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06 她恨你

2106 她恨你

在座的众人不禁都是一愣,这名冯经理是啥意思,投资还沒定下來,就要清理企业啊,这投资商管得也太宽了吧,不是说投资商都只管拿钱,不管经营的吗。

“这上上下下,都是我的铁哥们儿,好朋友,怎么就不能同甘苦共患难呢。”王宝玉觉得冯春玲的事儿可真多,不禁仗义的说道。

“王总,我提醒你,这是在管理一个庞大的集团,不是管理黑社会,即便是管理黑社会,也应该论功欣赏吧,亲是亲,财是财,如果这样一团乱象,将來肯定理不出头绪來。”冯春玲微微皱眉道。

“好吧,我们会建立这方面制度的。”王宝玉应付道,同时吩咐石临东记下。

“今天全体股东都在这里,还有一个议題,是王总不愿意面对的。”冯春玲道。

“集团到了这种程度,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王宝玉自觉都成了尿泥,随便冯春玲捏着玩,哪还有怨言啊,赶紧融资为上策。

“完善董事会和监事会,将企业的决策制度由股份决策改为人数决策,公司内涉及金额比较大的决策,要超过半数股东同意才能执行。”冯春玲道。

唉,这是要夺了老子的权啊,王宝玉满心的不情愿,他斜眼看了石临东一眼,希望他拿出以往拼命三郎的劲头和冯春玲据理力争。

但是让王宝玉失望的是,石临东此时完全就是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不停的记录着,根本沒有看到王宝玉的眼神,大概心里也是默许的。

王宝玉迫于无奈,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还有个建议。”

“您老人家请说。”王宝玉无奈的说道。

“现在都是网络时代了,可诸位股东竟然还在用纸笔记录,我今天还能适应点,上次谈判的时候,还以为是开村部会议呢。”冯春玲嘲讽道。

众人都汗了一个,王宝玉嘴角也不由**了一下,这个确实是如此,大家的个人笔记本不是聊天就是玩游戏的,而王宝玉主要就是用來研究各国女人的人体艺术,以及人类最为原始的异性或者同性之间的亲密物理运动。

冯春玲接着说道:“与其花那么多心思在会议场地的布置上,不如给大家配备工作笔记本,这样也便于文档的归类查询。”

“沒问題。”

“呵呵,既然王总不反对,那就赶紧就以上问題进行调整,三天后我们再谈具体的投资数额及用途的问題。”冯春玲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

“我们可以进行调整,但瀚海能保证投资吗。”王宝玉很认真的问道。

“调整了嘛,还可以谈,但如果保持现状,那就绝对沒有可能。”冯春玲同样很认真答道。

说完这些,冯春玲再次起身离开,潇洒大方,保镖们还是如影随形,愣愣出神的王宝玉,还是听到了一些股东们的小声议论。

“这个冯经理的嘴可真厉害。”

“句句都说的到位。”

“就是,有些制度就应该改革了。”

“这么一对比,咱们就成了土鳖。”

“就是多事儿。”这句话是程雪曼说的。

“兄弟,她已经不是当初的春玲了。”侯四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微闭着一只肿得通红的眼睛,摇着头也起身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里,王宝玉又陷入了沉思,正如侯四所言,如今的冯春玲依旧彻底变了,还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佳人吗。

沒过一会儿,石临东就进來了,问道:“王总,要不要按照冯经理的要求,进行股份调整啊。”

“你看冯经理到底有沒有意向投资啊,咱们折腾个底朝天,他们不掏钱,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王宝玉担忧的问道。

“王总,即使是不投资,咱们借此机会改革一次,也有利于公司今后的发展,我建议还是抓紧时间调整。”石临东道。

“这功夫调整股份,会引起大家不满的。”王宝玉迟疑道。

“我刚才跟商博全和于敏都简单谈了谈,为了这次融资的成功,他们并不反对稀释自身的股份,我也沒有任何问題,只是程雪曼可能不会答应。”石临东道。

王宝玉微微叹了口气,就猜到程雪曼会起刺,融资的事情迫在眉睫,不调整肯定是不行的,他摆摆手道:“临东,你去把程秘书叫來吧,我來跟她说。”

沒过一会人,程雪曼就进來了,整个人看起來听沒精神的,大概也知道了石临东的举动。

“雪曼,知道叫來你啥事儿吧。”王宝玉问。

“宝玉,能不能通过融资还不定,干嘛非要急着调整啊,折腾了一圈,要是对方还不答应,那就成了亲者痛仇者快。”程雪曼道。

王宝玉一愣,难道自己和冯春玲已经成为仇家了吗,但是不管结果如何,改革还是有必要的,于是直截了当的说道:“企业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减少你股份的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理解。”

“我不理解,从创业到现在,我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为什么非要降低我的股份,这不是明摆的欺负人嘛,宝玉,你当初可是信誓旦旦的在大家伙面前承诺的,不管将來如何融资,都不会改变我们的股份。”程雪曼嚷嚷道。

王宝玉长长吐出了一口烟,耐心的说道:“这是投资方的要求,企业目前是什么情况你也能了解,如果这次融资失败,我们怕是再无翻身的机会,到时候就是给你百分百的股份,也什么都捞不着。”

“宝玉,我觉得冯春玲就是看我不顺眼,故意这般刁难我的。”程雪曼大感委屈,眼中出现了泪光。

“她都沒怎么和你说话,怎么这么说呢。”

“就是啊,作为以前的相识,她总得跟我打声招呼吧。”

“这么想就不对了,她只是在履行投资方的责任而已,这次调整,我不是也被她夺了权吗。”王宝玉道。

“那是她恨你。”程雪曼道。

“你怎么知道她恨我。”王宝玉脸色骤变,狠狠的掐灭了烟头,程雪曼的话无疑触到了他的痛处。

“我,我是瞎猜的。”程雪曼自知失言,忙支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