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42 老鹰

混世小术士 2142 老鹰 无忧中文网

惊魂未定的程雪曼却还是死死的拉着王宝玉,两个人就像野人一样,光着脚踩着青草向前走去。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洗澡了。”程雪曼实在不习惯裸行,感觉太奇怪了,好在手表是防水的,还能在尴尬的时候,装作瞅上一眼。

“嘿嘿,有得必有失,不洗澡咱们还出不來呢。”王宝玉满不在乎,甩着胳膊和小弟弟昂首挺胸的向前走,惹來程雪曼侧目鄙夷。

一路上,又碰见了几个大型动物,对他们还是不理不睬的样子,一只小猴子还被两人逗乐了,捂着脸从指缝里看两个人,程雪曼这才稍稍的放下心來。

走了一段,果然又看见了那处小草房,两个人靠了过去,那两匹老狼还是静静的站在门口,又喊出了“欢迎”两个字。

“谁在说话啊。”程雪曼四处张望着。

“嘿嘿,就是它们。”王宝玉大着胆子摸了摸老狼的头,这两个家伙居然像狗一样,快活的摇了摇尾巴。

程雪曼惊讶的几乎合不拢嘴,也学着王宝玉试探的摸了摸狼头,老狼呜呜低叫,竟然温顺的趴在了地上矫情的翻了个滚,果然还是色狼啊。

王宝玉在外喊了两声沒人搭茬,便拉着程雪曼走了进去。

屋内根本沒人,只有那只玉箫还挂在墙上,王宝玉顾不得想太多,怎么说也是文明时代的人,光着屁股可不是那么回事儿。

翻到了两件粗布衣服穿上,两个人又找到了一些土豆,几把青草不足果腹,他们实在太饿了,每人吃了三个沒削皮的土豆,才打着饱嗝坐了下來。

老神仙既然把代亮叫走了,说不准代亮也在这里,彻底恢复了气力的王宝玉在屋内仔细的寻找起來,终于在一本古书中发现了线索。

这是书中夹着的一张纸,一看那狗爬一样的笔迹,就知道是出自代亮的手笔,只见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有熟客來访,请自回,为师采药去,云深不知处。

靠,这老家伙算的还真准啊,王宝玉在心里骂了一句,却也明白,这是华辑和代亮故意避开自己,这一次是见不到他们的。

王宝玉又在一本古书里翻到了另外一张纸,写着一首诗,还是代亮的笔迹,上面写道:一丝执念越千年,相逢只为了前缘,流水落花路曼曼,前世欠了今生还。

路曼曼,应该是路漫漫吧,这老头,写首莫名其妙的歪诗,居然还写错别字,王宝玉将这两个纸条收起來,看看表,不过是中午时分,嗯,既然等不到老神仙华辑和代亮,那就赶紧出去,和程雪曼已经消失一个多星期,那些亲人们肯定已经又找疯了。

令王宝玉失望的是,曾经碰巧进來的那个入口,还是处在封闭的状态,而且原路返回的风险也是很高的,说不定就会迷路,但是放眼望去,四周又都是悬崖峭壁,该怎么出去呢。

“宝玉,这里真的很美,要不我们就不出去了。”程雪曼道。

“在这里只能吃素,沒有电灯,沒有互联网,更沒有高级的场所,你能受得了啊。”王宝玉鄙夷的问道。

程雪曼刚才只是那么一说,听王宝玉这样讲,顿时面现犹豫,再说了,她看着那些野生动物还是非常的害怕。

“可是这里分明就沒有路啊。”程雪曼道,“真不知道这里生活的人是怎么进來的。”

王宝玉张了张嘴,还是忍住沒说华辑和代亮的事情,虽然经历了一次生死相依,他依然不相信程雪曼,为两个老人保留这片净土也是他的责任。

可是,出路又在哪里呢,王宝玉一时间也犯了难,莫非真要等两个老人家回來不成,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谁知道这两个老头什么时候可以回來。

代亮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为师采药去,云深不知处,分明就是不想和王宝玉见面,不过,既然代亮能预测到自己今天可以來这里,说明还是可以生还的,春哥药业离了程雪曼照样转,但是离了自己可就玩完了。

人就是这样,陷入绝境之时,什么也不求了,但一旦脱离了生死,就难免会想俗世的事情,就在两个人围着山边乱转沒有任何办法之时,天空中却出现了四只展翅的雄鹰。

“唉,要是能长翅膀就好了。”王宝玉羡慕的说了一句。

突然,天空中的四只雄鹰直直的向着王宝玉和程雪曼二人整齐划一的俯冲了下來,这让二人顿时吓了一跳,撒腿就跑,边跑王宝玉还边在心里埋怨老神仙,这工作分明沒有做到家嘛,怎么净土中还有这种凶悍的动物。

四只老鹰两两一组,瞪着圆溜溜的鹰眼,伸着利爪在后面紧追不放,王宝玉和程雪曼终于一个踉跄,扑倒在地,老鹰们立刻扑了上來。

令他们倍感意外的是,老鹰们既沒有啄食他们,也沒有抓他们,只是利爪轻轻一收,抓住了王宝玉和程雪曼的衣服和裤子,随即挥动着有力翅膀,带着他们飞向了高空。

“宝玉,救命啊。”程雪曼吓得尖声大喊,王宝玉身不由己,哪里还能顾得上她。

四只雄鹰越飞越高,暖风徐徐,白云飘飘,可是谁也沒有心思欣赏,两人想的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如果掉下去,肯定会摔成肉饼。

啊,程雪曼内心的防线崩溃,大叫一声吓得顿时昏了过去,王宝玉也吓得不轻,大睁着眼睛,手刨脚蹬的上了高空,刚才还在羡慕鸟儿能够翱翔天空,沒想到真到了空中,竟然如此的孤独和可怕。

王宝玉妄想伸手抓住一只鹰爪,以防不测,但也只是妄想而已,只得听天由命。

只觉得裤裆一热,王宝玉竟然被吓尿了,其中一只老鹰低头正好看见,发出一声急促而有力的嘶叫,似乎在嘲笑他。

“妈妈,是不是王子哥哥们变成天鹅,把心爱的小妹妹接走了。”远处,地上的一个小姑娘抬头隐约看见,几只鸟再带着两个人飞。

妈妈闻言往上看了一眼,却是什么也沒有了,不禁埋怨:“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撒谎。”

“真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