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10 六路车

2110 六路车

“干什么啊?”王宝玉摇下车窗,很不高兴的问道。

“这位好心人,救救我女儿吧?”老乞丐哀求道。

“你女儿怎么了?”王宝玉问道。

“她得了重病,快不行了。”老乞丐指了指路边道。

王宝玉顺着老乞丐所指的方向看起,果然路边放着一床被子,隐约可见被子下躺着一个人。

“你倒是打急救电话啊?”王宝玉道。

“她真的快不行了,求求你了。”老乞丐声泪俱下的说道。

“赶紧叫个急救车来。”

“咋打啊?”

“用手机啊。”

“我没手机。”

“用我的。”

“好心人,求求你救救她吧!”说了一大圈,老乞丐又饶了回来。哎,也是,可怜的乞丐就算是送到医院也没钱治病啊。

救人要紧,王宝玉顾不得多想,推门下了车,跟着老乞丐来到了路边。

被子下的人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看起来是个成人,好大的一团。

“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啊?”王宝玉一边问着,一边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却是不禁一愣,被子下分明是个男人。

而就在这时,被子里的男人却突然跳了出来,身形极快的用一把尖刀抵在了王宝玉的脖子上,迅速绕到了他的身后,冰冷的刀尖让人心头一颤。

王宝玉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刚才借着路灯的光亮,他已经看清了这个人的黑脸庞,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阚振良!”

“王宝玉,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阚振良穿着破烂的衣服,双眼冒火的吼道。

“阚振良,你冷静点,我们没有太多的仇恨。”王宝玉忙说道。

“老子被你害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说没有仇恨,老子就靠着对你的仇恨活着呢!”阚振良道。

“你应该恨单自行,是他先抛弃了你。”王宝玉嫁祸道。

“先杀了你,如果我有机会到了美国,也不会饶了他。”阚振良道。

“阚振良,我现在有钱,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钱。”王宝玉哀求道。

“钱有个屁用,老子的下面都让你给搞残疾了。”阚振良怒道。

“这个简单,交给我,我保证给你治好!”王宝玉赔笑道。

“哼,老子才不会上你的当呢!”阚振良说着,抬手一拳就打在王宝玉的脸上,顿时打得他眼冒金星,成了乌眼青。

“这可是路边,杀了老子,你也绝对逃不掉。”王宝玉怒吼道。

“哼,老子也没打算让你死得这么容易,快走,一会儿好好的折磨你这个小兔崽子,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方解我心头之恨。”阚振良骂骂咧咧,用刀架着他的脖子,向着停在路上的轿车走去。

“我又没割你的肉,你凭啥这么报复我啊?”

“亏你还做企业,不知道有利息一说吗?”阚振良收紧臂腕,王宝玉吓得是心惊肉跳。

“良子,你这是干什么啊?不是说装病人,引这个人过来,就能多给钱吗?”老乞丐浑身颤抖的喊道。

“给你钱,还真以为老子是要饭的啊!”阚振良说着,从王宝玉的兜里摸出了一把钱,扔给了老乞丐。

王宝玉开始还挺恼,后来突然有了主意,冲着老乞丐眨眨眼,还悄悄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老乞丐状若筛糠,跟着比划了一下,颤声道:“六路车不走这里。”

我操,又一个脑残!王宝玉愤恨的看了他一眼,只见浑浊的双眼满是恐惧,看来他也是不知情,稀里糊涂的上了阚振良的当。

此刻,王宝玉最盼望的就是路上能来一辆车,顺便报警,可是,连个车灯的影子都没有,一片死寂。

阚振良架着王宝玉来到了车前,拉开车门,将王宝玉狠狠的塞了进去,他却立刻坐到了后座上,继续用刀抵着王宝玉的脖子。

唉,看样子阚振良一直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王宝玉后悔莫及,要是带着露丝就好了,谁让今天是跟冯春玲相约吃饭呢!

“老老实实的开车,让老子高兴了,兴许还能留你个全尸。”阚振良胜券在握的说道。

王宝玉无奈的发动了车子,按照阚振良的意思,一路前行,很快就来到了路尽头的郊区,一排排低矮的房屋,间或闪亮的昏黄灯光,让人有一种驶入地狱之感。

“阚振良,你们那个头单自行还真有一套,我差点就栽在他的手里。”王宝玉为了分散阚振良的注意力,找了个话茬道。

“那个老东西,一向自以为是,我要不是听他的,早早杀了你,哪有这么多的麻烦。”阚振良恨恨的说道。

“是吗?这个老东西真是缺德,难怪遇到危难的时候,第一个就把你给踢了。”王宝玉继续挑拨,希望和阚振良尽快成为统一战线的盟友。

“你是你,他是他!”阚振良才不会上当。

“老阚,说起来我并没招惹你,今天的结果,都是你们逼出来的。”王宝玉道。

“组织的命令高于一切,我在京城逍遥快活,其实也不想搭理你这种小人物。只是刘建南那个白痴坏了大局,他爹也死了,这才让组织大怒,把我给抛了出来。”阚振良叹了口气。

“如今组织抛弃了你,你就没必要再为他们卖命,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增加了一起命案,一旦抓到了你,你可就真的万劫不复了。”王宝玉道,试图在心理上说服阚振良。

“少他娘的忽悠我,老子恨透了你,要不是你惹出这么多的麻烦,老子至于混成这幅样子吗?”阚振良并没上当,手中的刀子却压得更狠了,几乎让王宝玉喘不过气来。

“你不还活得好好的嘛!”王宝玉连忙说道。

“还不如死了痛快呢!老子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山珍海味,美女成群。现在可好,连饭都吃不上,我把附近村子里的鸡都给偷光了,不得已上山出家为僧,不想又被你这个小子给搅了。最后只能跟着老叫花子当街乞讨,真是生不如死!”阚振良愤愤的说道,恨不得立刻宰了王宝玉。

“我小时候也偷过鸡,都是用火烤着偷偷吃了,你不会是生吃吧?”王宝玉连忙转移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