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99 都卖了

混世小术士 2099 都卖了 无忧中文网

“他可不是一般的投资顾问,他的真名叫单自行。”李专员道。

“什,什么,他就是黑手党的金牌头领单自行。”王宝玉被惊得几乎要结巴了。

“这个人的智商很不一般,我们还探听到,国外的那家权威药品检测公司的报告,就是出自他的手笔,目的就是要搞臭你们企业。”李专员道。

王宝玉一阵猛拍脑门,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他娘的,单自行真是高人,只差那么一点,就掉进了他的圈套里。

单自行先是通过买李可人的画送來了名片,自称叶好龙,给王宝玉留下了一个深刻印象,然后又跟王宝玉在所谓的易经峰会上相识,一幅看透世事的高人模样,两人因此还建立了所谓的忘年交关系。

此后,叶好龙这个称呼,一直保持一种高深莫测的架势,邮來所谓的企业经营的书籍,甚至还在里面对某些信息圈圈点点,目的也是为了诱导王宝玉盲目盖了春哥大厦。

春哥大厦的设计图一出,反对声音此起彼伏,而这时,偏偏王宝玉又收到了一个获奖证书,坚定了王宝玉按原设计盖楼的信心。

不用说,给姚黎霞发邮件让她买地皮的那个人,肯定也是叶好龙。

王宝玉同时想到,笑话中国男人那东西短的文章,肯定也是叶好龙安排的,其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将春哥大厦盖高,随后又通过负面媒体信息对自己进行攻击。

负面新闻很快被打压下去,一计不成,叶好龙又生二计,指使所谓的药品检验机构,做出假报告说春哥丸含有违禁成分,造成产品的销售出现问題,导致集团资金链的断裂。

而单自行这么做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让春哥集团冒险去融资,借机收购春哥集团。

如此看來这三家投资公司都和叶好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几个谈判代表看似彼此不和,但并不能说明他们背后的公司不和睦。

而一旦春哥集团失去了股份控制权,理所当然,所谓的春哥丸配方,将不再是秘密。

王宝玉额头冒汗,好毒的招数,也是老子命不该绝,有石临东保驾护航,否则真是要万劫不复。

“李专员,您倒是早说啊,昨天來了三家国外的投资公司,差点就把春哥集团给真的收购了。”王宝玉道。

“你小子可别埋怨我,为了你的破事儿,可是动用了我们不少的人力物力。”李专员恼道。

“嘿嘿,千万别生气,我还有一个疑问,昨天來的三家公司,分别是澳洲的全澳投资,日本的银英投资和美国的摩尔通公司,难道他们三家都是黑手党控股的吗。”王宝玉问道。

“你也别疑神疑鬼,黑手党固然势力庞大,也大不到那种程度,他们多半还是看中了单自行的投资理念和才华,才会听他的建议而已。”李专员道。

王宝玉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别的公司他不管,如果全澳投资的吕澜生也成了黑手党的成员,吕司令这个忠诚于国家一生的老干部,肯定承受不住,还好,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李专员,能不能再麻烦您,帮忙为春哥丸正一下名啊,我会代表春哥集团上下几千号人,给您叩头烧香的。”王宝玉嘿嘿笑道。

“臭小子,想咒我死啊。”李专员骂了一句,还是扑哧笑了,说道:“你们已经找了国内的药品检验机构吗,等报告出來再说吧。”

“谢谢,太感谢了,您人真好。”王宝玉嘘乎道,冲着话筒吧唧亲了一口,李专员当然听出了这声音是干什么,恶心的立刻挂断了电话。

如李专员所说,既然三家投资公司都是正规投资公司,签订了合同那就必须要履行,一想起昨天的事情,王宝玉还是一阵阵额头冒汗,真是好险,差一点就上了单自行步步为营设下的圈套。

说起这事儿,王宝玉必须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犟牛一般的未來妹夫石临东,要不是他昨天及时赶回來,又不惜失态的疯狂阻止了这件事,那今天的春哥集团肯定已经落入别人之手。

王宝玉连抽了半包烟來平复自己的心情,正所谓忠言逆耳,自从石临东进入公司以后,经常和自己唱反调,多次让自己下不了台,但是如今看來,这小子不仅有才华,还有主见,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王宝玉为自己有这样的助手深感幸运。

尽管王宝玉心里很感激石临东,但是他还是沒有找來石临东说出实情,嘿嘿,给这小子一些压力也好,压力就是动力,同样也能煞煞石临东的锐气,且不说给自己的老脸挽回点面子,就算是为琳琳吧,婚姻也需要经营,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逃出黑手党单自行设下的融资圈套,春哥集团的困难依旧还在,融资似乎还是唯一的出路,转眼就过了元旦临近春节,王宝玉愁苦不堪,照这样下去,早晚坐吃山空,集团会彻底垮掉。

这天,钱美凤來了,一见王宝玉整个人一脸憔悴,蓬头垢面的,不禁心疼的说道:“宝玉,实在不行,先把我的养殖场卖了吧,给你添窟窿。”

王宝玉一阵感动,摆手道:“美凤,真的谢谢你,这事儿你就不用费心了,企业的规模扑腾的这么大,卖了养殖场也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題。”

“实在不行咱在神石村换套普通院子,那里的别墅和你在城里的别墅一块卖了。”钱美凤道。

“都卖了,我住哪去啊。”

“你还想继续留在平川市啊,我的意思是把集团也卖了,员工解散,咱们无债一身轻,犯得着这么愁嘛,你呢,就跟我回家,咱们以前日子过的穷,也沒见少点啥,倒是现在有钱了,一天天也见不着个面。”钱美凤道。

“现在卖也要有人买啊,再说了,大家一路跟我熬过來不容易,这么做也太对不起大家了。”王宝玉才不会同意,自己刚刚在城里扎下根,哪能说回农村就回去,还不得让别人笑掉大牙。

“你光考虑别人,谁考虑你啊,你看那个程雪曼,整天涂脂抹粉的,身上穿的都是高档货。”钱美凤又把矛头指向了程雪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