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25 俩炸雷

2125 俩炸雷

“春玲,为什么不开灯啊。”王宝玉问道。

“我宁愿在黑暗中沉沦,也不想在明亮中失去一切。”冯春玲道,樱唇再次吻了上來。

两个人就在黑暗的屋子里,再次褪去衣服,纠缠在一起,这一晚,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种感觉,像是明天就迎來了世界末日。

当清晨的阳光再次洒进了屋里,该來的还是要到來,冯春玲穿着整齐,戴上了眼镜,又恢复了艳丽女白领的样子。

王宝玉开车将冯春玲送到了火车站,冯春玲终于再次踏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

“宝玉,你能來送我,这辈子我什么遗憾也沒有了。”冯春玲柔声道。

“春玲,别走了,我求求你。”王宝玉说着,只觉得眼角又潮湿了。

哎,冯春玲深深叹了口气,说道:“马上发车了,赶紧下去吧,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在列车发动的那一刻,王宝玉无法抑制心中的感情,一边流泪追赶着火车,一边冲着车窗大喊道:“春玲,一定记得经常回來。”

冯春玲隔着玻璃不停的摇着手,冲着王宝玉不停的喊着什么,可惜王宝玉根本听不清,列车的速度却越來越快,再也追不上,终于毫不留情的驶向了远方。

王宝玉呆呆站在月台上,还在傻傻的挥着手,重逢固然欣喜,离别却让人心酸,他日再相见,不知何年。

“臭小子,傻乎乎的站在这里干什么呢。”耳边突然传來了一声炸雷。

王宝玉猛然转过头去,却看见一个带着同样带着眼镜的女孩子,正满脸鄙夷的看着他,正是代萌。

王宝玉连忙擦掉脸上的泪痕,故作轻松的问道:“呆子,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出去旅游了,刚下车就看见你在这里傻站着,哦,你还哭了,送谁啊。”代萌盯着王宝玉的脸问道。

“谁哭了,这里的风多大啊。”王宝玉恼道。

“送谁啊。”代萌不依不饶的问道。

“管得着吗,我的一个朋友。”

“是女朋友吧。”

“是又怎样。”王宝玉梗着脖子斜眼说道。

“嘻嘻,哪个女朋友啊,王宝玉,你还真是多情,对谁都演得跟真的一样,哎,不知道哪个纯情少女又要载你手里了。”代萌嘿嘿直乐。

“你都嫁人了,别这么多事儿。”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那你就赶紧娶了她,然后咱们一起离婚,一辈子在一起,我真的是一心盼着你赶紧结婚呢。”代萌倒是心宽,随即笑了起來。

“别做梦了。”

“臭小子,你刚才的样子很丑你知道吗,嘴咧着,脖子缩着,对了,你的右手还有点兰花指,真的好恶心哦,让别人看见,我多沒面子。”代萌絮絮叨叨的挑理。

王宝玉窘的恨不得一头钻地下去,本來很动人的送别场景,就这么让这个呆子给毁了。

帮着代萌拎着厚厚的皮箱,一路穿过站台,王宝玉好事儿的打听她去了哪里,代萌说去了九寨沟,说如今自己也是有钱人,就应该出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咋不叫我一声呢。”王宝玉故作埋怨。

“老公,你们企业不是深陷困境,我怕你小气,也沒这份心情嘛。”代萌似乎觉得理亏的撒娇道。

“嘿嘿,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有运气,前几天已经成功融资了一百亿。”王宝玉得意的说道。

“真的啊,老公,我想马上嫁给你。”代萌顿时满眼小星星,殷切的说道。

“别叫老公,我才不会娶你呢。”王宝玉断然道。

“嘿嘿,反正我们也是命中注定在一起,这事儿不由你说得算。”代萌混不在意,哼着小曲,上了王宝玉的车。

一路将代萌送回家,王宝玉拒绝了代萌留下吃饭的邀请,他心里还在想着刚刚离去的冯春玲,哪有功夫哄这个呆子乐呵。

王宝玉百般无聊,还是驱车來到公司,希望尽早做出点成绩,获得那个侯文雄的信任,然后借机勾搭几回,争取把冯春玲调到自己身边。

怀着美好的愿望,王宝玉刚在办公室坐下沒多久,一个剔平头的小伙子就笑嘻嘻的敲门进來了。

“赵乐乐,这么早就來报道啊。”王宝玉打招呼道。

“嘿嘿,早点來熟悉一下环境嘛。”赵乐乐嘿嘿笑道。

刚才上楼的时候,王宝玉看见业务部的门开着,罗缇应该來了,便对赵乐乐道:“你去业务部找罗缇吧。”

“啥,裸-体。”赵乐乐的眼睛瞪得溜圆。

“她的名字就叫罗缇,姓罗的罗,瞧你这脑子,净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上次我就给你说过的。”王宝玉笑道。

“懂了,对了,都有啥待遇啊。”赵乐乐问道。

“虽然你救过我,但咱是正规企业,试用期还是难免的,具体的待遇问題,让罗经理跟你谈吧。”王宝玉道。

“王总,罗经理漂亮吗。”赵乐乐坏笑着问道。

“很漂亮,很丰满,特有女人味。”王宝玉装作很认真的说道。

“王总,咱俩也不是外人,你觉得我这人的魅力会不会招罗缇经理的喜欢。”赵乐乐絮叨个沒完。

王宝玉随口说道:“肯定会的。”

话音刚落,赵乐乐就如箭一般的飞出了办公室,甚至都忘了给王宝玉关门,随即便传來了罗缇的恼火之声:“你是谁啊,进屋不敲门,愣头愣脑的看什么呢。”

王宝玉被逗得一阵大笑,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但是一想到还在火车上的冯春玲,不禁又是一阵黯然,佳人已远去,相期邈云汉,他拿出手机,还是给冯春玲发送了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我等你。

发完之后,王宝玉一直呆呆的等着回复,可惜手机沒有响声,是不是太累了,在火车上睡着了,哎,真不该让她去坐火车,时间长,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送行的时候,听到冯春玲稍微有些咳嗽,是不是泡冷水澡太久感冒了啊。

想到这里,王宝玉一阵心疼,忍不住眼角又潮湿了,哎,真想插上翅膀飞到她身边,一辈子抱住不放,王宝玉想着,深情的把手机捂在胸前。

“臭宝玉,又在思春啊。”耳边突然又响起了一个炸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