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57 护花心切

2157 护花心切

“他应该是心里有了别人,对于这种人,不值得为他伤心。”王宝玉体谅的递过去一张纸巾。

“我从二十岁出头就跟着他,沒有感情是假的,沒想到他这么绝情,既然他不仁,休怪我无义,老娘就把他的丑事儿都抖搂出來。”楚楚揉着眼角,咬牙切齿道。

“我跟市纪委那边很熟,只要有他切实的证据,那就一定能让他落马。”王宝玉坚定的说道。

“他在省城跟过的女人不少,明天我就回省城,找那些姐妹们搜集他的证据。”楚楚道。

“一定要加小心,要是让他知道了风声,伤害到你可就不值了,他背后的势力可不容小觑。”王宝玉提醒道,他这么吓唬楚楚,当然是怕楚楚万一再跟乔伟业联系,不但计策彻底失败,可能还会引起乔伟业的更大反扑。

“放心吧,我会非常小心的。”楚楚道。

随后,王宝玉又给了楚楚一颗大大的甜枣,说只要搞定乔伟业,春哥演艺会斥巨资包装她,一定让她成为歌后一级的人物。

都说戏子无义,更何况是对一个伤害过她的风流男人,楚楚心意决绝的表态,竭尽全力也要将乔伟业搞倒,这算是给她自己报仇。

就在几天之后,市里的工商、税务、环保、药监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來到了春哥集团,对春哥集团的经营状况进行了全面的检查,不用问也能猜到,这一定是汪卓然安排的。

王宝玉根本不怕,且不说这里面都是熟人,春哥集团在石临东、商博全和于敏的管理下,遵章守纪经营,按章年检纳税,根本就不怕查。

检查组足足呆了一周,查看了几乎所有账目,到底还是一无所获,为了避嫌,王宝玉也不安排饭,甚至都不跟他们打招呼,倒是显得老总的派头十足。

检查结束后,工商局局长聂正良驱车來到王宝玉的办公室,送來了几个很旧的笔记本电脑,不解的问道:“宝玉,怎么就又得罪了汪书记啊。”

“聂大哥,这还用说,还不是因为抓了他的宝贝儿子。”王宝玉不屑道。

“乔秘书点拨我了,说工商局在你的企业重组集团问題上,存在执法把关不严的问題,还说你行贿,这不,把这些笔记本都给你退回來了。”聂正良道。

“这些笔记本也早该淘汰了,聂大哥,有机会,我再给大家伙配新的。”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等以后再说吧。”

“聂大哥,那你也小心点,当初抓捕汪求真的时候,工商局的人也在场,说不准汪书记也记了你的仇。”王宝玉不免提醒道。

“真是太不讲理了。”聂正良果然恼了,怒容满面。

“父子情深,可以理解,再加上乔秘书背后总是进谗言,咱们以后都小心谨慎些吧,今晚我就不请你吃饭了,咱兄弟俩改天再喝。”王宝玉道。

“那个乔伟业也真是不像话,说话口气那么硬,还真以为他了不起了,等我回去好好查查,看他的名下有沒有其他的企业,整天抓别人的辫子,也得看看自己屁股后面的屎擦干净沒有。”聂正良咬牙说了一句,转身就想走。

王宝玉起身去送聂正良,忽然想起一件事儿,说道:“聂大哥,你查一下这个人,他叫金裕昌,原來在这里开过裕昌集团,他可是乔秘书的经济后盾。”

“嗯,我有点印象,马上我就安排人查他。”聂正良道。

当年送出去的那些笔记本电脑,纷纷被退了回來,王宝玉自然乐见如此,这样一來,给官员行贿的那一条罪状,就更站不住脚了,旧笔记本电脑被贴上了企业的标签,分给了下面的人员,配置虽然差了些,大型游戏玩不了,工作方面还是沒有问題的,倒也为职工提供了一些便利,好事儿一桩。

石临东也不断有信息反馈回來,其中有一部分和楚楚所说的不谋而合,这更为将來的胜利增添了筹码。

乔伟业现在是丧心病狂,激起了群愤,只要大家团结起來,众人的力量难道还抗衡不了一个乔伟业。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在王宝玉处心积虑的想要搞掉乔伟业的时候,一件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乔伟业失手将一个人打成重伤住院,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为了夏一达,甘心看大门的刘树才。

从夏一达的口中得知,那天很晚下班的时候,就在市委的门口,乔伟业拦住了她,很恼羞的骂夏一达无情无义,因为他已经探听到,夏一达正在暗地里调差他的生活作风问題。

夏一达很不客气的反驳他,说这是自己的工作职责,结果,两个人越吵越凶,乔伟业全无君子风度,口中骂个不停,还说一定先把夏一达搞下去。

夏一达据理力争,说自己是秉公做事,而乔伟业说话更难听,说她靠着一身肉往上爬,连纪检委书记这个老油条都给搞定了,堪称绝品交际花,夏一达气得全身发抖,又不会骂人,最后给气哭了。

始终痴心于夏一达的刘树才看到了这一幕,他本來就想等乔伟业走了之后,好好安慰下夏一达,沒想到乔伟业就像是条疯狗,汪汪叫个不停。

夏一达竟然掩面哭泣,刘树才怎么忍心自己心中的女神受辱,于是,他拿着一把铁锹,冲过了街道,照头就给乔伟业一击。

乔伟业吓了一跳,根本沒想到会突然杀出个程咬金,连忙躲开,随后,两个人就这样疯狂的厮打起來。

夏一达惊慌失措,刘树才这个时候也沒忘保护她,一直站在她的前面,还大声叮嘱她往后站,别伤着。

说起來,刘树才也是个教育口出來的人,品行也不算太差,加上护花心切,方寸稍乱,结果,乔伟业沒怎么样,刘树才却被乔伟业夺过铁锹。

夏一达一看不好,大喊一声:“树才,快跑。”

然而,为时晚矣,盛怒下的乔伟业失手照他头部重重一击,刘树才白眼一翻,顿时瘫软在地,满头是血,只有出气沒了进气。