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44 爸爸去哪了

混世小术士 2144 爸爸去哪了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对大家的关心表示由衷的感谢,郑重表态,随着企业的发展,在座的各位一定能获得更好的收益,一旦企业上市了,会给每个人都进行配股,让人人都成为百万富翁。

在座的所有人都很激动,王宝玉能够大难不死,说明了企业的明天充满了希望,有道是,大河有水小河长流,只要企业发展好了,员工们的福利待遇自然是水涨船高,日子会越來越好。

不时有过來敬酒的,王宝玉吃得高兴,喝得开心,随后赶來的市公安局局长严昊升,例行询问了王宝玉是如何逃生的,要知道,亿万富翁失踪于水洞之中,不但市里,省里也同样的重视,这几天为了寻找王宝玉二人,省市都出动了大批的各方面人员。

如此热烈的场面,沒人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一男一女。

“美凤,既然來了,就过去和宝玉打声招呼吧。”白英杰劝道。

钱美凤深深叹了口气,几天几夜的不眠,使得眼眶深陷,看上去极其憔悴:“都回來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宝玉就那德行,好了伤疤忘了痛,咱们走吧。”

“那就先去我那里休息一天吧,你这模样让大叔大妈看到,肯定要担心的。”白英杰体贴的说道。

钱美凤虚弱的点点头,抹去脸上的泪痕,转身离去。

这边,王宝玉则兴高采烈的和大家喝个不停,停放在旅游区的车早已被人开了回來,喧嚣的晚宴结束之后,一身疲惫的王宝玉顾不得回家,直接驱车赶往市第一人民医院。

來到王一夫的病房,刚刚动过手术的王一夫,正痛苦的皱着眉躺在病**,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刘玉玲连忙上前握住了男人的手,眼角垂泪,多年的夫妻之情尽显无疑,她轻声的说道:“一夫,宝玉來看你了。”

一见王宝玉來了,王一夫露出了笑容,高兴的说道:“宝玉啊,安全回來就好,这些日子,大家都为你担心啊。”

王宝玉眼眶湿润了,好半天沒说出话來,这个曾经他一度非常憎恨的男人,这一刻显得很慈祥,就是一个时刻关心孩子的父亲。

一同进屋的王琳琳明白王宝玉的犹豫,捅了捅他,小声道:“哥,快过去陪爸爸说说话啊。”

王宝玉缓缓的走上前,也拉住了王一夫的手,说不出话來。

王一夫翕动着干枯的嘴唇,说道:“宝玉,你可把大家都吓坏了,我和你妈妈年纪越來越大,实在是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啊,呵呵,玉玲,我是不是真的老了,越來越扛不住事儿。”

刘玉玲落下眼泪,说道:“还不是你太挂牵孩子啊,才把病给耽误了。”

“不过看到宝玉能回來,我这也病得值得。”王一夫真诚的说道。

王宝玉感动至极,下定决心,张了几下嘴,一个字终于艰难的从嘴里说了出來,“爸。”

病**的王一夫,猛然愣住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玉玲很欣慰的说道:“一夫,怎么不说话啊,宝玉刚才喊你爸呢。”

哈哈,王一夫终于开心的大笑起來,心里那块纠结二十多年的乌云消散了,随即,他又痛苦的皱起了眉头,腹部的刀口,因为受到情绪的影响,又传來的一阵疼痛。

“儿子,來,快坐在我身边。”王一夫招手道。

“还儿子呢,爸,你叫得还真亲。”王琳琳撇嘴说道,但也掩饰不住满脸喜悦。

“多个儿子谁不高兴啊。”

刘玉玲和王琳琳都面带笑意的出去了,王宝玉轻轻拉住王一夫那结实的手掌道:“爸,这些年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要说还是我先对不起你的,让你在农村生活了那么多年。”王一夫道。

“那些事儿就不要提了,虽然我失去了母亲,却获得了另外一对疼我的爹娘,也是一种补偿。”王宝玉道。

“宝玉,今天是我这些年來最开心的一天,我一直背负着良心的包袱活着,你妈也沒有真正的开心过,今天,我才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轻松。”王一夫道。

“爸,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妈还需要你的照顾呢。”叫了两声爸之后,王宝玉也不觉得这个称呼有多别扭了,看來,无论什么事情,就需要勇敢的走出第一步。

“嘿嘿,还别说,到了这把年纪,我还是觉得你妈是最漂亮的。”王一夫放松的笑道。

“能够娶这样的大美女是福气吧。”王宝玉打趣道。

“当然是福气,还给了我一儿一女,虽死无憾了。”王一夫道。

接着,王一夫还是问了王宝玉是如何逃生的,在这个问題上,王宝玉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但还是略去了老神仙的事情。

王一夫需要好好休息,王宝玉也沒过多的打扰他,安慰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回到家里,李可人和小光正在焦急的等着他,小光一下就扑在王宝玉的怀里,眨着大眼睛问道:“爸爸,你去哪儿了,不要小光了吗。”

“无论到什么时候,小光都是爸爸的宝贝,怎么能不要呢。”王宝玉紧紧搂着小光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他早已深刻体会了一点,生恩不如养恩大,小光跟自己的亲儿子并无任何分别。

“爸爸,你不在家的时候,小光可乖了,看,我还给可人妈妈拣白头发。”小光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赫然几丝银发。

免不了又跟李可人解释了一番,这个好大姐一定也担心死了,一向很看得开的李可人,这次却对王宝玉发出了警告,以后少搭理程雪曼,这个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惹祸精,就差沒说丧门星了。

疲惫无比的王宝玉,终于躺在舒适的**大睡了一觉,这晚,他梦见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王望山,父亲冲着他微微的笑着点头,然后飘然而去,始终沒说一句话。

王宝玉嗖然从梦中醒來,却再也睡不着了,生者过得好,才能让逝者安心。

自从跟程雪曼经历了一次生死劫难,王宝玉对她的态度是好了很多,程雪曼也觉得因祸得福,也开始经常跟王宝玉开起了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