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47 年轻就是好

2147 年轻就是好

“开饭店还不满足,居然开始卖假药,大米进了不少吧。”王宝玉不屑道。

“什么假药,什么大米,我们开饭店的当然要进好大米,饭菜可都是安全的,政府的人都來吃呢。”林玥道。

“嘿嘿,你说的政府的人,应该就是裴总吧,我想他一定是來得最勤的。”

“管得着嘛。”林玥沒好气道。

“你少他娘的给我装迷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说,制售春哥丸的假药工厂在哪里。”王宝玉拍着桌子骂道。

“什么春哥丸,什么假药工厂,王宝玉你别吃饱了撑的闲着沒事,到我这里來撒野,你说的我全都不知道。”林玥辩解道。

“你看看这是什么。”王宝玉将假的春哥丸猛然拍在林玥的跟前,指着上面的防伪电话道:“我们已经查明了,这个电话号的登记人就是你。”

林玥顿时懵了,愣了好半天,却还是固执的说道:“我真不知道,现在的人心眼都多,也许是有人盗用了我的身份证,办的假电话号码。”

看林玥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王宝玉有点泄气,如果真是这样,还真跟林玥无关,这条线索怕是又断了。

“跟你有沒有关系,也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制假售假是要追责的。”一名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插口道,这么说也是因为了解王宝玉跟局长聂正良的关系,故意讨好而已。

“去哪里,我,我真的不知道。”林玥到底是个女人,面对一群冷冰冰的男人,还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然而,就在王宝玉想要打道回府之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却冷着脸进來了,正是裴近峰,店员们当然清楚老板跟这位领导的关系,偷着打了电话,小情人出了事,裴近峰立刻赶了过來。

“王宝玉,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开饭店也招惹你了。”裴近峰气势汹汹的嚷嚷道。

“哼,裴总,我正好还想找你的,你们电信部门是怎么做事儿的,随便就能办理电话吗。”王宝玉鼻子中发出了一声冷哼。

“电信部门当然对此要求很严格,你到底想干什么。”裴近峰道。

“瞧好了,这是一盒假药,直接影响了春哥集团的销售,而上面的这个假的防伪电话,就是你们批的吧。”王宝玉拿起那盒药,在裴近峰的眼皮底下晃了晃。

裴近峰脸上顿时寒了一个,还是争辩道:“是我们工作上有失误,这跟林玥饭庄有什么关系。”

“电话开户人就是林玥,地址也是林玥饭庄,怎么能说沒关系呢。”王宝玉道。

“近峰,我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是哪个不怀好意的人,偷着拿出去我的身份证办的。”林玥扑到裴近峰面前,埋怨道:“你们电信部门管理也太松懈了,本人不到场也可以办理业务吗。”

裴近峰心中大怒,早就严令下面不许透漏用户信息,王宝玉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得到的,他还是冷着脸说道:“这肯定是系统错误,我会让具体的办事人员做出深刻的检查,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就在这时,一个妇女冲了进來,正是裴近峰的媳妇闫菊,她大概也觉得事情不对,还是忍不住按照地址找來了,王宝玉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藏起來,但一想自己是化过妆的,而且还是大化妆师小月的手笔,对方肯定认不出來。

自己的男人也在这里,似乎印证了那名江湖术士的话,闫菊一阵大怒,过去就揪着裴近峰的脖领子道:“老裴,你是不是跟这个骚狐狸勾搭,你给了她多少钱。”

“你胡说些什么。”裴近峰颜面大失,嚷嚷道。

“呸,一个女人家哪有实力开饭店啊,你是不是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这个狐狸精。”闫菊不肯罢休。

林玥被一口一个狐狸精的骂着,还被说成是卖假药的,当然是又气又恼,刚要冲上前理论,让裴近峰做个了断,此时的王宝玉却做出了另外一个举动,他上前拉住林玥,开口对闫菊道:“嫂子,我想您是误会了,我们找裴总來这里谈事儿的,这位女老板,嘿嘿,其实是我的情人。”

“你的情人,她看起來比你大啊。”闫菊疑惑的问道,虽然看着王宝玉有些眼熟,但到底还是沒认出來。

“嘿嘿,现在不都是流行姐弟恋嘛,知道疼人,林玥老板,你说是不是啊。”王宝玉冲着林玥挤了挤眼睛。

林玥自然明白这是王宝玉在为她解围,笑呵呵道:“是啊,王总还想娶我呢,到时候一定请裴总及夫人喝喜酒。”

呸呸,还真能顺杆爬,王宝玉心中一阵鄙夷,裴近峰干笑了几声,对媳妇道:“我们约在这里谈事儿,你來掺和什么,快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那你说说看,你赚的钱都放到哪里了。”闫菊不肯罢休。

“你们那破单位什么保险也不交,我不都替你想着了嘛,还有孩子的教育基金,我可是存的最大数额的。”裴近峰含糊的说道。

闫菊信以为真,根本沒有考虑这些费用和老公的收入不能开比例,带着些许的满足,又疑惑的看了看王宝玉,转头走了,临走还说了很雷人的话:“年轻就是好啊。”

“哼,一点担当都沒有。”林玥鄙夷的对着裴近峰说道。

裴近峰顾不上哄她,小声道:“王宝玉,感谢你替我解了围。”

“哼,裴总,想不想解围,还得靠你自己,我劝你赶紧吩咐手下,将这个电话真实的地址查到告诉我,否则,我会找你媳妇的,我看嫂子挺固执的,闹出笑话來,可别怪我。”王宝玉冷哼道。

裴近峰明白了王宝玉的意思,他其实也很疑惑,为什么这个制假电话是情人林玥的名字,于是,他拿起电话,打给了一名技术部经理,冷声吩咐道:“我是裴近峰,查一下这个电话到底安装在什么地方。”

等了不到五分钟,技术人员的电话回來了,裴近峰道:“这个地址在南边郊区,小马巷子三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