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18 应该娶谁

第五卷 术士江湖 2118 应该娶谁

“实不相瞒,我跟冯国璋是一个祖先。.”冯清扬傲气道。

哦,跟军阀还有关系,王宝玉冲着冯清扬竖了下大拇指,嘘乎道:“冯国璋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这让我对您更加充满了敬意。”

“爹,又在显摆这些沒用的,宝玉可是咱们市里的第一富翁啊。”冯春玲插嘴道。

“哦,小伙子一看就非常有福气,你才真的了不起。”冯清扬立刻换成一幅满脸堆笑的样子,这也不奇怪,哪个父母不想女儿嫁入豪门啊。

“我也不差。”冯春玲放下了茶水,撒娇的嗔了一声。

“那是自然,咱村出了个博士,你爹我脸上有光。”冯清扬得意道,又不禁说了一句:“看你们年龄都不小了,该办就办吧。”

“就是,我也是这么想的。”王宝玉附和了一句。

“小伙子,我们这里讲究可多。”冯清扬端开了架子。

王宝玉笑道:“大叔,我可是带着十二分的诚意來的,其实好几年前我就想要娶小玲了,她又是要考博士,又是要创业的,哎,害的我等了她那么多年。”

冯清扬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对冯春玲说道:“姑娘,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不结婚算个啥啊。”

“爹,你听他瞎说呢。”冯春玲瞪了王宝玉一眼,小声道:“我可沒说一定要嫁给你,演戏可别入戏。”

王宝玉嘿嘿笑,心里却酸酸看着冯春玲,腰间系着围裙的冯春玲,全然沒有了女强人的样子,让王宝玉不禁想起了当年在东风村的家里,冯春玲就是这副打扮,跟钱美凤在厨房里忙碌着。

在一阵怅然若失中,冯春玲走了出去,跟冯清扬东扯西拉的聊了一阵子,热腾腾的饭菜就上了桌,其中便有王宝玉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一看那色泽就知道出自冯春玲的手。

王宝玉心里暖洋洋的,举杯跟冯清扬一杯杯的喝起酒來,耳边不时传來两位老人期待二人终成眷属的的话语,他就觉得一阵阵心疼,人生难得几回醉,借酒浇愁愁更愁,沒过多久,王宝玉真的喝醉了,栽倒了炕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终于醒來,四周却是一片漆黑,看來已经是夜间了。

这是在哪里,王宝玉狐疑的起身,却突然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在黑暗中用明亮的眸子正看着他。

“春玲。”王宝玉喊道。

“小点声,头一次上门就喝这么多酒,你也真是扫兴。”冯春玲埋怨了一句。

“现在几点了。”

“十点了。”

“还在你家里。”王宝玉疑惑的问道。

“是啊,这是西屋,爹娘都已经睡了。”冯春玲道。

“春玲,你怎么在这里啊,我不是做梦吧。”王宝玉不敢置信的又问道,时隔多年,竟然还能跟冯春玲躺在一铺炕上。

“你也别得意,我就是想让父母安心,咱们住一个屋,才能说明关系很亲密嘛。”冯春玲找了一个看似牵强的借口。

“春玲,如果过去都是一场梦就好了,我真想永远跟你躺在一起。”王宝玉说着,又躺了下去,还向着冯春玲那边凑了凑。

黑暗中传來了冯春玲叹气的声音,她沒有接王宝玉的话,却轻轻的将身子斜了过來,将头枕靠在王宝玉的肩头。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动作,却让王宝玉心中升腾起一股巨大的幸福感,他不顾一切的再次抱紧了冯春玲,哽咽的低喃道:“春玲,我爱你,失去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错误。”

冯春玲轻轻挣扎的几下,见无法挣脱,索性就让王宝玉这样抱着,仰起粉脸道:“我只是太孤独了,利用你找找有依靠的感觉。”

“春玲,我爱你。”王宝玉微闭着眼睛,轻轻吻上冯春玲的耳垂。

冯春玲身体一颤,喃喃的问道:“你真的还爱我。”

“爱,只是我现在有儿有女的,又那样的伤害了你,真的配不上你了。”王宝玉黯然道。

冯春玲又是一阵沉默,接着,王宝玉感觉到一只纤手抚上了自己的前胸,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温柔。

“春玲,不要离开我。”王宝玉喊了一句,在冯春玲的脸上狂吻了起來。

“宝玉。”冯春玲低低喊了一声,主动的迎了上來,香吻也吻上了王宝玉的脖颈,两个人很快便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火热的身躯,意乱情迷,两个人褪尽了衣服,在黑暗中,冯春玲的身躯玲珑洁白,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王宝玉低下头,嗅着那诱人的体香,饱含真情的亲吻着冯春玲的每一寸肌肤,直到冯春玲娇喘连连的拉过被子遮住了红彤彤的脸,王宝玉才将强壮的身躯压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个人才大汗淋漓的分开,冯春玲用被子盖住了泛红的身体,低声道:“宝玉,虽然我们今晚在一起,并不表示我会接受你。”

“我才不信,你要是不接受我,就不会跟我去置业大厦,也不会跟我一个炕上睡。”王宝玉自作多情的说道。

“切,沒听说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我饥渴很久了,也需要释放。”冯春玲说了句很雷人的话。

“不带这样的啊,你要对我负责,我不管。”王宝玉撒赖的又把手探到美人的酥胸上,却被冯春玲一把打开,说道:“我困了,你就把今晚当做是一场梦吧。”

“我明明醒着呢,春玲,你得对我负责。”王宝玉伸手去挠她的痒处,知道这是她的弱点,冯春玲压抑着声音咯咯笑个不停,断断续续的说道:“要人沒有,要钱也不给,我刚给你拉來一百亿,可别沒良心。”

“春玲,你真的嫌弃我吗,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答复嘛。”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心里也感慨,风水轮流转,轮到自己逼婚了。

“唉,刚才我也是太冲动,宝玉,你应该娶谁,心里应该清楚。”冯春玲道。

“我不清楚。”王宝玉嚷嚷道。

“小声点。”冯春玲伸手捂住了王宝玉的嘴,又爱抚着他的脸道:“宝玉,你最应该娶的人,当然是我的好姐妹,只有她对你的爱,才是最无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