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35 小楼听雨梵音宁

2135 小楼听雨梵音宁

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陶然这是想干什么啊,这身打扮分明有点像庵里的尼姑吗。

“下面再给大家唱最后一首歌,叫做《小楼听雨梵音宁》,是我自己的原创歌曲。”陶然道。

不知内情的粉丝们又热烈的鼓起掌來,伴随着充满清冷味道的乐音,陶然悠扬的唱道:“雨声淅沥沥,我心空凄凄,梦中的人已远去,相逢遥无期;青春一场梦,相爱终分离,青灯古佛守候你,转瞬梵音起;梵音又平息,小楼独寂寂,待到雨宁风不语,天涯燕归去。”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滞,整个体育场鸦雀无声,人们都沉寂在陶然的歌声里,王宝玉眼眶湿润了,他已经明白,陶然去意已决,谁也无法阻挡。

王宝玉还发现,陶然素面朝天,沒有佩戴任何首饰,唯有手腕上带着那串念珠。

一曲歌毕,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场上才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和呐喊声,台上的陶然表情出奇的平静,待到掌声平息,她才缓缓的扯下了头发,露出了光头,竟然戴着的是假发。

王宝玉猛然站起身來,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來,只觉得一滴苦涩滑落口中。

“然然要干什么啊。”

“为什么要光头,难道是得了病。”

身后传來了粉丝们不解的议论声,王宝玉看着表情肃穆的陶然,一声长叹,虽然他自认为能掐会算,但却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算卦真是沒用的东西。

“各位朋友,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场演出,我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儿,我决定退出歌坛,出家为尼,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的好姐妹田英。”陶然平静的说道。

又是长达几分的沉默,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田英惊慌失措的跑上台,拉着陶然就往后台走:“然然,你这是干嘛啊,大家别听她胡说,然然是跟大家伙开玩笑呢。”

陶然微笑着轻轻挪开田英的手,认真的说道:“这个念头,我早就有了,希望我出家后,大家能够给我一个安静的修行环境,也希望媒体朋友们也不要去打扰我的家人。”

田英终于忍不住哭了起來,抱住陶然说道:“然然,你心里有啥苦就说出來,干嘛要出家啊。”

这时,整个体育场顿时沸腾了起來,太出乎大家的意料了,当红歌星出家为尼,这让粉丝们情何以堪。

“然然不要走,然然不要走。”激动的粉丝们哭着齐声喊道。

王宝玉也激动的跟着挥手喊,试图挽留住陶然,陶然扫了一眼王宝玉,绽放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她又认真的说道:“陶然已死,我的法号静然。”

“然然,你别吓唬我,我们大家都离不开你。”田英哭得稀里哗啦的。

“瞧你,妆都花了。”陶然嗔道,替田英擦拭漆黑的熊猫眼,小声说道:“该做的,我都替你做了,将來的路还是要靠自己走。”

田英泣不成声,难过的坐在了地上。

陶然依然是面带微笑,冲着人群挥挥手,最后又说了一句雷人的话:“服用春姐丸,青春不老添光彩。”

王宝玉顿时觉得心都碎了,这个女孩直到最后还在替自己的产品打广告。

“这,这都什么情况啊。”一旁的楚楚彻底呆了,不过陶然出家对于她來说确实是个好消息,因为又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随后,陶然义无反顾的款款走下了舞台,粉丝们纷纷起身试图涌上台去,被一群维持秩序的保安们死命的拦住,粉丝们岂能眼看着星光璀璨的美女明星从此青灯古佛,大吵大闹不肯罢休,随即发生了殴斗,场面一片混乱。

王宝玉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人群,來到了后台,这里也是一片混乱,工作人员及朋友纷纷围着陶然在劝说着,田英更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拉着陶然不放手。

陶然一句话也不说,表情安静,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一样。

“然然。”王宝玉凑过去喊道。

陶然微笑着伸出纤纤食指,轻轻点触在王宝玉的胸口,幽幽的说道:“你这里懂我,何必再劝呢。”

王宝玉一怔,好像明白,却又不能理解,叹了口气说道:“然然,什么时候出发啊。”

“我的心从未离开,何谈出发啊。”陶然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宝玉,终于开口道。

“走吧,我去送你。”王宝玉伸手过去道。

“宝玉,你好好劝劝她,不要让然然走啊。”田英抹着眼泪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英子,然然已经为你铺好了路,你就放手吧,见与不见,无关想念,人各有志,莫要强求。”

说完,王宝玉拉起陶然就走,在场的工作人员当然都认识堂堂春哥集团的老总,立刻让开了一条路,目送白衣飘飘的陶然离去。

刚刚跟陶然上了车,却发现路已经走不通了,成千上万的粉丝从体育馆中冲了出來,拦在了路上,纷纷哭喊着:“然然不要走,然然我们爱你。”

“然然,你看,这么多人留恋你,他们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你。”王宝玉黯然道。

“他们喜欢的是外在的我,可却从沒人在乎过我的内心,也许等我人老珠黄,声音嘶哑的时候,便不会有人拦着我。”陶然似乎看透了世事。

“你这么说可就是有点偏激。”

“繁华过后,终成一梦,不久的一天,大家便会彻底的将我遗忘。”陶然说道。

“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佛说普度众生,你这么做岂不是让众生失望。”王宝玉黯然道。

“佛也说过,普度众生,并无众生可度。”陶然道。

“可是你出家跟父母沟通过吗,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你也沒有个兄弟姐妹,就这么离开,我不信你心里毫无挂牵。”王宝玉不甘心的又规劝道。

“无缘不聚,缘尽则散,世间并无永远的缘分,早晚都要分离。”陶然不为所动,表情依然平静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