有一半人都在生气。

苏珊有些不胜酒力,沒喝几杯脸就红了,她冲着王宝玉呜里哇啦的说了一通洋文,王宝玉听不懂,还得问吕云天。

吕云天正在很有兴致的跟程雪曼喝红酒,被王宝玉拉过來,颇为不耐烦的随口说,苏珊在夸王宝玉很帅气。

王宝玉不信他的话,但语言不通确实是个障碍,于是找机会又拉來了程雪曼,程雪曼也随口说了一句,苏珊在夸你很性感,说完又溜去和吕云天喝酒去了。

“天天,你可是还欠我一顿大餐哦。”程雪曼笑嘻嘻的对吕云天说道。

“不就是意大利调味饭嘛,改天我请你。”

“我希望你亲手做给我吃。”程雪曼带着点撒娇的口吻说道。

“嘿嘿,我做的不正宗,到时候就不是调味饭,而是夹生了。”吕云天自嘲道。

王宝玉厌恶的离两个**的人远了点,程雪曼就是个傻蛋,真正把你捧在手心里的男人才是依靠,他连一顿饭都不愿意给你做,甚至都懒得给你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还黏糊个屁啊。

王宝玉寻思着,等春哥药业度过难关之后,一定要再成立一个国际部,同时设立国际客服专线,哪个国家的外语人才都聘上一打,省得像今天这样充耳不闻。

这三个投资商中,王宝玉当然最看好苏珊,全澳投资上次谈判就沒成,横滨田又是如此记恨自己,多半都是沒戏,只是苦于沒法交流,和苏珊比划了半天也都沒明白对方的意思,倒是喝酒容易,碰个响就是一杯。

足足吃了三个小时,酒席才终于散场,王宝玉给三人在昆仑大酒店开了房间,照三个人都是一幅醉醺醺的样子看來,谈判肯定要到明天上午进行了。

既然到了平川,吕云天当然不能不去看母亲李可人,王宝玉索性开车拉着吕云天一同回别墅,已经得到消息的李可人,正在翘首以盼。

在开车回家的一路上,王宝玉试探的问全澳为什么又想起來投资了,吕云天倒也狡猾,嘿嘿直笑并不搭茬,摆出一幅不便透露商业机密的态度。

“天天,什么时候娶程雪曼啊。”王宝玉换了个话題问道。

“谁说我要娶她啊。”吕云天笑问道。

“那你跟她勾搭个屁。”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我和你不一样,见不得美女不被勾搭,哈哈。”

王宝玉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天天,我看雪曼对你倒是挺上心的,站在一起也般配,何况跟你妈也算熟悉。”

“打住,我可得享受惬意的单身生活呢,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觉得她挺好玩的,主动贴乎我也不能不理睬啊,至于娶她嘛,那是不可能的,我更喜欢二十以下的小姑娘,最多不要超过二十五,年纪大点的肉太柴。”吕云天满不在乎。

“做事儿还是有点正形吧,你妈可是还惦记着你结婚的事儿呢。”王宝玉道。

“宝玉,如果你娶了程雪曼,嘿嘿,我肯定不再搭理她。”吕云天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娘的,真是话不投机,王宝玉索性也不进屋,将吕云天扔在别墅门口,掉头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出所料,商博全和于敏正在办公室等着他,王宝玉问程雪曼去哪儿了,于敏说,可能去陪日本人横滨田了。

王宝玉有点恼,想想程雪曼就是这副死德性,见到个有钱人就挪不动步,也就不再管她,问:“你们怎么看这次投资的事儿。”

“我坚持态度,不管怎么说,也绝对不能让日本企业参与到春哥集团中來。”商博全很爱国的说道。

“他们好像很熟,我们还是要尽量争取控股。”于敏提醒道。

“我跟老商的观点一致,不管谈到什么程度,尽量不能让日本人参与,退一万步,也绝对不能让日本企业持有大股份。”王宝玉道。

“他们三个一起來,这其中一定有内幕,王总,我们还是要小心。”商博全再次提醒道。

“他们都是榜上有名的投资公司,不可能有诈,坚持春哥丸的配方不泄露就行了。”王宝玉倒是不在乎这三人,反正也是正常的投资谈判,你情我愿的事情。

“石副总这几天就能回來,要不等一等他吧。”商博全建议道,他大概在想,石临东不管怎么说也是王宝玉的未來妹夫,是一家人,态度又很坚持,说话也比他更有分量。

“不能让投资商等得太着急,咱们先谈着看吧。”王宝玉道。

二人走后,王宝玉抽了两支烟,拿起电话打给叶好龙,他不是沒有疑心,这三个一起來,显得很是蹊跷。

“叶老,投资商们已经到了,感谢您的大力帮助。”王宝玉首先道谢。

“呵呵,我联系十几家投资公司,就这三家感兴趣,我只是负责搭桥,具体的事情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叶好龙笑道。

“有件事儿我不太明白,全澳的上次投资谈判失败,银英投资又跟我有些罅隙,他们怎么会有兴趣呢。”王宝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