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37 过度包装

2137 过度包装

在工商局长聂正良的指示下,市工商局的相关人员,对街边的夫妻用品店进行逐一排查,收缴了一批假冒的春哥丸。

但是,情况并不容乐观,夫妻用品店的老板说,他们是从一名陌生男子那里拿的药,而这名男人只是來过一次,再也沒有出现过。

假药造成的恶劣影响很快就浮现了出來,客服部几乎每天都能接到用户的投诉,说春哥丸是骗子,根本就沒有效果。

而石临东那边的追查也陷入了困境,在工商局的查处下,平川市沒了假的春哥丸,但是其他省市却多了起來,光是旅差费就花了不少,也沒找到人,几乎所有的夫妻用品店都说,兜售假春哥丸的假药分子,只來一次就销声匿迹。

要不是有关系把媒体给压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无奈之下的王宝玉只好在包装上下功夫,增加很多防伪的措施,搞得里三层外三层,又投入了不少的广告费,宣传只有正规药店里销售的春哥丸才能保真,希望公众能擦亮眼睛。

总还是有贪便宜的男人去街边的夫妻用品店里买药,投诉电话依然不断,对春哥丸的销售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令王宝玉更加无语的是,假药的包装也随着春哥丸的包装更新换代,还是几乎一模一样,甚至防伪识别的小标志都沒有任何区别。

更有不怀好意的同行,树倒众人推,纷纷借机推出自己的药品,含沙射影的抨击春哥丸虚假宣传,谋取暴利。

假药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心腹大患,王宝玉为此紧急召开了董事会,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遏制住假药泛滥的势头。

“王总,我觉得这不是一般的造假制假,而是有预谋的。”石临东凝重的开口道。

“怎么说。”王宝玉问道。

“为了有效的打击他们,我们包装上投入的成本高了一截,但为了稳定客户,药价并沒有涨,本來已经压缩了利润空间,他们跟着我们的包装过來,价格居然更低,几乎都沒有利润。”石临东道。

“沒利润,他们造假干什么。”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我不否认,他们原來是为了赚钱,但现在的他们的目的,分明就是搅乱我的市场,而且对方的经济实力不容小觑,否则豁出这么大的成本和我们相抗衡。”石临东带着怒气道。

王宝玉不由的一阵皱眉,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可是,敌人在暗处,根本摸不到影子,除了被动防范,似乎并无良策。

“我们必须要想到好办法,刚才工商局给我们來了电话,说我们的春哥丸包装太过度,严重背离了药品的原有机能,希望我们能够收敛,防止药盒造成的污染。”王宝玉道。

“这也是目前的形势所逼。”石临东无奈的说了一句。

“哼,我就说这样不行,既提高了生产成本,还会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百害而无一利。”一直低头做记录的程雪曼突然说道。

“那程秘书有何高见啊。”石临东沒好气的说道。

“我作为公司的一分子,当然有义务替公司着想,我还真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程雪曼试探的问道。

“说说看。”王宝玉道。

“我这里有一盒化妆品,上面有一个电话和刮开码,拨打电话输入辨识码,就能证明东西的真伪。”程雪曼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美颜霜。

王宝玉眼前一亮,脸上顿生笑意,觉得这个主意似乎不错,嘿嘿,程雪曼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嗯,可以尝试一下,技术上实现并不难。”石临东难得赞许道。

“现在网络如此普及,咱们也可以增加上网查询防伪码的功能,还能替广大客户节省些话费。”程雪曼又补充道。

“好,就这么办,同时呢,先把包装也降下來,采用这种防伪的方式,春哥丸的利润总这么低,瀚海那边也会不高兴的。”王宝玉道。

会议结束后,春哥丸再次换了简易包装,采用了电话防伪的方式,又通过媒体进行了宣传,钱花了不少,效果似乎不错,一段时间内,假药似乎销声匿迹了。

做人就要心底无私,奖罚分明,这天,心情不错的王宝玉叫來了程雪曼,对她进行了表扬,赞道:“雪曼,在应对假药的事情上,你的主意算是立了一功。”

“呵呵,难得获得王总的赞赏,我也是企业的一员,自当为企业做贡献。”程雪曼道。

“股份的事情找机会我会考虑的,只要咱们企业发展壮大了,配股分红是必须要做的。”王宝玉也给程雪曼吃了一颗定心丸。

“唉,我也想开了,股份的不重要,只要能跟着你干就好,要那么钱有什么用。”程雪曼叹气道。

“家里那边还好吧。”王宝玉问道。

“嗯,弟弟大了,上了幼儿园大班,我爸算是熬出來了,上次回去看到他的精神状态也不错。”程雪曼道,沒提马晓丽,大概在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后妈。

“嗯,安心工作吧,等春哥大厦建好了,所有的管理层人员,都换上大办公室。”王宝玉信心满满的说道。

“嗯。”程雪曼对此兴趣不大,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沒有男人的呵护,更沒有可以交心的朋友,虽然从小父亲宠爱,如今却有了个小弟弟來分宠,想想程雪曼的日子也应该过得很孤独的。

王宝玉叹了口气,换了种柔和的口气,说道:“雪曼,沒事儿的时候出去散散心,打起精神來,咱们的好日子马上就來临。”

“我相信你,宝玉,明天是星期天,我想去水洞玩。”程雪曼道。

“可以啊,实在不行就放你几天假。”王宝玉大方的许诺。

“呵呵,那倒不用,当天就能打个來回,我是说,自己一个人去沒有意思,你能陪我一起去吗。”程雪曼满怀期待的说道。

想想程雪曼也无大错,最近又立了功,王宝玉还是答应了下來,这段日子也确实心情不好,冯春玲还是沒有任何消息,甚至瀚海投资那边的投资部经理也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